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那個表情意味著這個工作我們可以接了。

我:「你看到了甚麼嗎?」

年輕女人:「街道……一條街道……」

我:「甚麼樣的街道?」

年輕女人:「骯髒的……窄小的街道……」

我:「是你熟悉的地方嗎?」

年輕女人:「我……我不知道……」

我:「是陌生的地方嗎?」

年輕女人:「不……不是……」

我和搭檔飛快地對視一眼,接著問:「告訴我你看到了甚麼?」

年輕女人:「污水……垃圾……還有人……」

我:「甚麼樣的人?」

年輕女人:「是……是穿著很破爛的人……」

我:「是你認識的人嗎?」

年輕女人:「不知道……可能……我不知道……」

我:「他們認識你嗎?」

年輕女人:「認識。」我察覺到她這次沒有遲疑。

我:「有人在看你嗎?」

年輕女人:「有。」

我:「誰?」

她:「每一個人……」

我:「知道他們為甚麼看著你嗎?」

年輕女人:「我……不知道……」

這時,我的搭檔從她身後的椅子上直起腰,無聲地拎起自己的衣領,然後伸出一根手指指著自己,上下比畫了一下。我看懂了他的意思。

我:「是因為你的衣著嗎?」

年輕女人遲疑了一會兒:「……是的。」

我:「你穿著甚麼?」

年輕女人:「我……我穿著一身……一身……破爛的衣服……這不是我的衣服……」

我:「那是誰的衣服?」

年輕女人:「是……媽媽的衣服。」

我:「你為甚麼穿著你媽媽的衣服?」

年輕女人:「是她要我穿的。」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沒有一絲猶豫和遲疑。

我:「為甚麼她要你穿她的衣服?」

年輕女人:「因為……沒有別的衣服……」

這時,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於是我問:「你幾歲?」

年輕女人:「六歲。」

搭檔在她身後對我豎起大拇指,撇著嘴點了點頭。

經過前段時間的接觸,我大致了解了這個女人的生活概況。

她是南部人,獨自在北部生活,目前生活衣食無憂,有份薪水穩定的工作,薪水之豐厚遠遠超過她的同輩。至於情感,目前她還是單身,沒有結婚,也沒有男朋友。我和搭檔在觀察後加以分析,都認為她在撒謊。也許她離過婚或有甚麼不可告人的私隱,因為在這個問題上她表現得有點含糊其辭。每當我們問到關於「夜半慘叫」的問題時,她都會驚恐不已,並且渾身顫抖。

那不是裝出來的,是真實的反應。

所以,和搭檔討論後,我們決定從她的夢境入手。我們都想知道,在她被驚醒之前到底發生了甚麼—目前看來,只能從她的夢中得到答案(至於那些夢境,她自己卻一點都不記得)。

今天她來的時候告訴我們,昨晚那個慘叫聲再次將她驚醒,然後把攝影機還給我—那是上次我交給她的。我要求她每晚入睡前,讓攝影機對著床,把一切都拍下來。

她照做了。

但沒有勇氣看。

我們看了。

最關鍵的那段錄影並不長。

前一個多小時都是她睡著的樣子,很平靜。然而從某一刻起,她開始翻來覆去、扭動,而且動作越來越強烈,逐漸變成了激烈的掙扎。幾分鐘後,她猛然坐起,整張臉變得異常扭曲……我們都看到了,把她從夢中驚醒的淒厲叫聲,是她自己發出來的。

(待續)◇

——節錄自《催眠X 檔案》/ 方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