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陳慶河,今年五十歲,河北人,職業是大貨車司機。這些年我一直在內蒙古呼倫貝爾市跑車,是一個對生活充滿自信、樂觀的人。

2016年6月中旬,我感到身體不舒服,肛門下墜,且伴有輕微疼痛,懷疑自己得了內痔。在門診拿來些藥,服用了七天,疼痛反而加劇,漸漸地沒法工作了。在這種情況下,我也沒有意識到自己會得甚麼重病,因為當時我還不到五十歲,還年輕,以為是小毛病。

突患絕症

直到2016年7月7日,我和妻子去了呼倫貝爾市一家三甲級醫院做了B超,醫生背著我告訴妻子可能是骨癌,建議做核磁確診。家裏親戚找到給我做核磁的醫生,他告訴我家人一個無法接受的殘酷事實:骶骨一、二節骨頭已經黑了,呈蜂窩狀,而且周圍的毒細胞已經擴散和毛細血管混沾在一起,根本無法分開。沒有必要做手術了,那會給我再增加一份痛苦,還有可能造成高位截癱。

7月7日確診,7月9日我就臥床不能自理。半月前,我還風風光光地開車掙錢,呼倫貝爾的天是那麼藍、空氣那麼清新、草原那麼廣闊,一切的一切都畫上了句號。

死亡線上掙扎

看著妻子每天像照顧孩子一樣照顧著我,餵我飯吃、水喝,給我端屎端尿,擦洗身體。看到她日漸憔悴的臉和在我面前強擠出來的笑,和蒼白的安慰話,我的心都碎了,揪心的痛。

時間一天天過去,我們都這樣煎熬著,我還不想死。我祈求生存的眼神和無助痛苦的呻吟充滿了整個房間,在病魔的利爪下,我變得那麼脆弱、渺小,忍受著病魔帶給我的傷痛。這種痛我真的無法用語言表達出來,它就像是一把尖刀在我受傷的骨頭縫裏往外剔著甚麼,又像是一塊巨石碾壓在我已經酥了的骨頭上!

喝著從河北老家寄來的中藥,和拿病例買來的止疼藥「泰勒寧」,我在期盼著奇蹟。止疼藥藥量在逐漸加大,時間在逐漸縮短,可疼痛絲毫沒有減輕。看著家人竊竊私語,看著妻子跑下樓背著我接打電話,我的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好像還怕知道甚麼結果。

7月20日妻子和我商量,北京專家和內蒙專家的建議一樣,保守治療,咱們回河北,去你的老家讓中醫大夫好好看看。7月29號,由內蒙的醫生連同120救護車直接把我送到火車臥鋪上,下車後,直接入住滄州中心醫院。他們和北京專家會診,結果依然是保守治療。

祈求奇蹟

租個房子住下來,如果到最後沒有希望了,至少還是四肢不少地離開這個世界,至少走時不是那麼醜陋不堪。中藥繼續喝,止疼藥由一次半片長到了一次兩片,有時疼起來,連哭都不會了,骨頭疼得撕心裂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我感到了妻子的良苦用心,她把我送回故鄉來,再感受一下家鄉的氣息,看看惦記的親朋,喝口家鄉的水,吃吃家鄉的飯啊!她雖然減輕不了我的病痛,但她可以幫我減少失望。

妻子對我說:「如果還有選擇,我依然如舊,如果還有奇蹟,我跪天跪地。讓我們一起祈求奇蹟吧!」

救命的大法

大姐是法輪大法弟子,她經常來看我,給我帶來一本《轉法輪》和一個小插卡音箱,讓我在心裏默唸「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由於受惡黨的無神論教育和污蔑宣傳,我根本就沒認識到這就是救我命的法寶啊!心想:你也就是我親姐吧!我不好說你啥了,我都這樣了,還讓我看書,你還有沒有疼我的心啦!她走時,我讓妻子把書和音箱都拿走了。

又過了兩天,她給我帶來了一本《絕處逢生》,告訴我躺著沒事看看書,對你有好處。我漫不經心地隨意打開了一頁看,故事挺感人,是不是真的呢?他們所說的李洪志師父能有這麼神嗎?難道他是神仙?!當我再讀下去的時候,心裏就不平靜了。故事催人淚下,我為書裏每一位絕處逢生的人感到慶幸,他們真有福、真幸運,能得到李洪志師父的救度,能與大法結緣。我幾乎是哭著讀完每一個故事。

第二天,黃曆八月十二,我拿起《轉法輪》這本書。心裏很平靜,當時也沒有任何幻想,我知道我的病很重,連北京的最權威專家都拒絕了我,我還有甚麼奢求呢?

翻開《轉法輪》第一講「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這好像和氣功有關係,我的身體都這樣了,腿上的肌肉都沒有了,也練不了氣功。唉!就當看故事看吧!沒想到我一口氣看了好幾十頁,胳膊有些累了,也有點睏了想睡一會,那時我真的不知道慈悲的師父已經管我了。

我看了這麼長時間的書,身體根本就沒有疼,久違的舒服讓我睡了頭一個香覺。妻子叫醒我後,我輕輕地拿起《轉法輪》,慢慢地接著看下去。然後再吃藥就想吐,飯也不想吃。

黃曆八月十五這一天,我放棄了所有的止疼藥、中藥,連同飯也吃不下。雖然不吃藥、不吃飯,可是身體感覺輕鬆了很多,劇烈的疼痛沒有了,還每天都排便。持續了七天,肚子開始咕咕響,我喝了一小碗湯,一股暖流從胃通透全身。腿可以配合著翻身了,腰按上去也不疼了,腫塊也小了。整個人鬆軟地躺在床上,有強烈的放鬆感,舒服極了。

慢慢地我又進入了夢鄉,在夢中看見了偉大慈悲的師父,師父在半空中伸手從我的腿部掀走一塊小手帕一樣的東西。然後我醒來,腿舒服極了,一點也不發沉了,我幸福的讓妻子看著我的腿,我躺著左右來回地晃動著讓她看,我們太興奮了。我們共同祈求的奇蹟出現了,在此謝謝慈悲偉大的大法師父!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裏,我家裏來了好幾個法輪功學員,他們每天晚上陪我一起學法,鼓勵我精進。我身體恢復得很快,由當初躺著學法到現在已經單盤學法了;由當初翻個身都是夢想,到現在走二里路都不成問題。大法延續了我的生命,我要把這奇蹟講給身邊的每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