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猶抱琵琶半遮面的中共《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近日得以全文公佈。方案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深改小組)、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網安小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財經小組)、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外事小組)改為委員會,「負責相關領域重大工作的頂層設計、總體布局、統籌協調、整體推進、督促落實。」

這是一個很值得注意的變化。

從小組變成委員會,並不是僅僅名稱的改變,往往代表的是權力的變化。在中共歷史上,小組的權力存在階梯,有權力非常大的小組,如中央文革小組、軍委辦事組,也有權力非常小的小組,如中央扶貧工作領導小組。

一般而言,近20年的各種小組作為議事協調機構,權力大多比較虛,而委員會的權力則通常比較實。

但在習近平上臺後,為了打破江澤民有意安排的寡頭分治的政治局常委會格局,在常委會之外組建了多個領導小組,相當程度上架空了政治局常委會的權力。上述四個小組中,深改小組和網安小組就屬於此類。這些小組都因由習自己親自挑擔而權勢大漲。

然而,因小組意涵的臨時性,這樣的運作並非長久之策。所以,待到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全面攻佔政治局後,為這些「漂泊」的小組尋找一個穩固的地盤,就成了一個必然的制度安排。

這四個小組同時轉為委員會,即因此而起。

值得注意的是,財經小組本身就是一個頗具實權的機構,其辦事機構中財辦,副主任就有四人之多。主任更是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兼任,所以財經小組轉為委員會,其實權變化並不大。深改小組同理。

那麼在這輪「小組治國」向「委員會治國」的轉型過程中,權力將發生最大改變的實際是外事小組。

中共的外事口有三架馬車——中央外辦(外事小組辦公室)、外交部、中聯部,三者之間一直是明爭暗鬥。就編制而言,有超過20名副部級官員的外交部是當然的老大,外辦雖然在地方都有分支,但因為主要是在境內辦事,其對外影響力遠比外交部弱。而具有準外事職能的部門還有港澳辦、國台辦、國僑辦、中聯辦、統戰部等等。這麼多部門分蛋糕,中央外辦的力量很容易就被壓縮到僅剩「協調職能」的角落。

但這次外事小組變成外事委,雖然並沒有出現傳聞中的兼併中聯部,估計仍會出現相當大的改變。其中一個原因,外事小組副組長按例將由國家副主席出任,這個位置就是給王岐山留的。有強勢老王的坐鎮,以後的外事領域如果不起風浪,還真是令人奇怪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