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是否已法治崩壞?在香港社會,究竟有誰在衝擊法治?你有你講,佢有佢講,當權者所謂的「法治」,又是否我們現在誓死捍衛的法治?曾看到有有媒體追問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是否北京「無形之手」向法官施壓,而馬官沒有正面回答。坦白說,馬官當然要很小心演繹,最怕「愛國份子」亂傳話及作無限解讀兼打小報告。因為北大人所講的「法治」,和我們香港人深信的相差甚遠。京官所說的「依法治國」,很多香港人也聽不入耳。法治,其實也不應該是西方專利的,但多少人就對共產政權冇信心,現在也禍害了香港。

馬道立在本年度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就曾這樣說:「沒有任何一個人或任何一個機構是凌駕於法律之上、超出法律規範以外的。因此,政府及所有政府人員均一概受法律約束,與其他人並無分別。沒有任何特別團體、機構或人士是凌駕於法律之上或免除於法律的平等適用。人人平等是法治的一個基本要素。能正確地接納這點,才算是能正確地尊重法治。」但是,在關鍵時刻,我相信除了馬官所解讀的法治,更多香港市民也察覺到,共產黨認為自己「話晒事」,在關鍵時刻既可釋法,最終操控裁判結果,判到北大人滿意為止。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今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強調普通法制度是確保香港持續成功的關鍵,並重申香港擁有「獨立審判權」,可宣告某些公共行為因違憲無效。(大紀元資料圖片)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今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強調普通法制度是確保香港持續成功的關鍵,並重申香港擁有「獨立審判權」,可宣告某些公共行為因違憲無效。(大紀元資料圖片)

立法會補選結果令人惋惜。筆者沒有細心「解剖」西九姚松炎為何不能多取二千多票擊敗對手,但建制那邊的新人王,形像象並非看落不順眼那種。港島區成功爭取到補選議席的區諾軒順利勝出,新界東范國威重返議會,功能組別司馬文單對單不敵建制。以上的一切,由DQ取消議員資格開始。林鄭月娥在本年初又曾經評論「雙學三子」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美國政客「動機」非常明顯及表示遺憾。林鄭大約的意思是,佔中是違法,再加上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所說的外國政客不大了解香港情況「一唱一和」,我們更加知道香港情況好危險。香港的頂層官僚價值和北京「腦袋」越來越接軌,幾時將會是完美的「三權合作」?

沒錯,人大多次釋法很大程度上令人焦慮。北京給世界的印象就是共產黨係終極「玩家」,必要時可利用人大釋法告訴法官怎樣做。香港要被DQ的也已經成為歷史,邪惡政權也會用盡「司法程序」送更多異見人士入監。無論如何,我們必須有「明天」的信念。黎明前總是黑暗,越是暗無天日,距離天亮也不遠,世上沒有永遠的長夜。原屬泛民的議席我們只取回兩個而已,行情更見凶險。我們不敢放棄捍衛香港法治,否則不公義勢力會比以前掠奪得更徹底。香港人要捍衛法治,我們更要捍衛真理及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