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以普通黨員身份強勢回歸,出任國家副主席,實際權力僅次於習近平,標誌著「習王體制」開啟。習陣營全面掌控包括國家主席、副主席、軍委主席、國務院總理、人大委員長、政協主席、國家監察委主任在內的所有最高國家權力;為未來習江鬥態勢與中國政局發展帶來極大變數。

3月17日,中共全國人大會議對國家主席、副主席等人選作表決。習近平「全票當選」,連任國家主席及軍委主席。王岐山成功復出,當選中共國家副主席,僅1票反對。

3月11日,中共人大會議高票通過修憲,其中包括廢除國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限制。

這意味著習近平將有可能長期執政,而王岐山將以國家副主席身份在未來五年乃至更長時間與習成為固定政治搭檔。

王權力僅次於習

作為習近平的反腐大將,王岐山十九大前留任呼聲頗高,但遭到江澤民集團瘋狂圍攻。王岐山自卸任十八屆政治局常委等中共黨內職務起,有關其是否會以其它方式重返中共政治權力中樞的輿論就未曾止息。十九大前後,王岐山將出任國家副主席並列席常委會的消息就不斷傳出。

1月29日,王岐山的名字出現在湖南省人大代表名單上;2月13日王岐山未被列入「中央領導看望老同志」的名單。王岐山將重返政壇的跡象已很明顯。

中共兩會上,王岐山入選人大會議主席團,並在隨後每次出場時,與現任政治局常委同坐一排,名列七常委之後,坐實「第八常委」傳聞。

王岐山出任國家副主席後,據信將主管外交事務與中美關係。目前,中美貿易戰、朝鮮半島危機、南海問題、台海問題,已是北京當局迫在眉睫的重大難題。王岐山擔當重任,凸顯其角色吃重。

王岐山料將在一系列由習任組長的中央小組中任副組長,擔任習的副手;其實際權力很可能僅次於習,超越其他六名常委。

「習王體制」政治敏感點

這一新的「習王體制」具有多重政治敏感性。

首選,王岐山強勢回歸,「習王體制」確立,宣告江澤民集團打壓王岐山、離間習王關係的企圖破產;這也為兩會後,習、王針對江派海內外勢力的新一輪清洗埋下伏筆。

其次,王岐山以普通黨員身份強勢回歸,成為中共史上最具權力的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同時修憲,廢除國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限制。「習王體制」實質上可視為一種習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之外新建的以強化國家權力為特徵的權力體系。

第三,這一新的權力體系將對現有的中共最高權力機構——政治局常委會起到箝制作用。王岐山以正國級的前常委身份強

勢回歸,十九屆5名新常委難望其項背;尤其王岐山與習近平的密切關係、5年強勢「打虎」積累的聲望、以及在未來中美關係、金融乃至反腐領域的實際分管權力或影響力,都將繼續對包括具有江派背景的政治局常委在內的江澤民集團高官產生極大震懾效應。

習陣營全面掌權

除了習近平3月17日已連任國家主席、軍委主席,王岐山出任國家副主席之外,當天,習近平的親信栗戰書也已全票當選全國人大委員長。3月18日,習近平的政治盟友李克強連任國務院總理;習近平、王岐山的舊部楊曉渡當選首任國家監察委主任。之前,3月14日,習陣營的汪洋已全票當選全國政協主席。

這將是自胡錦濤2002年上台以來16年期間,胡習陣營首次全面掌控包括國家主席、副主席、軍委主席、國務院總理、人大委員長、政協主席、以及新成立的國家監察委主任在內的所有最高國家權力。

這與「習王體制」相呼應,標誌著習近平確立核心地位後,通過親信人馬全面掌控國家權力機構,已然可以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之外獨立運行一套國家權力體系。可以說,習進行政治轉型所需要的權力基礎已經具備。

聯想到十九大前被放風的習將廢除常委制、建立總統制的說法,「習王體制」的確立,以及習陣營對國家最高權力的全面掌控,為未來習江鬥態勢與中國政局發展帶來極大變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