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特朗普總統宣佈要對中共徵收600億美元關稅之後,中共揚言報復。美國時事評論家章家敦在《每日野獸》撰文說,笑到最後的可能將是美國。章家敦列舉了幾個理由。

首先,中共越來越依賴美國市場。在2016年,中國總體商品貿易順差當中的68%來自於對美國的銷售。在2017年,這個數字上升到88.8%。從歷史上來看,在貿易戰中,持貿易順差的國家普遍損失更大。

因此,北京更容易被華盛頓擺佈。「如果貿易對中共而言如此不重要,那麼為甚麼中共的貿易掠奪持續這麼久,採用這麼多不同的形式?」華府貿易分析家Alan Tonelson對《每日野獸》說。

第二,美國經濟規模遠遠大於中國經濟。中共宣稱它2017年的GDP是12.84萬億美元。而美國去年的GDP是19.39萬億美元。並且章家敦認為,中國GDP是誇大了。

第三,美國經濟是穩定的。而中國經濟處於債務危機邊緣。中國的債務-GDP比例處於350%到400%之間。中共擔憂目前的經濟狀態將導致更多資本外流。在2015和2016年,中國資本外流達到2.1萬億美元。

第四,中國紡織品和服裝關稅並不會讓美國的生活成本上升。中國不再是最廉價的生產國。拿服裝來說。在本世紀初,沃爾瑪超過90%的服裝是中國製造。但是截至2012年末,中國和世界其它國家之間的平衡逆轉。章家敦說,根據他太太對本地沃爾瑪的調查,沃爾瑪自銷服裝品牌George的每件商品都來自於孟加拉國。Simply Basic睡衣來自於柬埔寨。Hanes服裝來自於危地馬拉和薩爾瓦多。牧馬人牛仔褲來自於尼加拉瓜。Fruit of the Loom服裝來自於洪都拉斯。

特朗普的服裝關稅,即使造成中國商品變貴或缺貨,也不會導致美國物價顯著上升超過兩個月。美國人將很快從其它國家購買廉價商品。

第五,中國經濟增長的終極驅動力不是消費,而是投資。一旦北京減少政府主導的投資,中國的消費就會下降。而由於債務擔憂,中共官僚將沒有能力通過投資創造增長。

幾十年來,中共領導人將統治的合法性建立在提供經濟繁榮的基礎上。貿易戰將不僅威脅中國經濟,而且將威脅共產黨的政治制度。這讓中共領導人不敢隨意發起報復行動。

第六,中共拒買美國產品不會對美國經濟造成顯著影響。全球大豆和飛機的生產數量是有限的。如果中共不買美國大豆,轉而購買巴西大豆,那麼美國可以把大豆出售給巴西的顧客。如果中共不買波音飛機,而去購買空中客車(Airbus),那麼空中客車的顧客由於不願意等待太久,自然會轉到波音訂購。

章家敦以其著作《中國即將崩潰》而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