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一個無法小看的時局新聞是,江澤民一手成立起因於鎮壓法輪功而曾被國際智庫報告指稱是「永久性機構」的「610」辦公室,在成立的第19個年頭,也就是習近平國家主席第二任期起開始推行的「機構改革」中被裁併了。

據相關報道,3月21日,北京當局公佈「機構改革」方案全文,其中,「610」辦公室(所謂的中央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領導小組及其辦公室)職責歸中央政法委、公安部等。3月22日,《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微信公眾號俠客島發文解讀稱,這是「不再單設」。另有海外媒體分析認為,「610」辦公室曾為正部級單位,如今形同「壽終正寢」。

外界對「610」成立史已經耳孰能詳。1999年,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明確下令鎮壓法輪功,於當年6月10日成立「610」辦公室。隨後「610」辦公室分支機搆在中國大陸全面成立,建立了和中共政法委緊密聯繫的指揮系統結構。當年7月20日,江澤民公開鎮壓。

在這場迫害的第12年,美國知名智庫「詹姆斯頓基金會」2011年9月16日在其《中國簡報》中發表題為《6‧10辦公室:監禁中國人精神》的報告文章指出,江成立「610」是需要這個機構可以迅速有力且不受約束地採取鎮壓行動,但他沒有預見到十二年後仍有數以千萬計的人在修煉法輪功,並且持續有新學員加入。這使得「610」看似成為了永久性機構,繼續對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修煉者施以淩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的、利用一個超越公檢法運行的非法恐怖組織、利用全國性的網絡結構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各種心理與身體上的恐怖迫害。

還有來自「610」人員的現身說法,沒有通過立法,也沒有條例正式賦予職能的「610」辦公室能夠凌駕一切法律且讓執行人員聽命無惡不作。

如前「610」成員郝鳳軍表示,「610」辦公室的工作指令直接來自中共高層,然後下達到地區。

如曾任郴州北湖區司法局紀檢組長、副局長,在1999年調至區郴州市610辦的楊利文於2002年6月在明慧網的投書寫道:上面的指令已經愈來愈明確,610辦將擁有超越法律之上的更大特權。各地法輪功人員「教育轉化」基地要成為僅次於勞教所的地方,成為「準監獄」機構。610辦可以在任何時候,對任何一名認為「不穩定」的法輪功人員,不需要任何理由和手續進行關押。中央財政部已根據「從優特警」的原則,給各級610辦的所有工作人員發放警銜、工資(認為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楊利文的這封投書還披露:中央610辦在「內部傳真」(2001年1月)中說「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場。」用上面領導的話講就是「不惜犧牲十年的經濟增長,也要徹底處理好法輪功」。

江澤民為鎮壓、迫害法輪功竟然可以賠上整個國家經濟,國際一個普遍的觀察是,除了法輪功修煉人數超過中共黨員之外,江對法輪功學員表現出對「真、善、忍」的堅定信仰更是深感不安,而且江當時的公眾聲望正在下滑,正需要一個目標來轉移其執政腐敗無能的注意力。

江澤民時期以一己之私大規模迫害法輪功的惡果,後任者自然也要概括承受,如胡錦濤執政時期,從2006年開始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供移植手術的指控開始出現並在國際上曝光。

在習第一任期的2015年,借黃潔夫公開指證周永康涉器官移植黑幕,習李胡溫一起切割了江澤民這場迫害的核心罪惡活摘器官。畢竟沒有人想被千載罵名。

如今「610」這個非法設立的機構被正式裁併,可以說是習又一大動作與一手成立該機構的江澤民相切割。但因這場迫害並未公開停止,且罪惡巨大,所以罪責並不是因為這一機構的裁撤就可以一刀兩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