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柯宇綸被冠上「台獨世家」,導致他主演的國片《強尼・凱克》在中國大陸上映被擱置,之前盧廣仲、戴立忍與陳玉勳等也先後因「台獨」遭對岸打壓、封殺。

文化部長鄭麗君29日指出,問題並不在於藝人是不是台獨,而是台獨標籤想貼就可以貼,且中共去年通過《電影產業促進法》、電視劇和網劇的審查標準,審批已深化到個人創作自由、表意自由,創作人在中國將面臨更大壓力,產業合作風險也更高。

鄭麗君說,對於已經民主化的台灣,中共給錯藥方,台灣不太可能走回頭路。人一旦享有言論自由、創作自由,怎麼可能會放棄?她相信台灣創作工作者不會如中共所期待,為進中國市場而上繳自由。如作家厭世姬的作品對文化、社會刻板觀點做很多突破,她在中國沒辦法上架,但她寧願堅持自己的創作風格,這就是新一代創作者堅持要做自己。

此外,很少有國家的文化產業是寄望在單一國家市場,每個國家的文化產業、風格都是由內而外建立,在自己內部發展起來,變成國人大眾主要文化生活,進而國際化散播到各國去。

鄭麗君表示,中共31項對台措施中,文化部分看似放寬輸入數量管制、人員比例限制等,卻在法律、政策面呈現深化審批到個人身上。無論是2017年3月通過的《電影產業促進法》,或9月通過電視劇與網劇的若干措施,顯示中共的審批已從過去單一作品題材內容,深化到參與者日常言行、表意自由與政治意識形態審查。「中國真正放寬審批,台灣文化才能真實進入。」

對於林心如自製自導電視劇《我的男孩》,因領了我文化部2000萬元輔導金,被冠上台獨,在中國播出2集就下架。鄭麗君說,輔導金從前政府時代開始長期都有的制度,只要中共想貼標籤,甚麼都可以貼。

中共一連串不斷打壓或不斷貼標籤,目的是要造成心理效應,讓台灣的創作工作者先把潛規則內化,這樣就可改變台灣文化產業的風格,這也是31項對台措施真正的目的。

鄭麗君從影視產業出發,考慮到整個文化產業,甚至擴大至導演李惠仁、資深媒體人馮賢賢所指稱的「國安問題」,她呼籲政府,應跨部會團結研擬整體對策,加速、務實且系統性建構相關制度法規,供台灣創意人才放心地自由發揮,由內而外振興內容產業,「站穩自己的腳步、壯大台流,並積極國際化,才是根本之道。」

陸委會:中共自導自演

行政院大陸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邱垂正29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國際社會共同認知中國是缺乏言論自由及民主開放的社會。政府對台灣電影創作受到國人喜愛感到自豪,也鼓勵自由創作發展,相信人才只有在開放的環境中才能發揮創作能量。

邱垂正表示,這段期間中共當局自導自演,片面以政治理由抵制台灣民眾、商人、藝人與文化產品。圖為示意圖。(Oli Scarff/Getty Images)
邱垂正表示,這段期間中共當局自導自演,片面以政治理由抵制台灣民眾、商人、藝人與文化產品。圖為示意圖。(Oli Scarff/Getty Images)

《強尼・凱克》因為被指為台獨,中國片商隨即宣佈該片「因故暫緩上映」,不僅中國打壓再添一例,也讓二二八當天中共釋出的「惠台31項措施」,增添政治性,也極為諷刺。

邱垂正表示,這段期間中共當局自導自演,片面以政治理由抵制台灣民眾、商人、藝人與文化產品,以無限上綱、莫名指涉的方式脅迫台灣接受其政治主張,這完全與其領導人倡議的「兩岸心靈契合」背道而馳,無助兩岸關係發展。邱垂正說,政府要鄭重質疑對岸,如此下去要如何推動兩岸良性互動發展?

他表示,中共近期先釋出對台措施,再以特定政治意識形態審查,來篩選兩岸相關交流合作,要脅道歉自清,背後隱藏的意圖不言可喻,也使台灣民眾未來從事兩岸交流,存在明顯潛在風險。

導演:最該表態的是政府

針對柯宇綸被冠上台獨,中共因而擱置、禁演他的電影,導演林正勝發臉書貼文表示,對這種一再發生的事,不想浪費時間多説了。一個極權、對創作、對人做意識形態審查的國家,就連抗議都是多餘的。他無法在意識表態輸誠下,為中國市場拍電影,所以他會努力把電影拍好,拍給全世界的人看。這個全世界的人當然包括中國人,「想看我電影的中國人,會自己想辦法看到」。

林正勝提醒,最該表態的是政府,除了表達抗議外,進一步在文化政策上(當然包括電影),經營出一個利於文化產業多元發展,能創作給全世界的人觀賞、行銷全世界的創作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