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務院昨日發表《中國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實踐》白皮書,宣稱實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但其對信仰的殘酷迫害案例至今仍不斷曝光,徹底打破這一謊言。據法輪大法明慧網統計,2018年至今已有11位法輪功修煉者遭迫害致死,其中之一是年僅50歲便含冤離世的鞍山市法輪功學員優秀教師孫敏。

「述說這一切,我並不是想感傷自己遭受的痛苦……我們在工作單位忠於職守、在家庭盡職盡責;在社會奉公守法;唯一不同的是我們修煉了法輪功,努力按照『真、善、忍』做人。而法輪功拯救了多少病殘的身軀,彌合了多少離異的家庭!」

「當我們無辜被迫害時,我們想到的不是個人的得失,而是這場迫害給國家和民族帶來了深重的災難。因而,我們捨棄了工作,犧牲了親情,放棄了自己的事業和前程去反映情況,講清真相,救度著被欺世謊言毒害的眾生。」這是孫敏生前在其揭露中共對她迫害的文章中寫到的。

遼寧省鞍山市法輪功學員孫敏。(明慧網)
遼寧省鞍山市法輪功學員孫敏。(明慧網)

家人最後探望時 已虛弱不能行走

孫敏的家人最後一次見到她是在2018年2月7日,在遼寧省女子監獄。她的身體非常瘦弱,雙腿被迫害得已不能行走,是被人背著出來接見的。沒想到這一次會見竟是孫敏和82歲父親以及妹妹的永別。

明慧網報道,鞍山市法輪功學員、優秀教師孫敏,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曾遭到綁架、洗腦、勞教、判刑等迫害,以及被迫流離失所15年多。2016年6月,她再次被綁架,被非法判刑7年;2017年10月10日,被轉到遼寧省女子監獄;2018年3月8日,在該監獄被迫害致死,年僅50歲。

3月8日上午10時20分左右,獄方打來電話,說孫敏吃完早飯後暈倒過去,正在監獄醫院裏被搶救。孫敏的父親和妹夫隨即開車趕往監獄醫院,中午12時50分,孫敏的父親趕到總醫院,那時,孫敏已經辭世。父親見到了孫敏的遺體,摸了摸女兒的手和臉,它們已經是涼的。

總醫院的主治王大夫說,孫敏被轉來時,已經處於死亡狀態。孫敏的父親提出對孫敏遺體進行解剖,查出死亡真相。孫敏的遺體目前保存在殯儀館。

看守所、監獄裏的遭遇

孫敏是一名德才兼備的優秀中學教師,擁有哲學學士學位及省級的科研項目、國家級科研論文。從1991年到2000年,她的科研項目、論文、教案、課件等獲得一等優秀成果獎、一等獎等十多項殊榮。

因堅守對「真、善、忍」的信仰,她生前屢遭迫害。

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孫敏因為絕食抗議迫害,手腳均被銬在地環上,身體不能伸直,整日整夜只能弓著背,極其痛苦。

受獄警王宏唆使,與孫敏同監室的李楠、張慧麗、宋福麗等犯人打她、掐她,孫敏渾身都是傷,衣服上都是血漬和大便。孫敏被折磨得體重只剩下了七八十斤。

「魔窟中的魔窟」受迫害

2017年10月10日,孫敏被轉到遼寧省女子監獄第十二監區遭受迫害。

十二監區也叫「集訓矯治監區」,是2010年增加的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監區,被稱作是「魔窟中的魔窟」。

遼寧省女子監獄是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最殘暴、最血腥的「黑暗集中營」。優秀女教師孫敏在這「魔窟中的魔窟」受盡迫害。(大紀元)
遼寧省女子監獄是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最殘暴、最血腥的「黑暗集中營」。優秀女教師孫敏在這「魔窟中的魔窟」受盡迫害。(大紀元)

明慧網在2018年1月26日對十二監區有相關的報道:「監舍裏只有一張床,床上甚麼也沒有,只能睡在木板上,沒有鋪墊,也沒有被蓋,一年四季都是如此,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受著這樣的殘酷虐待;自己帶來的東西,生活用品都被強制剝奪,不讓隨便上廁所,上廁所不給手紙用;不讓洗漱,包括不讓洗臉、不讓刷牙、不讓更換內衣褲,甚麼都不讓換;吃飯不讓吃飽,只給一點點吃的。」

犯人就沒有這些限制了,法輪功學員每天還要罰站、罰蹲,被打罵、用電棍電擊、關「小號」(狹小、封閉的屋子,專門用於迫害法輪功學員),被強制看誣衊法輪功的錄像,以被洗腦轉化……

受虐生命垂危 獄警竟向家人要錢

在轉到十二監區不到一個月,孫敏就被迫害得出現多種疾病。獄警稱,她時刻有生命危險,還打電話給孫敏的父親要錢,說是給孫敏治病,被孫敏的父親斷然回絕:「你把人放了,我給她治。」孫敏的父親要求見孫敏,十二監區的獄警胡陽稱監獄正在修理大門,不能探視。

在接見室裏,見面時談話的內容被監控得異常嚴厲,若有被獄警認為敏感的東西,就會切斷彼此的對話。所以,孫敏沒辦法把她在監獄內的遭遇告知父親和妹妹。

2018年3月8日,孫敏離世,這對孫敏的父親是個沈重的打擊。女兒雖近50歲,但看上去不過30幾歲,總是一副笑瞇瞇的可愛模樣,愛幫助人,是個聰明、善良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