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上推出大部制改革,其中合併組建退役軍人事務部、應急管理部、生態環境部、銀監會與保監會合併、取消衛計委等方案尤為外界關注。其背後折射的是中國大陸日益加劇的社會危機、生態危機、人口危機、金融危機等,而這些危機本是中共專制體制的直接惡果。近年來,這些危機因素更與中共高層內鬥交織;江澤民集團激化、利用這些危機,不斷發動針對習近平的「經濟政變」與另類政變。

中共國務院3月13日提請審議機構改革方案議案,方案建議組建或合併多個部門。

中共國務院削15個機構

根據方案,新組建或重新組建的部門有11個:包括:自然資源部、生態環境部、農業農村部、文化和旅遊部、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退役軍人事務部、應急管理部、科學技術部、司法部、水利部、審計署。

不再保留的部門是:監察部、國土資源部、環境保護部、農業部、文化部、國家衛計委。

至於原本與中共中紀委「一套班子、兩塊牌子」的監察部,則將與國家預防腐敗局併入新成立的「國家監察委員會」,位階將大幅提升而不再歸屬國務院。

整合後,國務院正部級機構減少8個,副部級機構減少7個。除了國務院辦公廳外,國務院設置組成部門將有26個。

退伍人維權此起彼伏促生退役軍人事務部

議案中提到組建退役軍人事務部,作為國務院新的組成部門。據稱,這一新部門主要將原來民政部的退役軍人優撫安置職責,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的軍官轉業安置職責,以及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後勤保障部有關職責加以整合。

中共軍隊龐大,近20年來,中共軍隊曾經多次裁軍,最新一次是2016年9月中共當局推動軍改,宣佈裁軍30萬人。中共官方數據顯示,大陸現有退役軍人5,700多萬,並以每年幾十萬的速度遞增。

許多人退伍、轉業後遭遇失業、強拆等問題,生活在貧困線上,因此長年去各級政府部門上訪,要求當局解決退伍軍人的生活待遇問題。全國各地不時有退役軍人上街示威,甚至出現萬人圍坐中央軍委事件。退役軍人維權事件已被認為是大陸社會不穩定因素之一。

2017年中共兩會及十九大前夕,上萬退伍老兵衝破重重圍堵接連到北京上訪,先後在軍委八一大樓與中紀委大樓前集會請願。

外界質疑,退役軍人接連大規模有組織地進京請願,不排除是習近平在黨內、軍內的政敵有意發難,慫恿退役軍人出面,給兩會或十九大製造更多紛亂。

天災人禍頻 建應急管理部

方案提出,將國家安監總局的職責和國務院辦公廳、公安部、民政部、國土資源部、水利部、農業部、國家林業局、中國地震局、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國家減災委員會、國務院抗震救災指揮部、國家森林防火指揮部等13個部門的相關職能予以整合,組建應急管理部,作為國務院組成部門之一。

大陸各種天災人禍日益加劇,近年來地震、洪災頻發,爆炸、火災等重大傷亡事故不斷。就在今年中國新年期間,大陸多省區包括北京周邊的河北廊坊、張家口等地,接連發生地震。

中共兩會召開之際,大陸南方10省出現今年首輪大範圍雷電大風暴雨強對流天氣,多地下起冰雹。

種種天災與事故背後,暴露更多的是中共當局預警失效、救援不力,及層出不窮的豆腐渣與貪腐工程。

經濟危機 金融監管改革遲

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中,其中一項提議將中銀監及中保監合併,組建新的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而中銀監和中保監擬定銀行業、保險業重要法律法規草案,以及監管基本制度的職責,將會被劃入央行。

近年來中共經濟危機陰影之下,有關金融監管機構改革方案的多種說法流傳已久。

就在3月11日,總部位於瑞士的國際金融組織國際清算銀行發表報告,指中國的債務規模和償債負擔都已進入警戒的紅色區域,因為它的信貸規模與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率,與長期趨勢的差距已經超過一定程度,有可能引致銀行業系統性崩潰,加上中國的償債率也很高,意味借貸者債務過多,或會超過收入可以支持的程度,使銀行業系統更加脆弱。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去年12月亦曾向中國的金融系統發出警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說,中國高風險信貸迅速增加,銀行受到政治壓力去維持沒有生存能力的公司;加上影子銀行的存在增加監管難度,這些都為中國金融的穩定性帶來風險。

計生惡果現 衛計委改名

機構改革方案還包括,取消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改為組建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外界關注,取消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意味著計劃生育政策已不再是重點,相關計生政策或將陸續廢止。

