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不忍則亂大謀。」——《論語 衛靈公》

一些保皇黨立法會議員收到從日本寄出的死亡恐嚇信,稱要暗殺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及兩名選舉主任。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陸頌雄指信中包括大量辱華字眼,認為是港獨份子的所為。

單憑一封恐嚇信的內容便對發信者的身份作出任何判斷,一方面顯示陸頌雄低劣的水平,另一方面反映這些跳樑小丑無所不用其極地去挑動社會矛盾。

理性地分析,發出恐嚇信的人的背景存在多個可能性。如以陰謀論角度看,這可能是中共代理人刻意製造事件,意圖再次炒熱港獨議題,以爭取香港市民支持特區政權的高壓手段,包括褫奪周庭等人參選立法會資格,訂立《國旗法》等。

眾所周知,最先將港獨議題上綱上線的人,便是千方百計搞亂香港的梁振英。

當然,不滿鄭若驊等人無理褫奪合資格人士參選立法會的人多的是,部份人士出於義憤,也有可能做出上述行為,目的大多只限於發洩一下心中的不滿。至於他們是否支持港獨,根本上完全無跡可尋。

港人在過去二三十年爭取民主所表現的克制,尤以在雨傘運動時讓全世界看得一清二楚的文明質素,說明支持以暴力手段達到政治目標的人絕無僅有。從實際的角度看,港人也完全沒有條件以和平以外的形式與中港政權對抗。

但年前旺角動亂實在已發出了一個警號,少部份港人對近年香港迅速惡化的政治和經濟環境已感到忍無可忍。參與當晚事件的人士也已為他們的行為付出了沉重代價,一批被檢控的人正等待法院判決。假若發放恐嚇信的人真的付諸行動,無論結果如何,必定會給予特區政權口實儘快通過第23條,港人的自由空間也將受到前所未有的損害。

誠然,我們短期內很難期望香港的情況會突然間好轉。但無論事情怎樣發展,港人必須保持沉著,不可自亂陣腳。只要堅持下去,誰可說明天沒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