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期間,人大代表、大陸財稅專家劉小兵在審查2018年財政預算中發現:相比有科目的支出,「其它」支出佔比很高,有的超過90%;有的項目預算中,3200多億「其它」支出不知去哪了。

預算中「其它」支出佔比有的超過90%

綜合中青在線、《南方都市報》3月14日報道,這幾天,上海財經大學公共經濟與管理學院院長劉小兵在審查預算草案過程中發現,在許多支出中,有「名頭」的科目反而金額很少,甚至為零,而「其它」這個框裏的支出金額卻很大,佔比很高。

劉小兵以《2018年中央本級支出預算表》中的數字舉例說,「金融支出」的預算為831.72億元,被分配到金融部門行政支出、金融部門監管支出、金融發展支出、其它金融支出4個方面。其中,其它金融支出分得759.7億元,佔整個金融支出的91.34%。

再如,在「商業流通事務」這個支出中,2018年安排了26.12億元的預算。其下有「行政運行、一般行政管理事務、市場監測及信息管理、民貿民品貸款貼息、事業運行、其它商業流通事務支出」6個項級科目。其中,其它商業流通事務支出高達25.17億元,佔到「商業流通事務」大盤子的96.36%。

審查中,劉小兵大致算了一下,中央本級支出按功能分類,「其它」支出佔比至少有10%,也就是3萬多億元預算中約有3200多億是「其它」支出。按經濟性質分類中,「其它」支出佔比更大,達到30%,有的項目中甚至超過90%。

劉小兵說,「一些科目下沒有數字,或數字很小,『其它』支出數字卻很大,戴上『其它』的帽子,我們審查時就搞不清楚這些錢花到哪裏去了。」

有些錢怎麼花的 預算草案未呈現

劉小兵向南都記者舉了一個例子:今年預算草案中,中央本級教育支出是1700多億,下面分為幾大款,最多的一個款級科目是「普通教育」1486億,其中「高等教育」佔比最大,超過90%,為1405億。

他特別關注,這1400多億高等教育資金是怎麼花的,「每個學校拿到多少,用這個錢做了甚麼,是給老師發工資,還是給學生發補貼,還是造大樓,還是用作公務招待?」但預算草案裏沒有呈現。

他還發現教育部基本支出的公共經費中有人員經費,下面有工資福利、商品勞務等類別,他關注到其中有14.5億「勞務費」,但這筆資金發給了誰,因為甚麼原因發出去的,預算裏也沒有呈現。

劉小兵追到《教育部2018年一般公共預算基本支出表》,其中,高等教育支出包括「工資福利支出、對個人和家庭的補助、商品和服務支出、資本性支出」4個方面。

再追「商品和服務支出」,劉小兵看到,150.51億元的「商品和服務支出」是花在「辦公費、電費、勞務費」等27個方面(款級科目),其中,勞務費安排了14.58億元。劉小兵想不明白,為甚麼有了人員經費還要安排勞務費?

劉小兵說,「根據現在提供給代表的預算信息,還是很難去判斷這個錢用得是否恰當、是否正確。」

網民跟帖稱:3200億元,花哪裏了,這個問得好;人民在問:錢,哪去了?「其它支出」,不清不楚,如果公司這麼做帳明顯有問題;腐敗首先就可能從預算開始;國家的財政預算與每一筆支出必須透明、公開,這些都是納稅人的錢,亂用錢,一筆糊塗帳可不行。

而劉小兵所在的上海財經大學公共經濟與管理學院從2009年起發佈《中國財政透明度報告》,制定標準對31省(自治區、直轄市)的政府財政透明度進行打分。評估結果顯示,9年來,各省級財政透明度總體上仍「不及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