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這是一種覺醒的運動」,前浙江師範大學教授黃繼豪博士表示,「人們已經開始意識到共產黨是一個邪惡的集團,覺得不應該跟它有任何關係,想徹底擺脫這種關係,就會支持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自2004年《大紀元時報》發表社論「九評共產黨」開始,全球掀起了三退大潮,至今三退人數已經超過三億,世界各地舉行慶祝活動,迎接新紀元的到來。

旅美復旦大學哲學博士、前浙江師範大學教授黃繼豪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三退人數達到三億,是由於國外的大環境和國內的小環境相互作用造成的。

「國外大氣候就是整個自由世界對中共已經有了一個新的認識,覺悟過去的做法是錯的。現在想要改變,就開始了一種圍捕的政策。所以我們現在看到特朗普開始貿易反擊戰,這個大氣候對中共的發展形成一種很大的遏制。」黃繼豪說,「國內的小氣候就是,國內持續的高壓政策,一直不停地加壓,讓民眾愈發痛苦,隨著通訊的發達、自由信息的湧入,人民開始覺醒。」

黃繼豪博士表示,三退運動會起到一種共振作用,「就是退的人越多,就會起更大的推動力、吸引力,就會有更多的人跟隨。」

他說:「三退雖然是很慢,但這是一步一個腳印,你沒辦法改變的。所以它(中共)到最後整個系統就會瓦解,就是崩潰啊。這個就好像寓言裏的龜兔賽跑,烏龜雖然跑得慢,但它不停,它最後就會勝利。」

旅居德國的著名女詩人徐沛博士表示,三退大潮可以從根基上顛覆中共的極權暴政。她介紹說,自己一直都有追蹤三退數字,「按照大紀元退黨網站的數據來看,每天有至少五萬人三退,甚至還有達到過二十萬人。」

她認為,「九評」開啟了三退大潮,並持續了這麼多年,在無數義工的努力下,越來越多的世人認識到中共的邪惡,也認識到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沒有共產黨民眾才有人權和自由。

「我覺得三億這個數字說明人心的歸屬,從三退人數急劇增長來看,說明中共已經失去了大陸民眾的人心了,就像蘇聯垮台一樣,當時也是共產黨員開始唾棄蘇共的。」

中共殺戮中國人的目的

黃繼豪博士認為,「九評」是個催化劑,它系統地揭示了中共的歷史,從理論上讓人知道中共的本質,但是大陸更多的人是切身體會到共產黨的邪惡,而願意加入三退大潮。

「(中共)前三十年整人的運動多得不得了,一直不停地有各種各樣的運動,都是在按需殺人。一波又一波地把各種各樣的人都通通消滅掉。」他說:「後三十年雖然有所減緩,但是破壞的程度並沒有改變,一直對各種維權團體、律師、知識份子進行限制,對宗教人士進行迫害。」

《大紀元時報》新發表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介紹,中共為了消滅中華神傳文化,不僅毀掉承載著文化的物品,還要毀滅承載著文化精神的人:「土改」殺掉了鄉村中的地主、紳士階層;「五反」殺掉了城市中的商賈、士大夫階層;「反右」殺掉知識界的精英階層;「破四舊」則滅掉了僧人、道士⋯⋯因為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是從精神上毀滅人類。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中寫道:「『土改』『鎮反』『三反』『五反』『文革』,那是公開殺,甚至號召群眾圍觀,就是要殺給大家看。1989年『六四』是半公開地殺,事後矢口否認;等到了1999年迫害法輪功,就不公開殺了,後來披露出的大規模活摘器官,那都是捂得嚴嚴實實地躲著殺。

「共產黨的歷史,就是一部殺人的歷史。沒有『殺』來開路,要把『無神論』灌輸到中華大地,要把華夏民族變成『無法無天』的民族,要把中國的神傳文化打掉,是根本做不到的。」

黃繼豪博士說:「共產主義的最終目的就是要把整個世界都變成由它來統治、由它來主導,那是很恐怖的事情。它製造了一個假的天堂,其實是一個地獄,就是把人們領到地獄裏。看得出它的手段,就是一步一步在朝著這個邪惡的目標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