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每天兩集的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最近這幾天北韓那邊沒有甚麼消息了,安靜地出奇。儘管南韓外交部長康京說,金正恩正在評估特朗普總統接受他的邀請舉行直接會面的決定,北韓需要時間作出反應。但這種說法似乎無法減少人們心中的疑慮。金正恩到底在幹甚麼?是用一種安靜來示好?還是在瘋狂準備?而逐漸被邊緣化的中共,又是怎麼看待這次美朝之間的直接會面呢?

南韓外長在3月18日表示,北韓對特朗普突然接受外交努力感到吃驚,正在「評估」特朗普的決定。但是《金融時報》在報道中表示,「平壤的沉默讓人擔心,北韓的示好可能缺乏誠意」,指出金正恩可能是在給自己創造籌碼,在跟他的對手玩一種心理遊戲。

不過報道中也有另一種分析,認為北韓現在可能正在為金正恩與特朗普的會面進行「瘋狂的準備」,其中包括談判時「要用到的修辭」。京畿大學國際政治教授金基浩表示,北韓「似乎正在進行一些準備工作,比如宣佈『作為地位平等的核國家,偉大領袖金正恩將與唐納德・特朗普坐下商談』」。

《金融時報》表示,北韓將在它自己認為合適的時間,用自己的方式作出宣佈。世宗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李相賢認為,北韓的低調是暫時的,一旦有了進展,或者會晤確定下來,北韓會在本國的宣傳機構中公佈。

但是也有對北韓持懷疑動機的觀察人士表示,這是北韓的一個計謀,因為平壤政權絕不會放棄核武器。南韓統一研究院的觀點認為擁有核武器,一直被看作是金正恩的最偉大成就。如果他們宣佈正在尋求無核化,金正恩就喪失了權威和政權的合法性,這對他來說是一種風險,會讓金正恩很丟面子。

不過也有觀點認為,金正恩不肯屈居人下,不想做別人的小兄弟。前美國國防部官員丹馬克(Abraham Denmark)對美國之音表示,金正恩無意做任何人的小兄弟。他認為金正恩希望跟美國進行接觸,而且他希望憑藉自己的力量,讓人們把他當成一個主要的玩家。丹馬克指出,「如果他的確與美國總統見面,他不會和中國人先見面。」

華盛頓智庫的高級研究員特瑞(Sue Mi Terry)也認為,現在中朝關係已經發生了變化。雖然中共希望朝鮮半島保持穩定,把北韓當成緩衝帶,但是習近平是不喜歡瘋子一樣的金正恩的。而金正恩雖然向連任國家主席的習近平表示了祝賀,但他的內心是疏遠習近平的。北韓真實的想法,是希望把中共撇在一邊,北韓不希望中共參與到談判中來。因為北韓金正恩政權明白,中共一直在每個人之間製造分裂。

我們也的確看到了一些問題,自從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同意和金正恩見面,美朝就開始了一系列的外交行動。3月18日,北韓外交部的一位官員,前往芬蘭會見了美國和南韓的前政府官員。而就在此前一天,北韓外相李勇浩訪問了瑞典,為特金會鋪平道路,其中包括釋放目前仍然被北韓當局囚禁的三位美國公民。

另外,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剛剛與南韓和日本的對等官員進行了會談,就北韓無核化和美朝峰會做了討論。南韓總統府在聲明中表示,三方同意保持密切的三邊合作,不重複以往的錯誤。雖然聲明沒有明說以往的錯誤是甚麼,但是一直有批評說,北韓以前通過談判來緩解外界的壓力,同時獲得援助,而實際上它一直在秘密地發展核武器。

此外,還有美國媒體報道,美國情報部門已經跟北韓進行了非正式的接觸,表示新任國務卿蓬佩奧支持這樣的接觸。

這一系列的事,都沒有中共的身影,換句話說,沒有中共的事了。一直自認為是盡心盡力從中斡旋的中共,到了關鍵的時候卻被邊緣化了,這種撕裂的心情,對中共來說實在複雜,實在不是滋味。

不能否認中共的擔心,在亞太地區(特朗普改變了稱呼:印太地區)的這個最重大的安全問題,在沒有中共參與的情況下正在被處理。這種改變對中共的企圖形成了直接挑戰,因為中共一直想成為亞太地區最佔主導地位、最必要和最關鍵的大國。現在突然間一下變成了「吃瓜群眾」,這種失落感可想而知。

然而就在外界關注美朝峰會之際,美國之音報道說,日本學者指出對這個峰會不能期望過高,其實比北韓更大的安全威脅是中共。日本學者指出,中共在過去25年中,全面推進軍事現代化,不斷發展壯大導彈能力,整體戰略遏制力也得到了加深。中共缺乏透明度的軍事行動,讓世界擔心並懷疑它的野心。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