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心理分析師與一位催眠師合開心理診療所,聯手挖掘人們埋藏於內心深處的秘密,並使他們得以救贖。每個案例、每個人物都像一面鏡子,映照出那些你無法忽略、隱藏在內心深處的生命真相。

 「黑暗中的隱藏者」:正值青春年華的妙齡女子,為甚麼想把皮膚染黑,就算天黑也不開燈,彷彿迫切想與黑暗融為一體?

 「衣櫃裏的朋友」:男孩對父母說,衣櫃裏有個白衣女鬼老是跟他說,「活著很沒意思,上吊自殺吧!」父母為此試遍各種法門,三年過去,男孩輟學在家,經常自言自語……男孩其實既非自閉,也不是真的遇鬼,而是……

 「千手觀音」:一個出家人,夢裏卻無數次被千手觀音追殺,觀音的樣子猶如地獄裏的魔……原來他出家並不是為了修行,而是內心深處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無罪的嘆息」:年輕有為的女律師為何突然出現反社會傾向,夢中出現一本本「不可以」打開的書,莫非,她能夠替別人脫罪,卻無法赦免自己?

 「大眼睛」:一個端莊精緻的女人,擁有讓人豔羨的聰慧、美貌和財富,卻覺得窗外永遠有一雙大眼睛在偷窺自己,她懷疑自己被外星人抓走、抹去了記憶……在巨大的壓力下,人如果不懂得如何釋放自己,會有甚麼後果?

 「完美謀殺」:忠厚老實的男子為甚麼老是夢到殺妻,讓妻子以百萬種死法死去,而且都是「完美謀殺」?在兩位心理福爾摩斯的探究下,殺妻夢又意味著甚麼呢?……

別人的夢境,真的與你無關嗎?

窺看這些夢,或許,你將找到真正的自己!

〈楔子〉我的搭檔

搭檔表情平靜而坦然地說:「是的,之前我並沒有開過相關的診所,也沒有和任何人合作過。」

我:「哦……那你為甚麼對我感興趣呢?你怎麼能確定我們會有默契,並且有默契到能夠共同經營一間診所?」

搭檔笑了:「我不會看錯人的,或是說我看人很準。」

我:「若從心理學角度來看,你這句話很不專業……」

搭檔點頭表示贊同:「非常不專業。」

我:「……呃,我還沒說完。另一方面,也許是你從自己的專業角度獲悉了甚麼資訊,讓你做出了這個決定,但是你並未說出來。」

搭檔看起來似乎很高興:「你有這種分析能力,就證明我沒看錯人,對吧?而且你也猜對了,我的確從你身上看到了一些我沒有的特質,所以才會認為我們很適合做搭檔。」

我:「嗯……謝謝誇獎,能舉例說明嗎?我並不是想聽到你的稱讚,而是需要判斷一下你說的是否正確。也許你看到的只是假相,因為在接觸陌生人或不太熟悉的人時,人通常都會戴上面具。」

搭檔點點頭,身體往前傾,十指指尖相抵,看著我:「我是那種看似活躍、其實消極悲觀的人,所以在大多數時候,我都會用一種樂觀的態度來掩飾。而你相對來說沒有我沉穩,雖然看起來正好相反,但你表面上的沉穩恰好暴露了你對自己的穩重缺乏信心。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夠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並找到好的方式來應對,這是我所缺乏的。也許我知道的比你多一些、雜一點,但是在面對問題的時候,尤其是那種突發性問題,你一定能處理得更好。雖然你可能也會遇到意外,但你不會表現出來,這正是你自我克制後的結果。但我就缺乏這種特質。我正是因為知道的比較多,所以一旦發生出乎我意料的事,反而會有點不知所措—因為我已經自認思慮周密,卻還是出現了意外……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雖然不清楚他分析自己是否正確,但是他對我的觀察和分析卻很精確。所以,我點了點頭。

他面帶微笑看著我:「你看,情況就是這樣,並不複雜,對不對?我都告訴你了。」

我不由得重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他,因為他令我感到驚奇。

眼前這個奇怪的傢伙大概在兩小時前就開始游說我,打算讓我成為他的搭檔,因為他想開一家具有催眠性質的心理診療所。最初我並沒太在意他說的話,因為在學校當助教這些年裏,有太多同學和同行跟我提議過;我也不知道為甚麼,就是對這種事沒有半點興趣,所以都一一婉拒了。

不過,眼前的他卻讓我多少有那麼一點動搖。不只是因為他說的話,也包括我對他的某種感覺—我很難解釋,但是我覺得如果和他搭檔,應該會很有意思,也會遇到更多有趣的事情。那將是我之前無法接觸到的東西,雖然我並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實上,我從未想過世上會有性格這麼有趣的人。他一方面看起來像個大男孩,具有成人所不具備的坦誠和清晰;另一方面,他又有著極為敏銳的觀察力及可怕的分析能力—只有心思縝密的人才能辦到。經初步判斷,我認為他是個生活簡單、性格複雜的人,而且擁有我所不能及的驚人天賦—我是指在心理專業方面。

我想了想:「那麼,除了你所說的這些,還有別的嗎?」

他連想都沒想:「當然!」

他回答得那麼爽快,倒是讓我很意外:「噢……例如?」

他:「我沒有催眠的天份,而你有。」

我:「我……指的不是這個。」

他:「哦?嗯……那沒有了,不過……」

我:「怎麼?」

他:「我是想說,你真的打算繼續做助教?真的不要試試看嗎?也許會有更多的案例供你參考,也許會有你從書本和理論中根本學不到的知識,也許你會經歷一些超出你想像的事情,那很可能會就此改變你的一生。」

我沉默了好一陣子,告訴他,我需要考慮。

他點點頭,沒再說下去,開始天南地北聊其他的話題。

一周後,我們又在這家咖啡館見面了。我沒再猶豫,直接給了他肯定的答覆。

他聽了之後,先是嘴角揚起一絲笑意,然後笑了起來,並伸出一隻手:「搭檔?」

我點點頭,也伸出手:「是的,搭檔。」

回想起來,這件事已經過去五年了。(待續)◇

——節錄自《催眠X 檔案》/ 方智出版社

作者簡介

高銘

暢銷作家, 個人經歷頗豐,學過木工、焊工,做過餐館服務生、擦玻璃工人、電影院送片小弟,甚至一度流落在早市撿拾剩菜的「犀利哥」。《催眠X檔案》是他花費三年深入催眠診所及心理診所,寫成的一部心理推理紀實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