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1日是中共工信部清理「整頓規範」虛擬專用網絡(VPN)的截止日期,新規於4月1日開始正式實施,將禁止使用未經核准的VPN。這意味著,4月1日開始不管是基於商業還是個人目的,中國境內個人和企業都必須選擇經中共政府允許的VPN服務器才能連結海外網絡。

VPN可繞過中國政府監控網絡的「防火長城」,讓企業與個人得以安全取得儲存在中國境外的資料,進入在中國遭封鎖的網站,如谷歌(Google)、推特(Twitter)、臉書(Facebook)與西方新聞網等,引發在中國的企業與民眾高度關切。中國網民4月1日對於網絡停擺、無法「翻牆」,紛紛表示無助與沮喪。外媒認為,中共當局此舉對在華外企影響極大。而有網民認為,即使不斷加強管控,官方仍無法徹底封鎖民間的「翻牆」技術。

1日起翻牆需用「官梯」 外企成本增25%

美國之音報道,中共工信部2017年1月下發通知,要求在2018年3月31日之前,對互聯網網絡介入服務市場開展「清理規範」工作,規定未經批准不得自行建立或租用VPN。

業界人士說,跨境電子商務公司和在中國經營的小型外國公司受衝擊最大。上海美國商會會長季瑞達(Kenneth Jarrett)對法新社表示,那些依賴谷歌分析(Google Analytics)和谷歌學術(Google Scholar)服務的外國中小企業在獲取VPN服務受限後,「有效經營將變得很困難」。他說:「本來在中國做生意就艱難,這下更雪上加霜。」

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2017年對在華美國企業的調查發現,65%的企業擔心跨境數據流動問題,另有46%的企業擔心中國對VPN服務的限制將影響正常的商業運作。歐盟商會主席何墨池(Mats Harborn)則表示,網絡連通不暢讓一些在華歐洲企業的年收入減少了20%。

美國《華爾街日報》援引一家在中國經營醫療軟件銷售業務的意大利公司負責人的話說,新通知可以使一家300到500人規模的在華企業在通信方面的花費從每年5千美元漲到每年7萬美元。

普華永道會計師事務所說,中國大陸和香港的企業為了適應中共網絡安全法規的規定,為配合監管所花費的投入比國際同行高出25%。這些投入花在了審查數據、網絡配置、管控網絡安全風險,以及聘請諮詢顧問。

網民更易受到政府監管

據中國媒體《第一財經周刊》報道,一些VPN提供商表示,中共工信部的通知針對的不是個人用戶,也不是禁止中國內地所有用戶使用VPN。報道說,中國國內通過審核、不包括「違法設置」的VPN服務、以及備案的網吧不會受到太大影響。

德國之聲報道,批評人士認為,中共政府的新舉措不僅讓企業與個人少了那些使用較為便宜的VPN服務的選項,而且還會造成網民更加容易受到政府的監控。

儘管如此,一些企業還是決定服從新規。一位外國科技公司的執行總裁向法新社記者表示,他們將會依照法規向中國政府申請一條VPN專線,「因為作為一家位於北京的國際公司,我想這是一種最好的選擇,因為我們不想違法,也不希望自己使用的VPN線路被截斷。」

目前尚不清楚的是,新規實施後個人或公司是否會因使用未經授權的VPN服務遭處罰,相關軟件是否會被封鎖。

但是之前已有供應商受到處罰的先例。去年12月,廣西人吳向洋因「未經許可」經營VPN銷售代理服務被判處5年半監禁、並處罰金50萬元人民幣。而在此之前,一名26歲的廣東男子也因「販賣翻牆軟件」被判處有期徒刑9個月。

「民間翻牆技術難封鎖」

《自由時報》報道,中國網民1日對無法「翻牆」紛紛表示無助和沮喪,「求問一下海外黨有沒有好用的VPN可以翻回去的,我各種音樂視頻的會員在這邊用不了了,很焦慮。」也有網民留言,「有誰能推薦好用的VPN啊,付費甚麼的都沒問題」;「我⋯⋯卡在這裏一天了,重連VPN都試過了,沒用」;「我真的要被VPN搞哭了,為甚麼都不行」。

不過,自由亞洲電台報道,北京維權人士李蔚認為,無論官方如何管控VPN,都無法徹底封鎖民間的「翻牆」技術:「雖然當局會加緊控制,讓普通的人越來越翻不了,或者設置一些障礙。這肯定是當局的目標之一,但是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包括年輕的小孩,我觀察到的,有的小孩為了玩遊戲,他們翻牆的水平很高,也很流暢。我看他們都是以翻牆看1080p視頻圖像流暢為指標。對我們一般的人來講這個(指標做到)就跟沒翻牆一樣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