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8日,中共人大選出了新一屆最高法和最高檢的主官,現任最高法院院長周強以2956票贊成、5票反對、5票棄權連任,司法部部長張軍以2951票贊成、5票反對、10票棄權,接替曹建明的最高檢檢察長的職務。這兩個口碑並不好的高官掌管「兩高」對外傳遞了怎樣的信息?

公開報道顯示,周強過去五年中的表現不僅無法讓國人滿意,而且還曾與最高層唱反調。如大紀元去年1月中旬曾報道,恰值習近平出訪瑞士之際,周強在出席全國高院院長座談會時稱,「要嚴懲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犯罪」及要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思潮,不能落入西方思想和司法獨立的「陷阱」等,央視還有其批法輪功的言論。上述言論立即遭到各界的強烈譴責。這是來自「上意」嗎?彼時有分析指,這不僅與習近平所言的「依法治國」背道而馳,而且明顯是在給習近平挖坑,讓其出醜。

這大概也是中紀委巡視「兩高」後敲打周強的原因,「巡視發現的問題表現在下面,根子在黨組」,最高法「四個意識」需要進一步增強,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執行不夠嚴,等等。此後,在一段時間內,乃至在中共十九大上,周強都受到了某種「冷遇」。這與國內法院系統曾經傳出的周強要被更換暗中契合。而今,不知是出於何種考量,周強得以連任。

再看曾先後任最高法院副院長、中紀委副書記和司法部長並曾為薄熙來「重慶打黑」站台的張軍。就在中共全國人大召開的第二天,即3月6日,王理干、施平、隋牧青、包龍軍律師、湖南學者姬原5人發起了罷免張軍司法部長的聯署建議書,其後有近80人聯署。建議書公開向全國人大全體代表呼籲,要求整頓司法部,任命新的司法部部長。

原因在於張軍上任一年中,非但不能清理、廢除其前任吳愛英主政司法部十二年間制定並強制實施的嚴重違反中共憲法、法律的五條部門規章,清除吳愛英禍害律師制度的餘毒,反而怙惡不悛、不顧民意,繼續推行這些規章。正是在其統一指揮和部署下,地方各級司法行政部門和律協揮舞大棒,約談、警告、秘密調查、立案、處罰,僅半年多時間,就有十多位敢言正直、在業界有一定聲望的維權律師,被以完全站不住腳的理由被調查和被處罰或受到各種刁難以致無法執業;還有多家律師事務所及其他律師也受到各種各樣的刁難、報復、整頓和被註銷從業資格。

然而,遭到律師們這樣批評的張軍卻除了5票反對、10票棄權外,居然順順利利當上了最高檢檢察長,豈不是再次說明人大代表從來不代表人民,只代表中共?

眾所周知,中共的「兩會」就是一場幾十年不變的欺騙老百姓的作秀,所有需要被代表們選舉的領導人早就由中共內定完畢,因此,周強的連任和張軍的高升向外界傳遞的一個清晰信息是:他們的所為是受到高層肯定的。換言之,他們對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的批判,乃至對法輪功所採取的態度,對律師們的打壓等一切違背民意的所為,高層是認同至少是不反對的,而這無疑是一個相當危險的信號。

說其危險,首先是因為這重重打了高調倡導的「依法治國」的高層的臉面,讓世人哂笑。「任何組織和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法律的特權,絕不允許以言代法、以權壓法、逐利違法、徇私枉法」言猶在耳,但現實呈現的卻恰恰相反。試問,一個至少連表面上律師的基本權利都無法保障的國家,一個民眾基本權利都無法保障的國家,還奢談甚麼「法治」?「依法治國」之語很美,但如此「依法治國」,終是水中月,鏡中花。

其次,中共兩會前,海外曾傳出習近平為修憲與江澤民等達成了秘密協議,其中就包括江派馬仔要進入相關部門,退休者要平安落地,對六四、法輪功的定性不變等。如果傳聞屬實,周強和張軍這樣的不被老百姓看好、被律師反對的高官續任和升遷背後的原因就可以解釋了。至於這樣的「兩高」未來會如何的「依法治國」,也大致可以預見。

至於首肯二者的高層,縱有雄心抱負,但在逆天意民心的道路上若繼續走下去,不僅困難重重,且前途堪憂。莫忘了「頭上三尺有神明」,該來的總會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