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躺好!」:牙醫動手了

好痛的孕婦

我透過診療室的玻璃,望見一名孕婦挺著好大的肚子,坐在外頭的候診區等待。

這令我不禁好奇:很多人都叫孕婦不要見牙醫,理由五花八門,這位肚子大得看起來隨時要生的孕婦來找我幹嘛?看來會是棘手的case了。

我請她進來,問她有甚麼問題?

「牙齒痛,痛了好幾天,又不敢吃止痛藥,昨晚實在痛得受不了,吃了一劑,現在又痛了。」她楚楚可憐的問我:「醫生,怎麼辦?」

我想了一想:「你甚麼時候要生?」

「應該是再過幾天。」

預產期是說不準的,但疼痛是真實且深刻的!

「你是咬到才會痛?還是不碰它也會痛?」

「現在不碰就很痛。」

「是不是晚上睡覺時特別痛?」 

「痛起來很腫脹的感覺?」

「沒錯沒錯,醫生怎麼辦?我是不是蛀到神經了?」

八成是,不是啦,十成是!可是我說:「先檢查再說。」

我叫她指出痛的部位,她直接用手指按壓一顆臼齒,說是這顆。她說的未必對,所以我還是要檢查一下。

嗯,這牙被補過,補牙範圍十分大,表示當初的蛀洞很大, 也就是原本的蛀洞應該很接近神經了,通常再蛀到神經的機會很高。

我拿工具輕輕敲一下那顆牙齒,她當場痛不欲生。是了,牙齒內的牙髓發炎了,也就是蛀洞已經接觸到牙髓了。牙齒內有個空腔容納牙髓,牙髓炎會令空腔內部腫脹產生高壓,但牙髓腔是被牙齒的厚實外牆緊緊封閉的,壓力釋放不出來,才會有強烈的「脹痛」,我只稍敲一下,內部的高壓就像要炸開一樣。

當病人躺下時,頭部血壓就會升高,牙髓腔內的壓力更大,所以睡覺時特別痛,甚至睡著了也會痛醒。

不特此也,有時連心跳都會引起牙痛,心臟跳動傳出一波波的脈搏,會令高壓中的牙髓一波波的痛。

所以,以上這些特徵,就是初步判斷牙髓炎的基礎:自動痛、睡覺更痛、一波波痛。

問題是,如果牙齒裂開了,牙髓腔整個露出,內部發炎的壓力釋放了,病人感覺不那麼痛,反而會錯過治療的時機。

所以,痛是好事!痛是身體給我們的警訊!

「好吧,你的確是蛀到神經了,應該馬上進行根管治療,把神經清理掉,就不痛了。」

「可是,會不會影響到胎兒呀?」她憂心地說,「這就是我忍住痛,遲遲不敢找牙醫的原因。」

我明白,這也是我腦子正在高速運轉的原因呀!

「好,在我們牙科,有甚麼事是孕婦不能做的?」我數給她聽,「不能拍X光,怕輻射傷害胎兒。」以前大學的牙科部門有專門的X光室,就有特別海報叮嚀孕婦主動告知有孕,以免將來胎兒出問題,怪罪在我們身上。

「第二,」我繼續數,「用藥要小心,所以你不敢亂吃藥是吧?我也擔心要替你打麻醉藥,因為麻醉藥的確對胎兒腦神經發展可能有害,可是不打麻醉藥的話,又無法幫你止痛。」像她這般痛了幾天,情緒很不好,也同樣影響胎兒的,我說:「如果你很痛的話,子宮也會激烈收縮,對小孩也不好。」

分析給她聽了之後,我提出一個辦法:「反正你已經很痛了,我就不打麻醉藥,直接開進去。」

「哇!不會更痛嗎?」

「會,所以我動作要快,而且你要忍一下,只要一通進牙髓腔,裏面的壓力忽然間釋放了,你就頓時不覺得那麼痛了。」我說,「這時候,我才在你暴露出來的神經上直接打麻醉藥,而不是從旁邊的牙肉注射,如此麻醉藥不會直接進入血管流遍全身,而是主要侷限在牙齒裏面,讓影響達到最小。」

她只好同意了。

「好,來吧,忍一下啦。」我開始了,用高速手機和根管治療專用鑽針,瞄準最接近牙髓的位置,磨開原有的補牙材料,直探牙髓腔!

待磨到一部份時,我問她:「有痛嗎?」她點頭。

「跟原本一樣痛嗎?」她點頭。

「好,快到了,預備好,會突然痛一下,很快不痛!」

鑽針前端突然失去阻力,掉進一個腔洞,表示通進去了!她怪叫一聲,冷汗直冒!我真怕她當場臨盆!不過,才不過一秒,她就冷靜了下來,說:「咦,忽然不痛了?」

「對呀,」我也一頭大汗,伸手去拿助理小姐準備好的麻醉藥針筒,「裏面的壓力釋放了。」

我把針頭抵在洞口邊緣,輕輕注了點藥,先麻痺外層,再把麻醉藥從淺到深逐步灌入,她感覺到藥水灌進去時產生的壓力,不舒服的輕哼了一下,然後神經就被麻掉了。

止痛的部份完成了,現在我可以大動作清理牙髓了!

基本上,「根管治療」分成三個步驟:

第一步是打開清腔,清理牙髓、測量牙根長度、放藥進去。

第二步是將根管封填起來,不讓它再有空腔產生發炎。

第三步是將洞口正式補起來,恢復牙齒形狀。

基本上,每次治療相隔一個星期,因為放進去的藥物也需要時間作用。

我幫這位孕婦儘量清理牙髓,儘量把三根牙根全部找完出來(有時有的牙根入口很難找到),然後也不敢放平常的藥物,只放高鹼性的糊狀氫氧化鈣進去,可以將剩下的軟組織弄死,也可以抑制細菌作用。

用臨時材料封起洞口後,我也不約她一個星期後回診,因為她搞不好一個星期後就生了!

「坐完月子才回來吧,」我告訴她,「不過不要說不痛了就不回來哦,會再發炎的,如果要保住這顆大牙,一定要完成治療才行。」

「我會回來的,」她的眼中充滿了感激,「剛才真的一下子射出冷汗,不過一下子就不痛了,好神奇哦。」

「你也很厲害,忍了這麼多天的痛,」我說,「不過如果你每天痛,心情不好,胎兒也會不安,現在可以安心去生產啦!」

後來她平安生產,坐完月子後,回來將所有口腔問題一一處理完畢。而那小孩長大了,也是我幫他檢查牙齒、補牙齒。

每次見到那小孩,我都還是會憶起,當我在拯救他媽媽的牙痛時,他也在肚子裏一起奮鬥呢!(節錄完)◇

——節錄自《 啊~請張嘴:張草看牙記》/皇冠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