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中,中共在言辭上一直是看起來措辭強硬,但背後動作不斷。那麼,面對中共,美國有哪些優勢來遏制中共?中美貿易未來走向受關注。

自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要對價值600億美元中國出口美國的產品懲罰性關稅後,中共也在揚言奉陪到底後對美國開出的三個條件做出回應,《華爾街日報》3月26日的報道說,中共已承諾更多購買美國半導體,以及放寬美資進入中國金融業。

不過,3月29日的路透社報道,中共開始籌劃用人民幣而非美元支付進口原油。相關試點計劃可能最快在今年下半年推出。而以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26日在中國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掛牌交易。

中共媒體認為,中共「發行人民幣計價並可轉換成黃金的原油期貨」,是想提升其對原油價格的話語權,直接挑戰石油美元的地位。

中共手上沒有牌

中共媒體及一些學者認為在中美貿易戰中,中共打美債、石油人民幣、黃金儲備的牌。前美國大唐集團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謝作詩表示,中共手上其實沒有甚麼牌。

謝作詩表示,美債不是一個對付美國的武器,「因為美債是一個最安全、收益性很好、流動性很好的資產,放棄它沒有更好的選擇。另外,中國持有的美債是在二級市場買賣的,對美國沒有打擊,所以,這不是制約美國的一個手段。」

「中國是第二大石油消費國,搞石油期貨可以。」謝作詩對大紀元說,「但是,期貨市場是一個高級市場,這需要法治、產權的保護及信息的透明等等這些基本制度的支撐,沒有這些搞一個高級市場不大現實,如,資本項目不能自由兌換,國外項目就很難參與。」

至於人民幣要國際化,挑戰美元地位,謝作詩說,「成為國際貨幣是有條件的,首先貨幣制度要好、要有機制控制,即央行要有獨立性,不能亂發貨幣,另外,資本項目可以自由兌換,這些沒做到,人民幣挑戰美元地位也是不現實的,還有,人民幣能不能國際化,根本決定的就是人民幣能不能穩定,包括中國的經濟能不能穩健,這是關鍵。」

謝作詩稱,「而想用黃金制約美國不是一個有效的路徑和手段,現在黃金完全與美元脫鉤,黃金跟其它商品一樣,變成一個很普通的資產,因此對美國沒有制約性。」

美國獨有的五大優勢

原清華大學經管學院MBA秦鵬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沒有打貿易戰的本錢,因為美國至少有中國沒有的五大優勢。

秦鵬說,「第一是資源優勢,美國資源得天獨厚,幾乎可以不依賴任何其它經濟體;第二,市場優勢,美國市場是世界上最大的單一市場,消費能力巨大,不買中國的產品,那麼其它國家都可以替補。」

「第三是技術優勢,美國在高科技領域幾乎全面領先,是世界最新技術的策源地,中國2025技術追趕名單裏的對標對象,就是美國,這也是特朗普尤其警惕的地方,因為長期以來,中共盜竊知識產權以及強迫國際企業轉讓技術,已經引起很大的不滿。」

「第四、金融優勢,美元現在是世界最強大的貨幣,中國人民幣這些年能夠進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其實本質上是有巨額外匯儲備,靠的是美元的信用,一旦失去了巨額儲備,那麼人民幣價值會一落千丈。」

秦鵬表示,以上四點是特朗普敢於在鋼鐵貿易上與世界主要貿易體同時開戰的底氣所在。

美國還有第五個優勢。「聯盟優勢。」秦鵬說,這次特朗普利用鋼鐵貿易看似開戰,但是實際上最後幾乎都豁免了,前提條件是其它國家配合美國進行對中共制裁,「這是美國經濟實力決定的,也是長期以來中共自己屢屢違反世貿協定所導致的。」

秦鵬認為,上述五點決定了中共不敢真的跟美國大打貿易戰,「特別是中共現在經濟滑坡,習近平也必須靠經濟發展給自己增加合法性,所以只能妥協。」

中共還會玩甚麼花招?

秦鵬表示,中共加入世貿距今17年,給出的承諾無一兌現,這些年常見的花招有騙、改、拖、收買、游說等。

「所謂騙,就是空口承諾,不兌現;所謂改,就是它會給出一個,但是肆意改變,比如所謂之前的鋼鐵貿易的時候聲稱誤差要小到2毫米,然後它改變生產規格,逃避制裁;所謂拖,就是拖延時間,甚至一直拖到特朗普下台。」

秦鵬認為,收買和游說是中共慣用的伎倆,與官員勾兌,給予家族個人利益;利用華爾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公司機構去做政府國會游說。「但是,現在遇到強硬的特朗普,這些招數恐怕都不管用了。」

中美貿易未來的走向

「中美較量在特朗普這屆或許是長期的。」德國敏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彭濤對大紀元說。

彭濤說,美國目前的戰略從反恐轉向大國競爭,也是美國傳統戰略的一個再現。但中共不會公開向美國宣戰,它會用軟性的方式、「打太極」的方式對抗。

針對美國利用鋼鋁聯合歐洲制裁中共,彭濤認為中共會繼續在歐美之間分化以達到各個擊破,「但是否像過去那樣有效,還是要看美國,因為美國還是在主導世界秩序。」

「當然中共也會打朝鮮(北韓)這張牌。」彭濤說,但這不是跟美國作對,而是給美國表示積極合作的態度讓半島無核化,而最終達到的目的是想展示在朝核問題上中共還是在主導。

秦鵬說,「大國關係,打打停停,何況中共是不講信用的,能騙就騙,能拖就拖。」

謝作詩認為,中美的貿易戰要打,但最終會相互妥協,「不可能鬥爭走向冷戰,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樣是戰略合作夥伴、新型大國關係,因為鬥爭的目的不是把對方搞死,而是自己獲益」。

貿易戰或迫使中共轉型?

謝作詩認為,中國不開放的原因是利益集團的阻擋,「開放後既得利益集團沒有了行政壟斷,而放開市場對整個國家、對全體國民是利好的。」

彭濤認為,貿易戰會迫使中共更加開放、甚至轉型都有積極作用。「不是說中國不想開放,中國自由派經濟界及政治界都有這種呼聲,特朗普的做法恰恰支持了國內自由派的聲音。」

彭濤表示,這或許是特朗普與習近平相互的配合,特朗普的施壓或給開放找到理由,「這是完全可能的,如果特朗普跟習近平有共識的話,這種壓力是讓中國相對的開放會起作用的,而且必須這麼做,否則中國會吃大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