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全國人大11號以接近全票通過修憲草案,正式取消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對於這一結果,外界普遍認為是在意料之中,但其中的2票反對,則引起討論。人們除了討論他們是誰,還分析他們是真的勇士,還是中共用來遮羞的掩蓋。

中共修憲在人大投票,結果為:2958票贊成、2票反對、3票棄權、1張無效票。

3月11號下午,北京人民大會堂萬人廳,有關修憲案投票結果出爐時,據稱現場媒體席上一片驚呼。

投下反對票的兩人,也成為海外媒體和社交群體討論的話題。

「兩票反對是誰?」「他們還好吧?明天還能來開會嗎?」「反對2票真勇者?見得到明天的太陽嗎?」「兩張反對票是遮羞布嗎?」

3種沒有贊成修憲案的選票加起來只有6票,比一些媒體及網友事前預測的要少得多。

有網友認為,「贊成率99.8%」是台灣人難以想像的支持度。

也有網友說:兩票反對,三票棄權,也不知道是不是組織上安排好的,如果不是組織上安排好的就要小心會倒霉了。

大陸資深媒體人、自由作家黃金秋:「應該不可能,沒有意義。政府來說它當然希望沒有人投反對票啊,面子更好看啊,對不對?所以我認為這個反對票確實是存在的,包括棄權票也是存在的,這個不是有意安排的。」

但也有持不同意見的網友。李方說:以共產黨的德行,投票結果必定是設計出來的。

時政分析人士文昭:「我相信最後會有多少反對票也是事先安排好的,就說它有一定比例的反對票出現,會顯得投票的過程更加真實,從而讓最後修憲被通過顯得更有說服力。」

根據中共憲法規定,憲法修正案須獲得全國人大代表三分之二以上多數通過,才能正式生效。不過,自1954年全國人大成立以來,沒有否決過任何中共推出表決的提案。

黃金秋:「現行的體制之下,不管是做甚麼投票,執政黨只要提交,都是會通過的,只是一個票數的比例問題。在過去毛澤東時代,那都是全票通過。」

1949年的國家主席選舉,576名代表投票,毛澤東得575票。大家都以為是毛謙虛沒投自己。但其實未投票者是燕京大學校長張東蓀,他在82歲時被關進秦城,5年後死於獄中。

而此次表決憲法修正案既非用電子表決儀器,也不是最原始的舉手表決,而是秘密填寫、無記名的票箱投票方式。

因此有人說,這對投票人能起到保護作用。

但時政分析人士文昭認為,這種想法太天真。

文昭:「投票人數只要少到一定程度的話,那不管你匿名不匿名,都會有辦法加以控制的。比如說,我隨便開一個暗黑的腦洞啊,每張選票上面都有一個看不到的水印編號,在分發選票的時候,每張有編號的選票,都會發到一個指定的代表手中,它就建立起一種一一對應的關係了嘛!最後投票完成計票的時候,把反對票找出來,拿紫外線的燈一照,你看這個水印號,你就知道這個投反對票的人是誰了。」

文昭表示,這還只是相當沒有技術含量的監控方案,相信還有非常多的手段,能讓無記名投票對當局完全透明。

文昭:「這次出席會議的也就2970人,不到3000張票嘛!上監控手段是很容易的,而且相關機構在這一方面肯定都已經經驗豐富了,也就是說當局它不可能讓投票這最後一個環節脫離自己的控制之外,越是到最後關頭越是要警惕防範,不能讓烏龍局面發生。」

法學泰斗江平在《沉浮與枯榮——八十自述》一書中曾披露:聽過人大常委會主管人員的內部說法,表決器在設計時就是按照能夠查出來的思路設計的。

在人大史上表決反彈最大的是興建三峽工程。1992年針對批准三峽工程的動議﹐近三分之一的人大代表投下反對票或棄權票。

另據《江澤民其人》一書披露,2003年,江澤民留任軍委主席時,曾得到高達98張的反對票,和122張棄權票。

——轉自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