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和國際社會的強力制裁下,北韓金正恩先是藉由南韓代表團向美國總統特朗普釋放無核化的信號,並希望與之見面,其後在北京的壓力下,到訪北京「聽訓」,亦承諾「致力於實現半島無核化」。特朗普對此的回應除了表示繼續施壓外,還稱:過往歷屆政府都認為朝鮮半島去核及實現和平是不可能的,但現在,「金正恩很可能會做出對他的人民及人類來說正確的選擇」。

特朗普所言的「正確的選擇」就是金正恩要徹底放棄核試驗和運行核設施,而這絕不是耍耍嘴皮子就可以為世界所相信的。換言之,北韓必須接受國際社會核查、監督,而核查、監督的任務不出意外將由國際原子能機構承擔,因為該機構是《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保障監督與核查機構,它規定:除美、俄、英、法、中五個核大國外,其他締約國必須向國際原子能機構申報其核設施,以防止核材料的擴散與核武器的研製。雖然北韓退出了該條約,但受聯合國或安理會委託的國際原子能機構,應該可以在北韓正式承諾棄核並願意接受核查後,進入北韓,對核設施、核反應堆進行檢測。

顯然,五月的「特金會」的重點不僅僅在於金正恩的口頭承諾,而在於如何切實地落實,並允許國際社會核查,否則金正恩無法真正取信於國際社會。問題是金正恩會同意嗎?

至少從目前的一些跡象看,金正恩的內心並不想放棄核武器,這些跡象包括:

一、金正恩到訪北京,中共官媒明確點出了金正恩「無核化」的承諾,但在朝中社的報道中卻被刻意忽略,只是稱雙方「就朝中友好關係發展和朝鮮半島局勢管理等重要問題交換了意見」。此外,還有一處是如此表述的:習近平指出,最近在朝鮮半島局勢出現積極的變化,是金正恩的戰略決斷、朝鮮黨和政府進行努力的結果。

無論是「積極變化」還是「交換意見」,都避而不談「無核化」,而這恰恰是「習金會」的重點。

與之相類似的是,在南韓此前宣佈金正恩同意半島無核化這一重大消息時,北韓官方媒體卻沒有一家報道金正恩所說的「無核化」。相反,北韓《勞動新聞》在題為《北韓擁核正當無爭論餘地》的報道中明確主張,「我們為應對美國的核威脅恐嚇策動而強化核遏制力的措施光明正大。」

對外對內兩副嘴臉,哪個是金正恩的真實想法?金正恩想隱瞞自己提出「無核化」建議能向北韓民眾隱瞞多長時間?一旦某一天,北韓民眾被動知道了他們一直引以為驕傲的核試驗,被「敬愛的金正恩同志」親自封殺,會是甚麼反應?金正恩的「高大形象」還能保持多久?

二、北韓為何還在測試新的核反應堆?

根據幾日前的《紐約時報》報道,美國衛星公司「全球電子」(Digital Globe)公佈的2月25日拍攝的圖片顯示,北韓在經過數年的建造後,似乎正在測試一座新的核反應堆。該反應堆位於被視作北韓核基地的寧邊核工廠,佔地面積超過3平方英里。

儘管北韓堅稱自己的核反應堆是用於民用發電,但專門追蹤核武的華盛頓科技和國際安全機構指出,新的反應堆可以提供25至30兆瓦的電力,這足以為一個小鎮供電,但它同樣可以被用作製造核武主要原料鈽,產量約為每年20千克,這可以補充寧邊老舊設施的原料生產能力。

此外,相關專家注意到,北韓還著手在寧邊展開一個疑似河道冷卻系統的工程,該工程可為新的反應堆提供冷卻服務。

依舊在活躍但低調的北韓核發展,說明了甚麼?金正恩會放棄自己投入的大量金錢和心血嗎?

三、金正恩召開秘密會議要求保護寧邊核設施為哪般?

3月20日一位平壤消息人士向南韓「每日北韓」網站透露,3月9日北韓當局對內部舉行了一次緊急會議,會中要求與會者必須加大力度保護寧邊核設施,且一定要完全將該地區和外界隔絕,同時參與會者都被要求保密。報道中稱,此項任務被稱是「89號政策」(Policy No.89),其強調不僅要達成「核合法性」,同時堅決不放棄北韓的核武能力。會議聲稱,目前美國、南韓及國際社會「跪」在北韓面前的模樣,足能證明金正恩優先考慮核武為適當的方式。

這樣的金正恩真的想實現半島無核化嗎?或許,其在北京所說的如果南韓和美國「以善意回應我們的努力……半島無核化問題是能夠得到解決的」,其潛台詞可能包括美軍撤出朝鮮半島。如果美軍不撤出半島,金正恩會如何選擇呢?

其實,在與特朗普會面前後,金正恩的選擇都並不多,或者是「做正確的選擇」,或者以美國並未善意回應北韓的努力而反悔承諾,或者拒絕國際進入北韓核查。只是戲弄了特朗普和北京的金正恩,應該知道自己將面臨怎樣的嚴重後果吧,弄不好自己走上絕路、失去政權也未可知。到那時,剛剛重溫中朝友誼的北京高層又會作何選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