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1日,在北京當局發佈的《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中,除了撤銷「中央綜治委」及其辦公室、中央「維穩領導小組」及其辦公室和中央「610辦」三大機構,同時將其職能併入中央政法委,對外傳遞不一般的信號外,還公佈了新成立的五個委員會(小組)。廣為人知的國家監察委員會是其中之一,另外四個是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中央審計委員會、中央教育工作領導小組及中央和國家機關工作委員會。

此外,原來由習近平任組長的四個中央工作領導小組也升格為委員會,分別是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財經領導小組及外事工作領導小組。這樣的調整說明北京最高層正在強化對所有工作的統一領導、協調和推動落實等,其目地是衝破各種利益羈絆。

對於首次組建的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不妨多一些關注。按照官方的說法,這個委員會的成立是為了「加強中央對法治中國建設的集中統一領導」,「更好落實全面依法治國基本方略」,其作為中央決策議事協調機構,主要「負責頂層設計、總體布局、統籌協調、整體推進、督促落實」,簡單來說就是要研究依法治國方面的重大事項、重大問題,要在立法、執法、司法等方面加以推進。

事實上,首次提出「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是在去年的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此次則升格為委員會。習近平2012年上台後即提出「法治中國」,強調要「依法治國」,然而,在過去五年拿下眾多江派貪腐官員後,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才得以正式成立,其背後隱藏的無疑是刀光劍影,而其成立也是習近平與江派的幾年激烈博弈佔據上風的標誌之一。至於開篇所提到的曾在江當政時期以鎮壓法輪功、異議人士、維權律師最為囂張的三大機構的被撤併,應該也是為成立這個委員會掃除道路。

可以肯定的說,這個委員會組建後,不出意外的話,主任還將是習近平,其組成人員至少應包括最高法、最高檢、中央政法委、司法部、公安部、國安部、宣傳部、國家信訪局等的主官。換言之,上述部門的主官周強、張軍、郭聲琨、傅政華、趙克志、陳文清、黃坤明、舒曉琴等都將處在習近平的直接領導下,而其中的前四人均曾為江派效力。

值得注意的是,與前述絕大多數委員會不同的是,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的辦公室會設在司法部。這是近一個月以來,中共黨政機構改革方案中第二次涉及司法部職能調整。

3月17日的全國人大表決通過了重新組建司法部、不再保留國務院法制辦公室的方案的決定。重新組建的司法部,新增加了行政立法、執法職能,官方稱其主要職責是「負責有關法律和行政法規草案起草,負責立法協調和備案審查、解釋,綜合協調行政執法,指導行政複議應訴,負責普法宣傳,負責監獄、戒毒、社區矯正管理,負責律師公證和司法鑑定仲裁管理,承擔國家司法協助等」。這也就可以理解為何依法治國委員會辦公室要設在司法部。

目前,司法部最新的網頁顯示,傅振華任部長,原國務院法制辦黨組書記、副主任袁曙宏任司法部黨組書記、副部長。根據中共行政機關仍然是行政主官負責制,負責具體業務,而黨組書記只負責黨務的規則,傅振華排名在袁曙宏之前。基於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的辦公室設在司法部,傅政華亦或是袁曙宏都極有可能在其中扮演某種角色。

筆者曾在此前分析中指出,具有江派背景且一直所為與「依法治國」背道而馳的周強、張軍、郭聲琨、傅政華的「當選」,其實是件很諷刺的事情,釋放出的也是危險的信號。儘管我們並不清楚背後高層有著怎樣的妥協和考量,但至少從表面上看,所引發的是極為負面的影響。

因此,未來「兩高」、政法委、司法部、公安部如何做,如何實踐司法公正,作為掌舵機構的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負有絕對的責任。其也面臨著眾多的考題如何書寫答案,如對於非法關押的維權律師高智晟、江天勇、余文生等,該有怎樣的說法?對於眾多的冤案如何處理?對於申訴無門的上訪者該如何回應?對於執法犯法者該如何處置?……而其中最大的一道考題是如何回應「兩高」接到的超過20萬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的訴狀。

眾所周知,江當政時期,製造的最大冤案就是法輪功。在近二十年的殘酷迫害中,數十萬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迫害、騷擾、洗腦,一些被迫害致死。更令人神共憤的是,江和中共還犯下了強摘器官前所未有的罪惡,同時將中共為數不少的大小官員、公檢法人員以及普通民眾牽入其中,自覺不自覺地成為幫凶,更有無數中國人為其所欺騙,仇視法輪功。

顯然,北京高層不會不清楚迫害法輪功所帶來的嚴重後果,除了對法治是嚴重的踐踏外,也導致官場腐敗橫行、政府黑社會化,人們善惡不分,社會道德走向崩潰,民間怨聲載道。因此,不直面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的訴狀,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要推行全面依法治國,就只能是跛腳走路。

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曾說過這樣一段話:「一個政黨,一個政權,其前途命運取決於人心向背。人民群眾反對甚麼、痛恨甚麼,我們就要堅決防範和糾正甚麼。」據報,在其說這段話時,央視鏡頭轉向了江澤民。台灣東森電視台主持人表示,這絕對不是巧合,因為在共產黨的世界裏,沒有偶然,只有必然。

當今國人反對的、痛恨的自然是腐敗,痛恨的自然是採用暴力手段、殘害百姓、製造了一個個冤案的中共,尤其是江統治時期,這樣的冤案層出不窮。因此,習近平要防範腐敗可以理解,那麼要糾正甚麼?按照詞語搭配,糾正的自然是以往犯下的錯誤。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在這方面能走多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