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3日,中共人大審議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簡稱方案),未來國務院將有26個部門。其中司法部的重建引關注,分析認為沒有制度做保障,機構改革再多也是一紙空文。

根據大陸官方公佈的方案,正部級機構減少8個,副部級機構減少7個。由自然資源部取代原來的國土資源部、國家海洋局、國家測繪地理信息局;將文化部和國家旅遊局合併為文化和旅遊部;監察部併入新組建的國家監察委員會,不再保留監察部、國家預防腐敗局等等。

另外方案中只有兩個部門是「重建組建」,包括「重新組建司法部,不再保留國務院法制辦公室」及「重新組建科學技術部」。

機構改革後的26個部門,包括外交部、國防部、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公安部、國家安全部、民政部、司法部、財政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退役軍人事務部、應急管理部、中國人民銀行、審計署等。

中財辦主任、習近平的頭號智囊劉鶴同天也在黨媒《人民日報》上撰文《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是一場深刻變革》,並自揭黨政機構嚴重弊端:「一些領域黨政機構重疊、職責交叉、權責脫節問題比較突出;一些政府機構設置和職責劃分不夠科學,職責缺位和效能不高問題凸顯,政府職能轉變還不到位;一些領域中央和地方機構職能上下一般粗,權責劃分不盡合理等。」

大陸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法學家就司法部的重建向大紀元介紹說:「國務院內的法制辦公室功能跟司法部是重疊的,法制辦的權力可能比司法部還要大一些。司法部管一般司法行政,包括律師、公證、法律援助等,國務院法制辦主要是制定法規為主,司法部不承擔立法功能,但實際上司法部也制定了很多法規。這兩個機構合併有這方面的因素。」

早在2012年的10月12日,中共國務院發佈《中國司法改革》白皮書,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在此前兩天連續發表文章大談政改問題,甚至提到了不改革死路一條的高度。

這名法學家表示,「十八大」以來這五年,在司法改革方面有改進的部份,但也有很多倒退的部份。比如取消了勞教制度、出台了刑事辯護要全覆蓋等,但同時抓捕律師比以前更嚴重,為法輪功辯護的律師很多被吊銷了律師執照,有一些律師被警告不能辦理法輪功案等。

他還表示:「據悉目前中國有將近二十萬的法輪功訴江案,這是公民的權利,但他們的訴求不但沒有得到保護,而且有的地方按照起訴的名單來抓人,這完全與官方宣傳的法治建設背道而馳。」

他認為,司法改革必須要有制度的保障,「如果沒有制度的保障,只能成為一紙空文。而大量的訴江案如果被立案就是法治中國的標竿性事件」。他表示這次司法部重建或許是一個好的開端。

中共兩會期間,近八十位維權律師和公民聯名向全國人大代表發出《依法罷免司法部長張軍》建議書,並要求依法整頓司法部。他們認為2017年張軍上任以來,繼續推行上屆司法部長吳愛英的違憲違法規章,濫用職權、採取運動式的手段迫害律師,僅半年時間,就有十多位敢言維權律師被調查、被處罰以致無法執業,及撤銷或廢除司法部違憲及違法的規章。

北京時局觀察員華頗表示,張軍接任司法部長吳愛英職務後再遭到律師的罷免來看,司法系統運作跟誰當部長關係不大,它跟制度有關。「司法部管理律師所用的荒唐手段就是讓律師聽話,這個體制決定司法部要作惡。」

他認為,司法部的重新組建不太可能會換一個天地。「這次國務院機構改革只是增加部門的效率性,減少互相之間的扯皮。如果能打破公務員、官員的鐵飯碗,讓他們可以下崗,減輕老百姓的負擔的話,已經算不錯了,其它的都是奢望。」

太子黨羅宇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國務院機構改來改去,根本理念沒有向普世價值靠攏的話甚麼都不是。他呼籲習近平走逐步有序的民主化道路方才是出路,如果堅持中共專制獨裁必然垮台。

羅宇在最新給習近平的信中強調:「中國大陸現存的體制是反人民的,一切壞事都是共產黨領導出來的。對這個體制的邪惡,你我都有刻骨銘心的記憶。你現在有機會改變這個反人民的體制,機不可失,失不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