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日據官媒報道,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財經委員會首次會議,會議研究打好三大攻堅戰,依序是:金融風險、脫貧、治污。

作為習第二任期三大攻堅戰之首的防範金融風險,在本次會議之前的一場主題會議,是3月28日深改委第一次會議上,在金融監管領域通過了兩大文件,向特定對象釋放出了高度監管信號。如現階段的一大目標金融控股集團,3月28日當天上海法院就有現成例子──安邦集團原董事長吳小暉案開審。

就近兩年的金融工作而言,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毫無疑問是習當局的重點,尤其是所謂「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其警報響起及最終要防的應該是2015年股災猶如一種經濟形式的政變。

曾有大陸財經媒體回頭調查發現,2015年下半年股災發生一個主因是,市場巨資助漲助跌股價,又都精準的在暴跌前獲利出場,再於2016年將股市掘金以購買資產的名義轉移海外,徒留股民血本無歸衍生為金融市場及執政當局的爛攤子。據稱,這政經雙線作戰的資金來源,目前出事的金控集團都有不同程度的涉及。

如吳小暉2017年6月被帶走事件獲證實後,大陸媒體報道不但暗指吳小暉涉2015年發動大股災,還引用香港評論文章指稱股災是一場金融政變,目的是逼習近平下台。而外界普遍認為,三年前這場大規模股災的發生,是最跟習王反腐過不去且有實力發動的江派腐敗勢力所為。

又如吳小暉2017年6月被曝不能履職前,安邦和財新網曾三次公開互撕,最後一次5月31日安邦公司法律部發出公開信,指責胡舒立「濫用媒體話語權、找有權人士運作干預司法」,並談到胡舒立財新網背後的「小圈子和利益集團」。這讓外界無不認為,吳小暉以公開信影射王岐山並試圖叫板習近平,而吳小暉代言的就是反習王反腐的江派勢力。

長久以來坊間廣傳吳小暉「以婚姻為杠杆撬起財富」,吳小暉出事後的報道卻顯示這只是事實的一小部份,吳小暉在2004年以汽車保險業務起家的安邦財險,江澤民、江綿恆父子人脈金脈深厚的上海汽車提供了最大一筆資金,當年上汽的4S店就有1,000多家,安邦依託於這個優勢,在汽車產業鏈上下其手,對當時車險市場的影響可想而知。輿論曾有很形象的評語稱,安邦與上汽4S店的合作就是在「撿錢」。

實際上,吳小暉涉腐傳聞早在2012年12月即成都市委書記李春城落馬時就出現了。後來多方面信息佐證,李春城2011年助吳小暉鯨吞成都農商行,而李春城此舉是周永康授意。由此不難推知,令吳小暉自認手握「丹書鐵契」的,應該不是駙馬的身分,而是攀上了江派。

4月1日媒體披露吳小暉受審視頻中,吳小暉在最後陳述階段,掩面痛哭,希望從輕處理。吳小暉這眼淚流的是大鱷的,也是代言人的,只因為後台失靈了。

如安邦、明天這類「某某系」只用了短短十幾年時間,資產規模就滾成萬億元雪球,不論是監管綠燈,還是政策先知,不能缺少的是最強的政治人脈。所以他們曾經「大而不能倒」,不是因為資產太龐大,而是政治背景太雄厚。

一個客觀現實,當今成氣候的這些金控集團及其掌門人,絕大多數都是90年中後期出道的,也就是在江澤民主政或干政時期,經商的如同當官的想要抄捷徑勢必往江澤民派系靠攏,或為白手套代理資產,或在需要時配合搞政變逼宮。

從習近平這幾年的金融工作可以看出,所謂金融大案,項俊波也好,明天、安邦乃至接下來的某某系也好,並不是真正的焦點。習是在清洗金融系統大肆搶錢、又用錢支持政變的紅色權貴。而從以前到現在,不可否認在這方面最有實力的莫過於想要翻盤的江、曾腐敗集團,所以相關的纏鬥在未來仍避免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