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退役軍人、獨立研究者殷敏鴻,將中共外交部告上法庭。因為外交部拒絕答覆他的提問:1949年以後,中共當局有沒有「正式承認、簽約,『唐努烏梁海』地區為蘇聯領土或俄羅斯領土」?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賣國史也再次被拋出熱議。

面積約17萬平方公里的「唐努烏梁海」,歷史上屬於中國的領土;1727年的《布連斯奇條約》更明確規定了領土的界線。但在1944年,被蘇聯再次非法侵佔納入其版圖,現為俄羅斯聯邦的圖瓦共和國。

據網上公開的消息,曾登上過釣魚島的殷敏鴻出於研究中國北方領土問題的需要;以及對國家利益和領土主權的高度關注,在去年8月份,依照相關的法條規定向中共外交部法治辦公室提出要求,回覆他的問題。其要求還包括,中蘇、中俄及中蒙有沒有簽訂邊界條約、協定、議定書,規定「唐努烏梁海」地區的中蘇、中俄及中蒙的邊界?

9月份,外交部以申請的資訊涉密,不屬於政府資訊公開範疇為由拒絕答覆殷敏鴻。回函中稱,如果不服,可申請行政覆議或者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因此,殷對其提起訴訟。

資深時政評論員趙培認為這是個好事,是中國人想法的一個轉變。過去,中共以「愛國」為幌子愚弄中國人,挑撥中國人和西方自由世界的仇恨。

「大家想想,美國佔過中國一吋領土嗎,那麼恨美國幹甚麼?佔過中國領土到現在不還的就是當時蘇聯;為甚麼不還?是因為江澤民當時簽的一系列的賣國條約,把整個中國人子孫能夠討回來的那些土地,全部二次性的賣給了俄羅斯,這都是江澤民幹的事。」

據報道,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為了換取俄國對中共暴政的支持,已把俄國歷年來侵佔的中國領土,包括海參崴,伯力、尼布楚、外興安嶺、庫頁島、江東六十四屯等中國領土,徹底出賣給俄國。

趙培指出,中共當局的外交部,不是中國人的外交部。

「憑甚麼替我們中國人去賣土地?只有否定中共這個共產主義政權是中國的合法政府,沒有合法性,這樣江澤民簽的歷史賣國協議都不作數;我們就可以討回這些土地。所以,(殷敏鴻)這個法律行為做得非常好,是一個很正確的舉動。」

原中國歷史學教授劉因全更認為,還可以告國務院、告中共中央。因為,蘇聯包括以後的俄國,對中國的侵略是最多的;對中國的影響也是最大、最壞的;佔有中國的領土也最多。

「但是中國的執政黨(中共),反而認賊作父,不斷的討好、遷就蘇聯、俄國;不斷的出賣民族的利益給蘇俄,這是非常令人氣憤的事情。中國被共產邪靈毒化、毒害漫長的時間,給中國人民帶來很大的痛苦和災難。」

江澤民下台後,2004年,香港記者程翔以筆名「鍾國仁」發表標題為《江澤民要向中國人民交代的一件事》的評論文章。文章中指出:「江澤民在其任內,做了一個十分重要的決定,而他以及他所領導的中共從來沒有向全體中國人民解釋交代的,這就是簽署了中俄邊界條約,承認了由不平等條約強加給中國的邊界,從而導致被沙俄掠奪的國土永遠丟失。」

趙培指出,江澤民不可能像一個中國人的君主或者是總統,過去那樣,為了民族的生存空間而努力。

「就是它個人性格、能力上的原因:膽小、怕事、懦弱的這麼一個戲子。它不具有那個胸襟,那個能力。你說一個戲子面臨北邊那麼大的壓力,它能去討要土地?它做不到。再就是一個傳言,它以前在蘇聯留學的時候被招進過克格勃(間諜);俄羅斯現在還有它的把柄。所以它一定是賣國求掩蓋它個人的醜聞。」

劉因全教授分析,從大的外交格局來看,美國對中國的幫助最大。八國聯軍後,世界掀起瓜分中國的浪潮,是美國提出門戶開放政策,保持中國的領土完整、尊重中國主權;是美國政府支持中國,和中國結成反日統一戰線、反法西斯戰線⋯⋯中國的改革開放也是美國政府帶頭把資金投到中國;讓加入世貿。

「中國的貿易順差絕大部份是從美國這裏賺回去的。說到底是從美國口袋裏把錢掏到中國的口袋裏。但是,中國政府(中共)一貫的在國內煽動反美;和世界上一些流氓國家勾結來對付美國,這是最典型的小人之尤。不但令國際上各個國家瞧不起,也令自己國內覺醒了的人民瞧不起;這樣認賊作父,恩將仇報的政府,是不會有好下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