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長時間以來,中國與世界「接軌」之說十分流行。探討接軌,則意味著曾經「脫軌」。如何接軌,接沒接上,各界學者盡抒己見,涉及經濟、司法、教育、服務業、網絡、文化交流等方方面面。

幾年前,美國之音曾報道,浙江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劉國柱教授表示,中國在提升軟實力方面,急需確認一個與世界接軌、與世界吻合的核心價值觀念,即普世價值。他的看法得到了許多網友的贊同。

普世價值,泛指超越國家、宗教、民族,出於人類良知及理性的價值觀念,比如安全、平和、慈善、誠實、寬容、傳統、自由以及對快樂的追求等等。治理國家,如能以這些美好的價值為前提和準則,自然可與世界接軌。來看現實對照。

安全

2018年2月24日,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帶著兒子準備前往香港,被拒絕通關,理由是「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余文生律師在今年1月20日被當局抓捕。

2月7日,在遼寧省女子監獄,50歲的孫敏被人背著出來,與探監的父親和妹妹見面。孫敏原是優秀教師,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關押。她被迫害得無力行走,還不能把實情告知家人。因為在遼寧女監,任何在押人員被接見時,不能說幹活累,不能說吃不飽飯,不能說、也不能表現任何痛苦、不適、不愉快。

3月1日,上海訪民顧國平被黑保安從北京帶回上海,在返回途中,顧國平被毆打,從街道派出所出來後又被打,他的手機被搶、身份證被收,不給他報案也不讓他看病,顧國平現在被關在崇明橫沙島釣魚中心。

以上3宗折射出極不安全的陰暗畫面:良心律師、善良的煉功人、合理上訪的訪民遭到迫害。千千萬萬守法的中國公民的肉體和精神被摧殘,有些人甚至被虐殺。中共的司法保證暴力「維穩」,最高法院院長還振振有詞,稱要堅決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中共司法部長強調「黨的領導」。這種「領導」給人民帶來了甚麼?這樣能與世界接軌?!

自由

去年7月1日,北大教授張維迎有關「自由」的演講在網上被廣為轉發。張教授說:「當心靈不自由的時候,行動不可能自由;當言論不自由的時候,思想不可能自由。只有自由,才有創造。」

中共政權恰恰與自由為敵。68年來,它壓制所有的自由:言論、新聞、信仰、辯論,還有抗爭及追尋的自由。禁錮自由的手段包括製造謊言、封閉網絡、輿論監控、新聞審查、人權迫害。

2018年2月16日,大年初一晚,台灣燈會在嘉義隆重開幕。在燈海中,有20座花燈由台灣法輪功學員創作,構成了「真善忍」燈區,其中巨大的法船花燈最為壯觀,已經吸引2萬多人登船攬勝。製作總監莊逸中表示,法輪大法花燈講究正統藝術祥和之美,回歸傳統花燈向天祈福的本質,希望能為民眾帶來吉祥與希望。

2月17日,在紐約法拉盛舉行了新年社區大遊行。法輪功以最大的陣容吸引了眾人的目光,有些人在現場情不自禁地高呼「法輪大法好」。

2月23日,在墨西哥首都,法輪功學員來到墨西哥社會保障管理局,教授員工們法輪功功法。社會保障管理局的代表Monica Vazquez曾經去過法輪功學員的煉功點,她在了解到修煉法輪功的益處後,決定請法輪功學員前去教功。當天學功過後,社會保障管理局的員工們都普遍感到愉快,表示獲益良多。Vazquez女士說,有其它部門的人也希望舉辦類似的學功活動。

中共打壓法輪功已近19年。在海外各國,民眾可以自由地煉功、學功,促進身心健康,還可以製作花燈參展,組織隊伍遊行,共慶佳節。「真、善、忍」理念受到世界的歡迎。然而,在法輪功的發源地,美好的功法卻被打壓,做好人的人被迫害。這是與世界接軌嗎?

文化

文化超國界。中華文明是世界最古老的文明之一,對人類的科技、哲學、文學、藝術等領域的發展做出過重要的貢獻。中共戰天鬥地,瘋狂破壞傳統文化,卻在近年輸出「軟實力」的過程中打起了文化牌。不過,中共包裝出來的「文化」是滲透了「黨文化」的變異之物。對於真正的民族精華,中共心懷仇恨。

近日,丹麥媒體披露了中共駐哥本哈根使館十年來阻擾神韻演出的內幕,最新的事件發生在去年8月。中共對神韻海外演出的阻撓和詆毀,一直未停,其在北美、亞洲、歐洲和澳洲對多地劇院和政府施壓的醜行不斷被曝光。

神韻演出弘揚中華正統文化,展現神州的美麗風情和動人的歷史傳說,表現正義戰勝邪惡,鼓舞人心,啟發善念,提振精神。神韻令各族裔觀眾感動淚流,如獲至寶。

可是,這台精彩非凡的晚會竟不能在大陸演出,中共還對神韻海外巡演橫加阻撓。此種怪事,是「接軌」還是「脫軌」?

根基

一位大陸網友說:「中國軟實力需有與世界接軌的價值觀支持。只有在全世界人民公認的普世價值觀下,才談得上別人能接受的軟實力,靠欺騙,靠假大空那絕不是長久之計!」

中共試圖扭轉外界對它的印象,但是它所做的,卻是歪曲真相,破壞傳統,打壓善良和美好,侵犯人權,壓制自由。

「兩會」召開,各地代表又會提出各種議案。事實上,中國最關鍵的問題,在於恢復傳統,重建道德,確認普世價值,否則,國家在哪個領域也不可能健康、正常地發展。一個以共產意識為統治基點的政權,無法與世界接軌,只能貽害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