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香港法官和律師在1月8日戴著假髮、穿著袍子遊行慶祝新年的時候,他們也表達了對中共干預香港司法系統的焦慮。

路透社引述知情人的話說,在活動開始前為大法官舉行的雞尾酒會上,人們談論的一個話題是,擔憂中共影響香港司法系統。

根據路透社對四名資深法官的採訪,香港法官在私下場合越來越多地表達這種擔憂,擔憂中共人大的解釋和修訂可能很快迫使他們遏制香港的自由。

受訪的法官們說,雖然他們相信司法機關的獨立性和完整性迄今尚未受到損害,但是人大的這些解釋等於中共告訴他們怎樣做,限制他們在重要政治問題和安全問題上的的權威。

一名法官說:「如果它們(中共)解釋得太頻繁,我們可能就沒有甚麼可以裁決的了。」

報道稱,香港作為商業中心國際聲譽的基石之一就是法治,法治是保護香港自治的關鍵。

對香港法治的任何侵蝕都可能損害香港作為商業中心的吸引力。正是由於法治,香港才比上海、深圳這些大陸城市更加具有吸引力。

澳門也受到類似的壓力。

香港的法律和社會自由度遠遠高於大陸。香港的法律傳統建立於普通法系(common law)的基礎上,並且在《基本法》中詳細闡明。

雖然中共領導人公開說,尊重香港的法治,承認香港高度自治,但是一些法官和律師仍然表示懷疑。

第二名受訪的法官說,在他的同事當中,不安的氣氛顯著上升。

中共領導人在去年6月的講話中警告,不容忍香港人對中央權威的挑戰。中共還希望模糊香港政府和司法部門之間的界限。

一些人認為,這個情況凸顯了《基本法》的一個尷尬矛盾:一方面,它聲稱保障香港的司法獨立;另一方面,它將最終解釋權交給中共全國人大委員會。

這讓中共人大凌駕於香港終審法院之上。

「它們(中共)將《基本法》作為其統治的保護傘,而不是民權的保護傘。」資深大律師餘若薇說,「它們可以隨心所欲地解釋《基本法》。」

「法官陷入困境。」一名外交官說,「他們(的思想)可能像過去一樣獨立,但是中共的全國人大不獨立,他們不得不越來越多地執行黨的命令。」

西方外交官在密切觀察香港局勢。一些人形容香港的法律系統是中共尚未完全滲透的最後一個領域,其它已經被完全滲透的領域包括政治、學術和媒體。

香港公司律師說,國際客戶現在常常質疑香港的法律未來和中共可能扮演的角色。一些人特別將仲裁地指定為別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