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輪的中共機構重組,中組部、中宣部、中央統戰部在國務院的地盤「攻城略地」,令外界驚呼「黨政合一」重現江湖。但是,同為中共黨務序列重頭部門的中央政法委卻呈反向趨勢,權力走向縮水,近乎被「打回原形」。

中共政法系統雖然在中共建政後歷經變遷,但其作為「政法口」的管理機構,在文革後,已逐漸變成了一個與「刑事訴訟」相關的強力組織,這即是中共政法委的「單核心基本框架」。

圍繞「刑訴」這一中心,中共政法委的成員單位就固定為公安部、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司法部、國安部,加上軍隊分管政法的總政副主任(現為軍委政法委書記),與「刑訴」有一定關聯的武警總部則處於灰色地帶。

但是,這個「框架原形」卻在中共應對政權危機中逐步走樣,直到周永康掌權時期,因為來自頂層而下(塔尖是江澤民)為強化迫害法輪功政策而形成的巨大催動力,政法委達到最恐怖的「形變」,成為尾大不掉的權力怪獸。

這隻怪獸最終被新上臺的習近平收拾,從頂峰回落到地平線。

中共政法委第一輪形變與綜治委有關。成立於1991年的綜治委,最初的成員單位並不算多,但已經包括了商業部、文化部、工商局等「公檢法司」之外的單位。此外,江澤民對此綜治委層層加碼,先後加入了人事部、央行、國家民航局、國家旅遊局、武警總部、中紀委、監察部、計生委、海關總署等為成員單位。

而綜治辦與中央政法委機關合署辦公。這時的中央政法委,由此增加了大量「公檢法司」之外的運作籌碼。這一輪「形變」,也為江澤民後來鎮壓法輪功埋下了大量「暗黑地雷」。

到了1999年,江澤民一意孤行,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政法委與專職迫害法輪功的610辦這個「蓋世太保」機構獲得連體。

中共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組長表面上看與中央政法委書記是同一人(最初時例外,前者是李嵐清、後者是羅干),但前者因為有江澤民直接撐腰,法外權柄極大,宣傳口、民政、衛生、財政、信訪局、宗教局、工青婦⋯⋯無所不包,權力邊界遠遠超出「公檢法司」的範疇。

所以這一「合體」,實際就造成了政法委權力的第二輪大擴張、大形變。

第三輪形變出現在2008年,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將武警司令招攬進入政法委,同時因為北京奧運安保的需要,新的維穩領導小組和維穩辦成立。並無意外的是,維穩領導小組組長也由周永康兼任。

因為「維穩」也是一個無所不包的東西,所以隨著維穩辦從中南海到基層,層層鋪開,已將武警這個「刀把子」握在手中的中共政法委,權力觸角變得更加無處不在。

到周永康掌控政法委(兼綜治委主任)的後期,2011年9月,出現了第四次擴權式的形變——「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更名為「中央社會管理綜合治理委員會」。這並非簡單的把「社會治安」改為「社會管理」,而是大大突破了治安的框架,把管控之手伸向社會的每一個角落,能「協調」的機構由原來40個變成了51個。

時任綜治委副主任包括王樂泉、回良玉(副總理)、劉雲山(中宣部長)、馬凱(國務院秘書長)、孟建柱(公安部長)、錢運錄(政協副主席),其中前3人是政治局委員。成員單位更近乎無所不包,據說連軍委總政保衛部、總參動員部兩個二級單位都被囊括進去了。

可以說,這一次「形變」,促成了周永康的權力頂峰。

但是多行不義必自斃,爬得越高摔得也越慘。2012年3月王立軍事件突起,形勢急轉直下,江派陣營從王立軍、薄熙來再到周永康都成了串燒螞蚱。中共十八大,政法委書記更被踢出政治局常委會。政法委的權勢一路倒栽蔥下滑。

2013年底,周永康、李東生(中央610辦主任)徹底失去自由。2014年10月,綜治委恢復原名,「社會管理」重新退回到「社會治安」。

2018年3月的機構改革,綜治委(辦)與維穩小組(辦)都不再設立,中央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和610辦職責劃歸中央政法委、公安部。

從表面看,治安管理、維持暴政不倒、迫害法輪功的職能仍在,只不過由此前的四個相貌近似的頭變成了只有政法委一個頭,這樣「精兵簡政」,豈不是幹壞事的「效率」會更高了嗎?

其實不然。

這裏一個關鍵的動作,是現任中央610辦主任黃明被調走了。儘管黃明上任後「不務正業」(參見前文《「不務正業」的610頭子》),但他好歹是公安部一個正部級的副部長,當局如果不想弱化610,而僅是內部重組的話,完全可以把黃明留在原位。現在把黃明調到完全不相干的應急管理部當黨組書記,這不是明擺著不再想讓中央610辦擁有一個專職頭領嗎?

610足夠高級別的專職代言人沒了,下一步必然走向權力的散化和邊緣化。專職意味相對較弱的綜治辦主任(此前由政法委副秘書長兼)和維穩辦主任(此前由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兼),其面臨的命運怕也是相差無幾。

從另一個角度看,中共綜治委、維穩小組、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都是涉及幾十個成員單位的機構,只要這些機構仍存在,兼管這三個機構的中共政法委書記就有「協調」傳統公檢法司之外單位的權力。而政法委「消化掉」了這三個機構後,反而失去了這份「協調」的專權。

如此一來,政法委等於被徹底打回「原形」,重新成為一個只能圍繞「公檢法司」打轉的機構。因為武警的指揮權已經被收歸軍委,可以預見,下一步武警司令有可能也會退出政法委,相關事務交由軍委政法委書記「代辦」。

不過,話又說回來,政法委雖然被打回原形,但坐在火山口上的中共政權,超越公檢法司的「維穩」需求卻依然存在,只不過,這份高層級的「操心」可能會轉到另一個習近平直接指揮的強力機構國安委旗下,權杖易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