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組建「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撤併中央綜治委、維穩領導小組和「610辦公室」三大政法機構。在過去的20多年中,三大罪惡機構秉承江澤民集團的旨意,鎮壓民間異見人士、迫害良善,製造了大量的冤假錯案,特別是與610共同實施了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甚至強摘器官。此次撤併三大機構可能意在全面推行依法治國,可是中共的政法委、610、公檢法司卻是如何做的呢?

「兩會」前後冤案仍然接連不斷的發生,一個個支離破碎、家破人亡的悲劇在上演著。中共「兩會」剛剛結束,從明慧網傳來消息,2018年3月26日上午12時,法輪功學員邵生瑞(47歲,是烏魯木齊市鐵路局奎屯車務段職工)、樊映霞(44歲)夫婦的案件將在烏魯木齊市中級法院開庭。

邵生瑞一家的悲慘遭遇

2018年1月11日,新疆烏魯木齊市頭屯河區法院對邵生瑞、樊映霞夫婦分別冤判3年有期徒刑後,兩人均上訴到烏魯木齊市中級法院。

一年多來,兩個孩子全靠樊映霞母親照顧。樊映霞的母親體弱多病,為了照顧兩個外孫,專程從外省趕到新疆,她人生地不熟,艱難地維持著兩個外孫的生活。

在判決書尚未送達之前,樊映霞母親就中風了,其母親住院治療期間,樊映霞幼小的女兒暫時寄養在親戚家,而腦癱兒因行動不便,一人在家中,生活無法自理。

然而,在所謂「刑事偵查」階段,烏魯木齊市國保大隊警察程學禮等誘騙邵生瑞、樊映霞4歲的女兒錄口供,隨後又威逼腦癱的殘疾兒子,說:「你姥姥、妹妹都說了你爸、你媽的事情,你趕快說吧!」在頭屯河區檢察院的起訴書中,警察把誘騙邵生瑞、樊映霞4歲的女兒和腦癱的殘疾兒子的陳述都作為所謂「證言」,並將他們作為所謂的「證人」。

2007年6月13日,法院通知律師6月22日上午12時開庭。律師當庭指出邵生瑞、樊映霞的兒子是無行為能力者,其口供不能作為證據使用,另外,公訴人舉證的870張所謂的法輪功宣傳品是否能單獨成冊、能否認定為宣傳品應做鑑定。於是,法庭採納律師的意見,暫時休庭。

5個多月後,2017年12月26日上午第二次開庭,在法庭上法官幾乎不讓邵生瑞、樊映霞講話,一說就打斷,律師發表意見也不斷被阻擋,儘管如此,兩個律師均作了無罪辯護。

一個個違憲違法的枉法冤判

據明慧網近日消息:湖南省郴州市法輪功學員廖志軍原是衡陽車輛段郴州列檢所職工,曾陷冤獄9年半。在湖南網嶺監獄,廖志軍遭受了各種酷刑:關禁閉、電棍電擊、戴上腳鐐、手銬罰站、禁止洗漱、不讓睡覺、扒光衣服毒打、曝曬、穿束身衣等。

2016年11月18日,廖志軍終於結束第二次冤獄回家,與久別的親人團聚,可是僅半年的時間廖志軍又遭綁架、構陷。

湖南常德市桃源縣4位法輪功學員劉冬仙、方杏枝2018年3月13日被非法判刑9年,劉麗輝被非法判7年並處罰款3萬元,曾明清被非法判5年半並處罰款25,000元。4名法輪功學員2016年12月份被綁架、構陷,2017年11月2日被非法庭審。

遼寧省鞍山市60歲的法輪功學員高峻遭受三次非法庭審,於2018年1月21日被非法判9年、勒索罰款5萬元;36歲的法輪功學員張永寶被非法判6年、勒索罰款3萬元。

遼寧法輪功學員張樹德,4年前應聘到大連理工設計院,外派到盤錦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工作,2017年6月因居住證到期,到所在地的興隆台區興盛派出所辦理順延手續後被入室綁架。2018年中國傳統新年前,被盤錦市法院非法判刑7年,並勒索罰款2萬元。父老鄉親們聽到後,以簽名按紅手印的方式營救這個在哈爾濱市雙城區的農村走出來的唯一一位研究生。

北京市密雲區善良老太太文木蘭,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兩次被勞教、非法判刑5年,於2017年10月14日再次被綁架、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致生命垂危,於2018年2月27日含冤離世。

一個個違憲違法的枉法冤判,一個個無辜被迫害得支離破碎、家破人亡的家庭,在當局高調要「依法治國」的口號下接連不斷的上演著。這是誰之過?如果沒有以毀滅人類為終極目的的中共邪靈,沒有在共產邪靈操控下的各級邪黨組織及公檢法司、政法委、610等機關的酷吏、打手,能形成這場如此慘絕人寰的迫害嗎?

性質未變只是組織結構改變

中共兩會後的第一天,當局發佈了有關中共《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4個中央領導小組改革後分別命名:「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中央財經委員會、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此外,還組建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等。

被撤併的中央綜治委、維穩領導小組和「610辦公室」三大政法機構,被中國民間認為是製造冤假錯案的三大血腥罪惡機構。這些機構在迫害法輪功中已經血債纍纍,被撤併之後是否會停止或減少做惡?人們將拭目以待。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指出,綜治委、綜治辦和維穩辦「不再設立」,但中央防範領導小組和「610辦公室」並未撤銷。也就是「領導小組」併到中央政法委,「610辦公室」併到公安部。

他說,從另一個角度看,三大政法機構本來就是設置在中央政法委裏面,所以從性質上來看,還沒有能夠看出它有很大的變化來,只是在組織結構上有所變化。

橫河強調,只要中共體制存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仍會以各種形式繼續下去,所以不能指望中共會變,但是,我覺得對個人是可以選擇的。

他說,對於曾經參與迫害並且仍在繼續參與迫害的那些人來說,需要知道的是,作惡是要受到懲罰的,無論是人間的法律還是神的懲罰,遲早是要兌現的。一旦中共解體、迫害停止就沒有悔過的機會了。

貴州藏字石在兩億多年前就預示了「中國共產黨亡」,中共的解體滅亡是天定的,誰也阻擋不住。三億退黨大潮向人們預示著中共解體滅亡已經指日可待,迫害只是中共垂死掙扎的表現罷了。

奉勸中共體制內那些仍舊參與迫害的人,趕快清醒,停止作惡,悔過自新,為自己留一條後路。

莫作中共的陪葬品,毀了自己的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