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剛剛公佈的國務院各部門的主官信息中,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振華調任司法部部長,排名在其後的公安部副部長黃明,則調任新組建的應急管理部黨組書記。如此一來,排在二人之後的副部長、北京市公安局局長王小洪晉升為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已是順理成章,可以肯定,這樣的人事調動和安排,符合習近平整頓政法系統的思路。

早在習近平2012年上台後,在多個場合都強調要「依法治國」,並針對公安、政法系統進行了清剿,拿下了江派周永康、李東生、楊煥寧、夏崇源等高官以及各級政法官員,更換了多省公安廳廳長,同時還特別對公安系統提出了「深化公安執法規範化建設,要著眼於完善公安執法權力運行機制」,要讓老百姓在「每一起案件辦理中都能感受到社會公平正義」。

然而,在江派大馬仔羅干、周永康治下的各級公檢法司系統,早已與黑社會無異,徇私枉法,吃了原告吃被告,製造冤案,殘害無辜,基本已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加之羅干、周永康餘孽時不時興風作浪,違背「依法治國」的案例依舊屢見不鮮,暫且不說針對法輪功的持續迫害,單看這幾年相當轟動的北京雷洋案、四川趙鑫案、山東辱母案等,就可知公檢法司系統的水有多深。

經過五年高層的激烈博弈,掌控了軍隊、完成了各省人事布局且讓江派元氣大傷的習近平,依舊面臨著如何實現「依法治國」的問題。資料顯示,過去五年郭聲琨掌控的公安部督辦了不少與「依法治國」相違背、迫害人權的案件,如2013年良心企業家王功權被刑拘,2014年律師許志永被判刑,還有2014年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的「建三江案」,2015年廣州維權人士郭飛雄被判刑6年,2015年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被大規模抓捕以及十九大前持續7個多月的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敲門行動」,2016年的雷洋案,等等。

2016年中央巡視組在向公安部和其隸屬的「610」辦進行巡視反饋時,就指出「問題表現在下面,根子在上面」,要求他們要增強「四個意識」等,實質就點出了公安部高官們在根子上存在問題,即究竟跟誰走的方面出了大問題。

這些有著江派背景、與周永康有關聯的公安部高官除了郭聲琨外,還包括傅政華、黃明、楊煥寧、陳智敏、夏崇源等。十九大前,公安部政治部主任夏崇源被拿下,時任國家安監局局長、曾任公安部副部長的楊煥寧被查,公安部副部長陳智敏被罷免,而習近平的親信王小洪在公安部的排名從第九位躍升至第四位,僅次於郭聲琨、傅政華以及黃明,並晉升正部級。十九大的安保工作也交由王小洪負責。

而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出現了19次「依法治國」,並稱「依法治國」是治理國家的一場「革命」,還提出要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根據最新公示的黨政機構改組方案,中央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已正式升格為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這個將涵蓋公安、檢察院、法院、司法、安全部門等主官的委員會,應該會主導整頓政法系統。無疑,公安部門是重中之重。

十九大後,習近平空降原河北省委書記趙克志任公安部部長,打碎了傅振華再進一步的夢想。筆者此前指出,儘管傅振華個人問題多多,也是個狠角色,但因其在2012年周永康發動未遂政變時,選擇向胡習倒戈,因此並未遭到處理,反而升至常務副部長。不過,其背景也使習近平根本無法對其產生信任,讓其擔任存在諸多馬仔的公安部任部長,顯然對清剿公安系統也是不利的。因此,在尚未決定對其進行處理之前,將其調離公安部,升任司法部部長,既是對其的獎勵,也是防止其掣肘趙克志。

而黃明被調離並脫離實際業務也應是同樣原因。有消息稱,曾任江蘇省公安廳廳長的黃明亦是周永康政法系嫡系之一,其升遷靠的就是在江蘇時拍周的馬屁,為周家人在江蘇營商斂財提供方便支持,他也是去無錫周家祖墳燒香叩頭的高官之一。而其亦曾兼任中央「610辦」主任,其在多大程度上參與了迫害都還不好說。

在傅振華、黃明被調離公安部後,公安部高層中為習近平的親信或所信任的人有趙克志、王小洪、侍俊、鄧衛平,而空出來的兩個位置選任的也應是趙、王的親信或同屬一個陣營的。至於與周永康同樣有瓜葛、此前非常低調的副部長孟宏偉的去向,也是一個關注點。

可以預見的是,趙克志與接任常務副部長的王小洪,將在習近平主導的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領導下,推動對公安系統的整肅,肅清周永康的餘毒。因為不整肅公安部,「依法治國」就不會得到推進,迫害百姓的事情就不會收斂,而這其中自然無法迴避延續至今的針對法輪功的迫害問題。趙克志、王小洪怎麼走,且往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