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8日,山西呂梁前副市長張中生貪腐10億元案,一審判處死刑。同一天,安邦原董事長吳小暉案在上海開庭,被控集資詐騙652億職務侵佔100億,當庭痛哭認罪。習近平則主持召開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審議通過《關於設立上海金融法院的方案》等加強金融監管的文件。

官媒此前起底安邦集團與吳小暉,牽出上海幫與江綿恆的利益網絡。習當局開殺戒與釋放金融反腐升級信號的同時,選在上海審判吳小暉,對上海幫與江澤民家族的震懾意味令人關注。

3月28日上午,山西省臨汾中級法院,對有「呂梁教父」之稱的呂梁市原副市長張中生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一審宣判。張中生被以受賄罪判處死刑,另有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判8年,對其決定執行死刑。

山西十億貪官張中生判死

判決指,張中生在1997年至2013年期間,以山西省中陽縣縣長、縣委書記、呂梁地區行署副專員、呂梁市委常委、副市長等職務便利,為他人提供幫助,藉以索取、非法收受逾10.4億人民幣財物,其家庭財產、支出明顯超過合法收入。

法院還表示,根據2015年刑法,貪腐案量刑不再單純「計贓論罰」,而是以「數額+情節」為量刑標準,張中生案有「特別嚴重情節」,所以被判死刑。

呂梁市是中國貧困市之一,張中生作為當地的副市長,其受賄超過10億,網上很多人表示令人震驚。十八大以來,很多案件,包括周永康、薄熙來等大老虎,據傳貪污數千億都沒判死刑,只是官方公佈的貪腐數據沒有像張中生這麼嚴重。

外界質疑,就連窮困山區副市長都貪污10多億,還能相信以前的那些貪腐案例判決書的數額嗎?

十九大後首個判死刑貪官

2016年11月11日,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原副主席、公安廳長趙黎平一審被判處死刑,成為中共十八大後首個獲死刑不緩刑的落馬官員;2017年5月26日被執行死刑。趙黎平是因受賄、故意殺人等數罪並罰,被判死刑。

而張中生是十九大以來首個被判死刑的官員,也是十八大以來貪腐犯罪適用死刑的第一人。

外界關注,如果案件死刑覆核後維持原判,這個量刑可能是習當局釋放給各地官員的信號,意在表明中央對腐敗的懲治力度不會放寬,要對貪官開殺戒。

吳小暉涉集資詐騙652億 職務侵佔100億

當天,上海一中院開庭審理前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涉嫌集資詐騙、職務侵佔案,並在微博即時播報庭審情況。

起訴書指,吳小暉騙取中國保監會的銷售批覆,向公眾招募資金及進行虛假宣傳,非法募集資金規模急劇擴大,累計向1,056萬餘人次銷售投資型保險產品,實際騙取人民幣652.48億元。

起訴書還提到,吳小暉分別於2007年、2011年利用擔任安邦財險副董事長職務之便,指使公司高層採用劃款不記帳的方式,將保費資金30億元、70億元劃轉至實際控制的產業公司。

公訴機關認為,吳小暉以非法佔有為目的,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利用職務之便,將資金非法佔為己有,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以集資詐騙罪、職務侵佔罪追究刑事責任。

公訴人還說,吳小暉在案發後始終對其犯罪行為進行多種辯解,不具有從輕或者減輕處罰的情節。

態度逆轉 痛哭認罪求輕判

在近10小時的庭審轉播過程,吳小暉一開始拒不認罪,對指控的事實和罪名均提出異議,表示自己不懂法律,不知道行為是否構成犯罪,並反咬相關證人證言不屬實、鑑定意見不客觀。他同時表示,30億元有歸還、另外70億元用於購買房地產。

但到了最後陳述階段,吳小暉當庭表示「深刻反省」、「知罪悔罪」,對自己的行為表示「深刻懺悔」,請求從輕處罰。庭審於晚間結束,審判長宣佈休庭,擇期宣判。

3月30日中共央視公佈的畫面顯示,吳小暉當庭痛哭,聲淚俱下,他還從身旁工作人員手中接過紙巾擦拭,並帶著哭腔說:「我深刻的懺悔,知罪悔罪」,「再一次請求法庭和有關方面,能夠從輕處理我本人。」隨後畫面便被剪切轉換。

吳小暉從拒不認罪,到最後痛哭認罪,並請求從輕處罰;態度逆轉,令人驚訝。一個合理的解釋是,很可能庭審期間,吳小暉獲悉了「呂梁教父」張中生貪10億被判死刑的消息,意識到自己可能面臨死刑的命運,心理防線崩潰而掙扎求生。

庭審後,就有網民質疑,「呂梁教父」貪10億被判死,吳小暉涉案652億如何處置?

