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中共對美國大豆加徵25%的關稅,它將難以找到替代品,這可能給中國國內公司帶來嚴重財務困難,以及造成國內食品價格上漲,可能引發民怨。

路透社報道說,作為世界頭號油籽進口國的中國將對大豆和105種其它美國商品加徵關稅。這是對華盛頓的貿易行動進行報復。

大豆被視為中共貿易武器庫裏威力最大的武器,去年,大豆是美國對中國出口最多的農業產品,出口額達到120億美元。

中國鯨吞全球市場上60%的大豆,以便為世界上最大的養豬行業提供飼料。

「在美國之外,世界上沒有足夠的大豆滿足中國的需求。」經濟諮詢公司凱投宏觀亞洲首席經濟學家威廉斯(Mark Williams)告訴路透社。

「為了減少進口依賴,中共有幾個選擇,但是沒有一個好辦法可以在損害美國農民的同時,而不損害國內。」

去年,巴西提供中國大豆進口的一半,而美國向中國出口3300萬噸大豆,佔據中國進口總量的三分之一。因此,取代美國這部分產品將不是容易的事情。

阿根廷是全球大豆第三生產國。但它的莊稼去年遭受旱災,導致出口量下降到700萬噸。這是十年來最低水平。

在巴西、美國、阿根廷之外,其它國家出口1700萬噸大豆。

中國自己只生產1400萬噸大豆,主要是用來製作人類食物。

分析家和業內人士說,面對大豆困境,中共有一些應對方案,包括動用政府緊急戰略儲備,調整豬飼料成分。

美國大豆出口理事會亞洲部門主任伯克(Paul Burke)說,「一些人說他們可以動用國家儲備。這是一個可能性,但是沒有人知道那裏面有多少噸。」

一些飼料製造商在悄悄地擬定應急計劃,比如尋找替代成分。飼料製造商可以添加更多玉米、乾酒糟(DDGS)或油菜籽、棉籽粕。

但是維持飼料的蛋白質水平是一件複雜的事情。豬飼料中DDGS的最高比例是20%,油菜籽當中的有毒成分意味著它的最高比例只能是5%,而且它通常不會作為母豬或仔豬的食物。

中共的關稅威脅將巴西大豆出口價格推到歷史最高水平,也推高了國內大豆和豆粕的期貨價格。此外,中共此前已經對進口的DDGS徵收高額關稅,並在對美國高粱進行反傾銷調查。

人們擔憂,緊張的原料供應將導致豬肉價格上漲,增加居民的生活成本。

食品價格對於中共而言一直是個政治敏感問題。上世紀80年代物價飆升曾經引發民眾不滿,導致天安門抗議。

「使用大豆來報復美國(對中國而言)將是最壞的情形」,上海匯易諮詢有限公司首席分析師李強告訴彭博社,「豬肉是中國人的主食。」

天津農民石瑞信告訴彭博社,如果中共限制美國大豆進口,他的養殖成本將大幅增加。「生豬飼料價格上漲,豬肉價格也會上漲。」

「我不希望中共升級貿易緊張。」一名飼料製造商採購經理告訴路透社。他擔憂大豆價格上升,以及缺乏能媲美大豆蛋白質水平的飼料成分。

「巴西的大豆銷售通常在9月份結束。美國的銷售通常在10月份到3月份之間。如果我們只從巴西購買,那麼在這段時間(10月份到3月份)內,我們要從哪裏買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