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在哈佛受訓的劉鶴周一(3月19日)被任命為中共副總理,將負責金融和經濟政策。外媒報道說,劉鶴雖然懂市場經濟,但將在中共的指揮棒下運作,這將令中國無法走上西方式市場自由化道路。

《紐約時報》報道說,劉鶴周一被任命為副總理。在習近平合併銀監會和保監會、對金融行業集中控制之後,劉鶴的權力將大增。劉鶴跟習近平的密切關係也將提高他的影響力。

劉鶴於1995年獲得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公共管理碩士學位。

中國幾十年的借貸狂潮令中共金融系統充斥著風險。當局最近密集整頓私營企業,尋求遏制通過借貸實現的海外收購,劉鶴被廣泛視為幕後推動者。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警告了中國債務問題,去年兩家信貸評級公司下調了中國的評級。

由於有西方求學的背景,劉鶴似乎會尊重市場力量。劉鶴曾在公開講話中稱,中國的服務業存在著嚴重的進入壁壘,現行的一些公共政策正在阻礙正常的價格競爭,解決增長問題的關鍵就是反壟斷,鼓勵競爭。

作為中共的經濟官員,劉鶴也認同共產黨對中國社會和經濟控制的觀點。比如,劉鶴在論文《兩次全球大危機的比較研究》中提到,「在一些國家軟弱的政府政策面前,國際金融市場力量往往起到『樹欲靜而風不止』的作用,這種力量又與在野的政治力量相結合,使得當政者處境岌岌可危。」這篇論文2015年被授予孫冶方經濟科學獎,這是中共的經濟學最高獎。

上個月,中共銀監會宣佈削減對外國銀行的監管規定。去年11月份,中共說它將放鬆中國銀行當中外國股權的限制。但是一些專家警告,那些期待中國經濟全面開放的人可能將失望。雖然劉鶴被視為一個能幹的決策者,但是他的主要任務是讓經濟服務於共產黨的利益。

龍州經訊董事總經理克羅博(Arthur Kroeber)表示,中共的經濟政策方向在過去幾年變得很清楚:國家資本主義,加強鞏固國企並讓它們扮演重大角色,收編私營公司為國家議程服務。

特朗普政府對中共對市場經濟的改革感到失望,終止了幾十年來跟中共的正式經濟對話。美國財政部副部長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3月18日告訴彭博社:「由於缺乏走向市場化的道路,我們終止了美中經濟對話。」

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東亞系副教授馬釗對BBC表示,美國對中共的要求已不僅是貿易赤字問題,而關注中國經濟改革在習近平時代的整體走向——到底是進一步政企分開,通過經濟市場化和國際接軌?還是保持國有企業壟斷、保持國家產業扶持政策,對於外企進行諸多限制?

在拋棄正式對話途徑之後,美國財政部長姆欽頻頻跟中共高級官員舉行私下談話,著重於自由市場資本主義。

劉鶴2月份訪問華盛頓可能就是這樣一個私下談話。在這次行程中,劉鶴會晤了華爾街一些高管,包括摩根大通董事長戴蒙(Jamie Dimon)、黑石首席執行官芬克(Laurence Fink)和高盛首席執行官所羅門(David Solomon)。

但是華爾街可能將對中共感到失望。

「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中共)果斷遠離西方式市場自由化。」諮詢公司Control Risks中國部主任吉爾霍姆(Andrew Gilholm)告訴《紐約時報》,「我們看到的是集權和指令式統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