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特朗普宣佈依據《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款,提高中國商品關稅及限制中企投資後,周五,中共宣佈擬報復美國加徵鋼鋁稅,提高美國商品關稅。《華爾街日報》評論員撰文表示,掀起貿易戰的是中共不是特朗普。

周四(3月22日),特朗普簽署行政備忘錄,指示貿易代表(USTR)、財政部等行政部門對中共竊取美國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等不公平貿易行為採取反制措施,包括提高中國商品關稅至少25%、在世界貿易組織(世貿)對中共提告,以及限制中國企業在美國的投資,加徵關稅的產品範圍達中國商品進口金額600億美元。

《華爾街日報》報道,USTR將在15天之內公佈受影響的中國商品清單,公眾有30天的評論期。在這段時間,特朗普政府希望中共做出讓步承諾,以降低對貿易的影響。

美國鋼鋁稅生效 中共擬反擊

周五(3月23日),中共商務部表示將採取反擊行動,初步先報復美國在23日生效的鋼鋁材「國安關稅」,對水果、豬肉、再生鋁及鋼管等美國商品加徵關稅,總進口金額至少30億美元。

不過,商務部沒有提出具體時間表,僅稱中國公司可以在本月底之前發表評論。此外,商務部表示,第一階段將對美國的水果、堅果、葡萄酒和無縫鋼管等商品徵收15%關稅,進一步評估美國懲罰性措施對中國出口的影響後,再對美國豬肉和再生鋁徵收25%關稅。

北京一名消息人士告訴華日,商務部周五公佈的清單沒有列入美國對中國出口的大宗貨品,如大豆、高粱和波音飛機,這意味著中共當局保留未來談判或者加碼報復的籌碼。

美國23日生效的鋼鋁稅暫時豁免加拿大、墨西哥、阿根廷、澳洲、巴西、南韓以及歐盟,豁免期直到2018年5月1日。在這期間,仍將持續相關談判,在5月1日之後,特朗普將會根據談判的結果,決定是否要永久豁免這些國家。

專家:掀起貿易戰的是中共不是特朗普

華日評論員格雷格・伊普(Greg Ip)23日發表專文指出,如果中美之間存在貿易戰,不能責怪特朗普,因為中共早在特朗普上任前就掀起這場戰爭。

中共的掠奪性貿易行為有目共睹,包括當前的301條款熱議焦點:迫使美國企業轉讓技術給中國企業,以及限制美國企業進入中國市場等。即使是倡導自由貿易及全球化的人士都無法否認,中共的不公平貿易行為不僅損害貿易夥伴,同時也減損貿易體制。

伊普在文中指出,特朗普政府這次反制中共侵權有著三大特色。

一、美國被侵權產品與傳統商品不同

自1980年代開始,經濟學家意識到自由貿易的「比較利益」(comparative advantage)理論無法應用在新興科技行業的貿易,例如商業客機、微處理器和軟件開發等。這些行業的特性是進入門檻高,在研發、技術標準、規模報酬遞增和網絡效應等,都需要投入相當高的成本。

因此在這樣的行業中,少數企業可以享有很大份額的工資和利潤,經濟學家稱之為「經濟租金」(rents)。中共的「中國製造2025年計劃」目標即是在這些行業中佔據主導地位。

《商業衝突:美國貿易政策史》一書作者道格拉斯・歐文(Douglas Irwin)說:「過去幾年,中共當局一直在破壞或奪走我們的經濟租金,造成我們的情況越來越糟糕,而他們的狀況則是變得更好。」

他指出,不同於上次的鋼鋁稅,這次特朗普決定動用301條款對中共祭出重罰,許多經濟學家不會提出反對意見,因為沒有人會去捍衛中共過去幾年侵犯知識產權和強制技術轉讓的行為。

二、世貿組織不足以處理中共問題

中共在2001年加入世貿時,許多人期盼中共能通過遵行世貿規範,降低對自己及其它國家的傷害。然而,這麼多年來中共仍然是背道而馳,採取各類不公平貿易行為,世貿亦難以駕馭。

「信息技術和創新基金會」(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主席阿特金森(Rob Atkinson)指出,想要到世貿提告,必須準備充分的證據;此外許多外國公司不願意訴諸法律途徑,控告中共違反世貿規範,因為擔心遭到報復,包括被中共展開反托拉斯調查或者其它指控,導致失去中國市場。

阿特金森說,在中國大陸,由於權力不對等以及缺乏獨立法庭及法治制度,無人可以約束中共官員任意且反覆無常地實施不公平的貿易措施。由於中共體制的不透明,造成在世貿控告中共的困難,中共不公佈大部份歧視性措施,或者僅以中文發佈;如果受到外在壓力,中共中央政府撤銷了一些歧視性措施後,這些措施會在省級及地方政府死灰復燃。

三、美國並非孤軍奮鬥

特朗普挑戰中共侵權受到盟國的廣泛支持,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呼籲歐盟採取行動對抗中國企業的併購政策。

特朗普的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22日告訴媒體記者:「每個與中國進行貿易的人,都面臨著這個問題。我們目前的工作重點之一即是要將我們的努力傳達給我們志同道合的盟友和貿易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