1980年開始,中共在全國提倡一對夫妻只生一個孩子,並於1982年確定計劃生育政策為基本國策。該政策一直被全世界視為最侵犯人權的惡政之一。

據學者統計,在執行該政策的37年內,低於20歲的中國人從1970年的50%減少到2010年的27%,而60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比重從7%增至14%。在2017年,60歲以上的人口增加了大約1,000萬,達到2.41億,佔總人口的17.3%,比2016年增加了0.6個百分點。工作年齡人口(16~59歲)連續第六年下降,達9.02億人。根據中共社科院的數據,從2017年到2022年,18~24歲人口將下降3,000萬。

中國多年推行的一胎計劃生育政策,導致人口結構問題逐漸凸顯,人口老齡化形勢嚴峻,社會保障問題日趨嚴重。2016年,中共當局不得不終結一胎化政策,實施「全面開放二孩」政策。

然而,全面二孩政策實施的效果和預期有著很大的差距。官方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出生人口1,723萬人,比2016年減少了63萬人,人口出生率同比下降了0.52‰,只有12.43‰。原因在於教育、醫療、房價等巨大負擔,以及工作與贍養老人的壓力,年輕父母不敢生第二胎。

生態危機日益嚴重 環保部擴為生態環境部

機構改革方案中,環保部將整合國家發改委、國土資源部、水利部、農業部、國家海洋局、國務院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等部委的職責,改為生態環境部。

中共建政後,1958年開展「大躍進」、砍樹大煉鋼鐵運動,大陸生態環境遭遇第一次集中的污染與破壞。中國所謂改革開放之後,又不計成本和後果的發展經濟,使得生態環境日益惡化。

諸多研究報告顯示,中國5萬公里主要河流的75%以上都已無法讓魚類繼續生存;近2/3地下水和1/3地面水,人類不宜直接接觸;中國城市的地下水90%被污染,河流和湖泊70%被污染。

有調查顯示,大陸每年有1,200萬噸糧食被重金屬污染;華東六省區的91個大米樣品中,10%的大米鎘超標;華南有部份地區50%的耕地遭重金屬污染,幾近六成的大米鎘超標。

近年來,大陸每年都深陷陰霾污染天氣。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2014年3月表示,每立方米增加100微克霾濃度,人的預期壽命短三年,淮河以北民眾的預期壽命因霾害短了5.52年。

日前正值中共兩會期間,北京再度出現重污染天氣。3月10日晚北京官方發出空氣重污染橙色預警通報,稱11日至14日將出現重污染天氣過程。而按規定,預測空氣重污染連續三天以上,就該發紅色預警。

中國已成為世界上空氣、水源和土地污染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水、土壤和空氣污染互為污染源,水的污染直接導致農作物、植被、人畜等的被污染;而嚴重的水污染和空氣污染又使雨水中含有各種有害物質,擴大了污染面。如此形成的可怕惡性循環使污染無處不在,並且這種破壞已普遍引起當地民眾不滿和一系列抗議事件。

社會危機與中共高層政治博弈交織

2012年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事件後,薄熙來、周永康的政變陰謀被曝光。薄、周試圖政變是為了逃避江派血債幫因殘酷迫害法輪功包括活摘器官的罪行受到清算,政變計劃是由江澤民主導、曾慶紅主謀,周永康憑藉政法委武警力量,聯合江系軍中勢力負責實施,意圖廢掉習近平,推薄熙來上位。

十八大後,大陸恐襲、爆炸案接連發生。據悉,這是喪失黨政軍大權、面臨清算的江澤民集團曾慶紅等人精心安排的系列「報復社會」行動,製造重大惡性社會公共安全事件,意在用殺戮百姓的方式,造成習近平執政危機,進行另類政變奪權行動。

2015年大陸A股股災後,多方消息指稱,這是江澤民集團針對習近平的一場「經濟政變」。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其子劉樂飛是其中的操盤手。一方面,在輿論上打擊股民對股市的信心;另一方面,通過劉樂飛在中信證券的關係,利用救市內幕消息,惡意操控股市。股災之後,習近平當局展開金融反腐,多名金融監管高層紛紛落馬。

此輪大部制改革中,習當局組建退役軍人事務部、應急管理部、推進金融監管機構改革等,緊急應對危機的意味明顯;機構改革伴隨人事變動,將是對江派殘餘勢力的又一輪清洗。但這些危機的根源在於中共體制本身,不打破中共專制的桎梏,而只在表層進行機構改革,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危機。如同以往,改革願景終將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