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徐鑫洋,今年十六歲,我來自中國。我很小的時候,媽媽經常把我寄放到親戚和朋友家裏,她有時來看看我,然後就匆匆地走了。每次媽媽走的時候,我都會躲到角落裏哭泣,我渴望和媽媽在一起。

我總是聽到媽媽和她的朋友們談論我的爸爸,我沒有見過爸爸,他長得甚麼樣?他犯了甚麼罪被關到監獄裏?媽媽對我說:「你爸爸是個好人……」可好人為甚麼被關在監獄裏?我有很多事情都不明白。

爸爸和媽媽的故事

我漸漸地長大了,知道了一些關於我爸爸的事情。我的爸爸叫徐大為,1974年出生,是一個廚師。1996年爸爸看到一本有關信仰方面的書籍《轉法輪》,從此走入佛法修煉,按照「真、善、忍」理念做人。1997年爸爸、媽媽在修煉的環境裏相遇相愛。2000年5月12日他們結婚了。

1999年7月,江澤民下達命令取締法輪功,抓捕了很多法輪功修煉人。法輪功在中國遭到污蔑、嫁禍、誹謗和抹黑。爸爸和媽媽為了向被謊言欺騙的世人講明真相,他們就印刷法輪功真相資料。因此,爸爸被非法判刑八年,媽媽因懷孕獲取保候審。

爸爸因為不放棄信仰,被遼寧監獄祕密轉押四個監獄,備受酷刑折磨。一個犯人實在看不下去,偷偷打電話告訴我媽媽,說監獄警察指使犯人用針扎我爸爸的手指頭和腳趾頭、上大掛、電棍電、用抹布堵住嘴不讓他喊出聲,爸爸的身體遭受嚴重摧殘,被監獄醫院診斷出胸膜炎半腔積水。

與爸爸在一起僅十三天

在我記憶裏,大約是在我七歲的時候,我在監獄裏第一次見到了我的爸爸。他很想抱抱我,我知道這個人是我媽媽很重要的一個人,是我媽媽最想見到的一個人,是我的親人。可是我不認識他。我很害怕,躲到了媽媽的懷裏沒有讓我的爸爸抱我,這成了我終生的遺憾。

第二次見到爸爸的時候,我大約八歲。爸爸被關押了整八年後回到家裏,我不敢靠近爸爸,因為他全身都是傷痕,呼吸困難,目光呆滯,一陣清醒、一陣糊塗,媽媽非常地痛苦和焦急,不知如何是好。

爸爸從監獄裏回來的第十一天,被媽媽送到醫院裏搶救,第十三天,爸爸就永遠離開了我和媽媽。

媽媽為了爸爸的事情到處奔波,我經常見不到她,有時匆匆見一面就走了。我記得最清楚的一次,媽媽送我去上學,快到學校了,我多希望時間慢下來,多陪我一會兒,但我心裏知道媽媽是在做一件很正義的事情……

在我十二歲那年,媽媽帶著我逃亡到泰國。然後,我們又很幸運地來到了美國。這裏是信仰自由的國家,我不用再害怕警察會帶走媽媽,不再擔心自己會變成孤兒。

可是,在中國還有很多和我一樣遭遇的孩子,他們沒有我這樣的幸運逃亡到美國。我希望更多的人關注幫助結束這場長達十八年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