據上海澎湃新聞網援引來自寧夏網的報道,4月3日,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府防範辦(即「610辦」)、公安廳、財政廳共同召開了一次新聞通氣會,主要內容是介紹舉報所謂「邪教」的《獎勵暫行辦法》。根據這個《辦法》,凡是發現法輪功的宣傳品和法輪功學員在公共場所以播放音視頻、呼喊口號、授課、演講、書寫、噴塗、張貼及懸掛橫幅、條幅、標語,或者以拋灑、發放、展示物品等方法宣傳的,提供線索都可以獲得獎勵,最高獎勵為50000元。

根據報道所附的照片,寧夏610辦副主任李永祿居中,是主要的介紹人,其左右兩側分別是來自寧夏公安廳、財政廳的代表。其所傳遞的信息就是,公安廳、財政廳依舊要聽命於610,而這顯然是在向中南海叫板。

為甚麼這樣說呢?原因就在於不久前,在中共中央發佈的機構改革方案中,「中央綜治委」及其辦公室、「中央維穩領導小組」及其辦公室和中央「610辦」都被撤銷職能,前兩者被併入中央政法委,後者的職責則劃歸政法委和公安部。這三家機構可以說都是參與、主導迫害法輪功的罪惡機構,其中尤以中央「610辦」權力最大。

成立於1999年6月10日、專職鎮壓法輪功的中央「610辦」,權力如同中央文革小組。其通過政法委控制中共的公安、法院、檢察院、國安、武警系統,並有權隨時調動中共外交內政各部門的一切資源。這也就可以解釋為何寧夏610辦副主任旁邊坐的是公安廳、財政廳的代表,為何有如此底氣一擲千金。

顯然,三家機構的裁撤,尤其是凌駕於各部門的中央「610辦」的撤銷,直接點中了江澤民和其迫害法輪功的各級打手們的死穴,讓他們驚恐不安。而中央一級610等的裁撤,也昭示著地方610 的權力也會隨之合併到地方政法委和公安廳,也將無法再凌駕於其他部門之上。毫無疑問,按照常理,浸染在中共官場多年的官員們不會不明白,這樣的裁撤意味著甚麼,至少表明了當今執政者對江時期迫害政策的否定。

既然如此,寧夏610敢於公開繼續展示自己凌駕於其他部門的權力,敢於加大力度迫害且公開指向法輪功,的確不簡單。這說明當地政法官員在很多中共高官遭到報應,不少公檢法司官員提前「跳車」的背景下依舊在積極參與迫害。

事實也的確如此。據寧夏新聞網報道,今年2月11日,寧夏610 召開了第24次會議,「總結2017年工作,分析鬥爭形勢,部署2018年工作」,寧夏自治區黨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徐廣國主持會議並講話。

這個徐廣國曾任黑龍江綏芬河市委書記、市長,牡丹江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市委書記,黑龍江省人民政府副省長等職;2011年調到寧夏任銀川市委書記,2017年6月升任寧夏自治區政法委書記。其在黑龍江和銀川任職期間,都對當地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而他在剛升任寧夏政法委書記僅僅一個月,就親自到610 辦調研,並肯定了610辦的工作。8月,又在610辦副主任李永祿的陪同下,調研中寧縣政法綜治信訪辦,詢問鎮壓法輪功的情況,並提出進一步要求。

此外,2012年11月,大紀元網站曾刊登了一封舉報他買官、貪腐的舉報信。信中提到,綏芬河和牡丹江的百姓說:「徐廣國一路走一路賣一路貪,卻一路平步青雲,他要是升到國家,能把國家給賣了,要是到聯合國,能把地球賣了。」而據舉報人稱,他曾在2009年找到中紀委六室的鐘伊平副主任,並實名舉報了徐廣國,但其後石沉大海,自己也受到人身威脅,而徐廣國卻繼續升遷,原因是他擺平了中紀委相關人員,並成為他的保護傘。

值得注意的是,徐廣國與江派馬仔、與周永康和蘇榮關係都密切的原黑龍江省長、省委書記王憲魁在2010年至2011年存在短暫交集。二者共同點除了貪腐,還都積極鎮壓法輪功。

調到了銀川後的徐廣國,應該對時任銀川市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後任寧夏自治區公安廳副廳長的賈奮強不陌生,二者至少有4年的交集,而賈的名字也因迫害法輪功上了海外追查國際的追查名單。2014年,賈奮強落馬。

依據中共官場規則,小地方出來的賈奮強升遷一定是得到了政法系統某個高官的賞識,而這個人或許是從2002年至2013年先後任寧夏自治區副秘書長、國家安全廳黨委書記兼廳長、公安廳廳長、政法委書記、現任國家安全部副部長的蘇德良。該人也因主導在寧夏對法輪功的迫害而在追查國際組織的追查之列,2011年6月,他在訪問德國時,還被法輪功學員起訴。

根據公開的報道,賈奮強與蘇德良的交集相當多。2006年至2013年,蘇德良先後任公安廳黨委副書記兼廳長,黨委書記,而賈奮強則是從2007年後任公安廳副廳長等職。2013年5月13日,寧夏公安局網站曾報道蘇德良看望銀川警察,當時賈奮強滿懷深情的「讚揚」自己的上司,拍其馬屁。類似的例子並不少。

而這個蘇德良曾在上海市國家安全局任局長助理,1999年出任海南省國家安全廳副廳長,2002年開始了其在寧夏長達11年的官場生涯。這個蘇德良與周永康交集不少,並緊跟周的各項政策,包括迫害法輪功。2007年8月,他由時任公安部部長的周永康授予副總警監警銜,同年,他被晉升為政法委書記,並以這一身分進入區委常委。在周永康幾次來到寧夏時,蘇也是相伴左右。

周永康落馬後,網上曾披露周的兒子周斌收了殺人的寧夏第二大黑社會頭目馬某某的錢後,周永康簽發了釋放的命令,而知情者甚至執行者很可能就是蘇德良。顯然,徐廣國承繼了蘇德良繼續迫害法輪功的政策,而其前任李文章任期僅有一年就調往了遼寧省。

再看寧夏的公安廳。2017年3月前任寧夏610辦主任的公安廳副廳長高振宇也是迫害法輪功的積極參與者,其與蘇德良、賈奮強也都存在交集。

因此,可以說,寧夏610、政法委、公安廳確實還隱藏著周永康的馬仔,而其在北京宣佈裁撤中央610辦後,頂風而上,應該並非是政治不敏感的原因,而是有一股暗流仍在向中南海高層叫板,寧夏就是典型一例。無疑,只要高層不敢公開正式承認迫害法輪功是錯誤的,不敢法辦江澤民,這股暗流就仍有活動的空間,就依舊在打臉「依法治國」和所謂的「宗教信仰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