官媒起底安邦  牽出江綿恆利益網絡

現年51歲的吳小暉為浙江溫州平陽縣人。上世紀90年代,吳小暉通過陳毅之子陳小魯,結識了鄧小平外孫女鄧卓苒,並與第二任妻子離婚,娶了鄧卓苒,成了中共最有權勢家庭的「駙馬」。

2004年,吳小暉在寧波成立了安邦。從當初成立時只有5億元註冊資本,到2016年底,安邦的總資產達到了2萬億元左右。

2015年初,親習陣營媒體財新網起底安邦與吳小暉;但將鄧小平家族、陳小魯、朱雲來等太子黨與安邦吳小暉作出切割。另一方面,官媒起底安邦集團,卻牽出江綿恆利益網絡。

2017年5月8日,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旗下的《中國經濟周刊》刊發長文「揭秘安邦帝國」,文章提及,安邦集團前身是2004年成立的安邦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安邦財險)。安邦財險的發起人為上海汽車集團(上汽集團)等7家法人單位,上汽集團時任總經理胡茂元為安邦財險首任董事長。工商登記資料顯示,安邦集團法定代表人2014年變更為吳小暉之前,一直是胡茂元。

而上汽集團由上海聯和投資公司控股,屬於江綿恆的利益地盤,在江綿恆多得數不清的董事頭銜中,其中之一是上汽集團的董事。

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聯投」,並出任董事長和法人代表。

除了上汽集團,中石化集團也位居安邦財險大股東之列。目前中石化集團連續兩任總經理蘇樹林、王天普已先後落馬。蘇、王兩人是曾慶紅、周永康的石油幫馬仔。

官媒起底安邦集團,牽出江綿恆利益網絡。這些跡象透露習陣營要打擊的目標,很可能是安邦的幕後勢力江澤民利益集團與江澤民家族。

習設立上海金融法院

上海是中國金融中心,也是江澤民的老巢。習近平當局以張中生貪腐案釋放開殺戒的信號的同時,在上海開審安邦吳小暉案,震懾上海幫及江澤民家族的意味不難想像。

與之呼應的是,習近平3月28日下午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他強調,機構改革全面啟動,將進一步觸及深層次利益格局的調整和制度體系的變革。

會議審議通過一系列文件,其中包括《關於設立上海金融法院的方案》、《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關於加強非金融企業投資金融機構監管的指導意見》等有關經濟改革與金融監管的文件。

習近平特別強調,設立上海金融法院,對金融案件實行集中管轄,目的是完善金融審判體系,營造金融法治環境。

金融高層密集動作

之前中共兩會上推出機構改革方案,銀監會與保監會合併為銀保會,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升級為中央財經委員會;目前,由中央財經委員會——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金穩委)——一行兩會組成的三級四機構,已然成為中國經濟決策與金融監管架構。

習近平料將繼續兼任中央財經委員會主任,習的經濟智囊、新任副總理劉鶴將執掌金穩委。另外,3月19日,易綱就任央行行長一職;3月21日,郭樹清任首任銀保監會黨委書記、主席;3月23日,郭樹清被任命為央行黨委書記。

3月27日,劉鶴前往北京市金融街視察「一行兩會」工作,分別聽取央行、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證監會的匯報。劉鶴強調,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是當前金融工作的重中之重,要加強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統籌協調作用。

當天,郭樹清主持召開銀保監黨委擴大會議;會議強調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深化銀行保險體系改革開放。

3月25日,央行行長易綱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警告,少數野蠻生長金融控股集團存在風險。

上述種種跡象顯示,習當局的金融清洗風暴將至。上海作為中國金融中心及江澤民利益集團的大本營,將首當其衝;安邦吳小暉案被拿來祭旗,吳小暉命運難料;清洗風暴或延燒其背後的上海幫與江澤民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