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今年以來西方世界掀起一股反制中共「銳實力」(Sharp power)的浪潮,有別於傳統的「硬實力」與「軟實力」,各國對中共透過統戰、滲透手段,在學界、政界與社會上擴大影響力的情況日益警惕,其中對於中共輸出意識形態的「孔子學院」也產生諸多質疑。

2013年,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宣佈關閉孔子學院,創下全球首例。《假孔子之名》這部電影記錄了當時在加拿大教育界引起正反方激辯的過程,也是唯一記錄該事件的電影團隊,本報專訪該片導演秋旻,與她暢談其製作這部電影的心路歷程。

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在2013年關閉孔子學院,創下全球首例,《假孔子之名》這部電影便記錄了當時加拿大教育界正反雙方激辯的過程。圖為要求關閉孔子學院的民眾在現場抗議。(導演秋旻提供)
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在2013年關閉孔子學院,創下全球首例,《假孔子之名》這部電影便記錄了當時加拿大教育界正反雙方激辯的過程。圖為要求關閉孔子學院的民眾在現場抗議。(導演秋旻提供)

Q:當初為甚麼想要拍攝這部紀錄片?

A:有三個原因。首先是2013年,我在加拿大的主流媒體《環球郵報》上看到一篇報道,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準備關閉跟中共合辦的孔子學院,原因是孔子學院在中國招聘的一位教授漢語的老師,她投訴在她應聘過程中,因為自己的信仰而受到歧視,加拿大對人權與歧視看得很重,這在當地已經違法,所以麥克馬斯特大學決定關閉孔子學院。我看到報道後非常感興趣。

其次是身為從中國大陸出來的華裔移民,對中加關係的議題很有興趣,且事件主角跟我一樣,也是從中國大陸到加拿大的一位華人,我很希望探討這些華人在海外的生活。

第三個原因是我雖然聽過孔子學院,但只知道它教中文,不明白為何會存在歧視的事情,想了解是否存在更多人們不知道的情況,很想探討這個問題,基於上述三個原因,當時就決定拍攝自己的第一支紀錄片,前後花了三年的時間。

Q:拍攝過程中印象最深刻的故事是甚麼?

A:我在拍攝前先做了大量研究,發現除了人權歧視的問題之外,海外對孔子學院有很多批評的聲音,包括中共利用孔子學院輸出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以及學術審查,甚至還有對於孔子學院在海外從事間諜活動的指控等。

我帶著這些問題走訪了加拿大開設孔子學院的高等院校和中小學,但他們往往不直接回應質疑與批評,甚至在溫哥華高貴林市(Coquitlam)教育局採訪時,對象是教育局董事會主席和加拿大方面的孔子學院院長(一般是中加雙方各派一位院長),兩人最後終止了我的採訪,並且想要收回之前簽署的採訪授權書。

另一宗事件是發生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布拉克大學(Brock University),我們計劃採訪該校孔子學院的兩位院長和一位留學生部門的管理人員,第一天採訪其中一位院長時,問及麥克馬斯特大學關閉孔子學院對他們的影響,對方回答:「沒有影響」,之後順利完成採訪。但第二次採訪前夕,卻收到另一位孔子學院院長發來的文件,提出一份附帶6個條件的採訪同意書,其中一項是該校有權審查我採訪的所有內容,並且有權收回,這對於記者和媒體人而言,是在干涉採訪自由,所以我沒有簽同意書,第二天的拍攝就泡湯了。

這兩件事情令我感到印象深刻,加拿大是個民主國家,遵從言論自由、新聞自由與學術自由的價值觀,但為何在加拿大境內的大學所開設的孔子學院,會向媒體提出如此不合理的要求,我當時就感到大學會出現這種行為,與孔子學院是不無關係的。

加拿大華裔導演秋旻花費三年時間,製作《假孔子之名》紀錄片。(導演秋旻提供)
加拿大華裔導演秋旻花費三年時間,製作《假孔子之名》紀錄片。(導演秋旻提供)

Q:過程中是否受過中共的打壓?

A:拍攝過程當中,我沒有體會到中共直接的壓力,但在聯繫開設孔子學院的大學的過程中,後來變得越來越艱難,剛開始接觸到2~3個大學後,後來就完全吃閉門羹。我認為,孔子學院的總部「國家漢辦」應該有告誡加拿大的孔子學院,不要接受採訪,這方面是一個阻力,讓我的拍攝變得比較困難。

此外,在紀錄片拍完後,中共方面有一個最大的反應是在去年11月,《假孔子之名》在日本東京有一個放映會,那是一次國際性的人權會議,與會人士包括來自全球四大洲關心中國人權與民主自由的人士,也包括台灣民主基金會。我受邀去放映這部電影,會議場館是國立奧林匹克青年運動中心,後來從主辦方處得知,在會議第一天就受到來自中共的壓力,中共駐日本大使館透過日本外交部,對場館的管理人員施壓,並明確指出兩個原因,一個是不應放映該紀錄片,一個是不應邀請法輪功學員發言,中共聲稱這兩件事情與奧林匹克中心的宗旨不符,要求把會議取消,但後來日本政府沒有屈從於中共的壓力,告訴主辦方會議照常進行,進而讓電影能順利放映,這是一次比較明顯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