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O六、人我一視 動靜兩忘 

喜寂厭喧者,往往避人以求靜,不知意在無人,便成我相;心著於靜,便是動根。如何到得人我一視,動靜兩忘的境界?

我相:佛教語。佛教四相之一。指把輪迴六道的自體當做真實存在的觀點。

人我一視:用相同的眼光看待別人與自己。

一O七、山居清洒 物我都忘

山居胸次清洒,觸物皆有佳思;見孤雲野鶴而起超絕之想,遇石澗流泉而動澡雪之思,撫老檜寒梅而勁節挺立,侶沙鷗麋鹿而機心頓忘。若一走入塵寰,無論物不相關,即此身亦屬贅旒矣。

胸次:心裏、心中。

清洒:清新洒脫。

澡雪:洗滌、清淨。此指去除雜念,保持心靈的純潔。

機心:巧詐詭變的心。《莊子‧天地》:「機心存於胸中,則純白不備。」

贅旒:比喻為多餘的裝飾。旒,音「流」,旗子上垂下來的綵帶。

一O八、物我合一 鳥伴雲留

興逐來時,芳草中撒履閒行,野鳥忘機時作伴;景與心會,落花下披襟兀坐,白雲無語漫相留。

撒履:脫掉鞋子。

忘機:忘卻機心,不存心機,淡泊無爭。

兀坐:獨自端坐不動。蘇軾《客位假寐詩》:「謁入不得去,兀坐如枯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