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6日,即中共全國人大召開的第二天,由王理干、施平、隋牧青、包龍軍律師、湖南學者姬原5人發起了《中國公民監督建議書——要求依法罷免張軍司法部長職務》的聯署,截至3月9日上午,聯署人數有近80人。聯署建議書公開向全國人大全體代表呼籲,要求罷免張軍的司法部長職務,整頓司法部,任命新的司法部部長。

張軍是在2017年2月空降司法部,接替目前已被處分的吳愛英的。畢業於吉大法律系的張軍,長期在最高法工作,曾任最高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刑事審判第一庭庭長、第二庭庭長,最高法院副院長;2003年至2005年任司法部副部長,2007年至2012年任最高法院副院長的同時,亦為中紀委常委;2012年底至2017年2月任中紀委副書記。筆者當時曾撰文指出,與其前任「法盲」吳愛英相比,科班出身的張軍,以中紀委副書記的身分轉任司法部部長,應是在釋放整肅司法系統的信號。

然而,如聯署建議書所言,張軍上任一年中,非但不能清理、廢除吳愛英主政司法部十二年間制定並強制實施的嚴重違反中共憲法、法律的五條部門規章,清除吳愛英禍害律師制度的餘毒,相反怙惡不悛、不顧民意,繼續推行這些規章。正是在其統一指揮和部署下,地方各級司法行政部門和律協揮舞大棒,約談、警告、秘密調查、立案、處罰,僅半年多時間,就有十多位敢言正直、在業界有一定聲望的維權律師,被以完全站不住腳的理由被調查和被處罰或受到各種刁難以致無法執業;還有多家律師事務所及其他律師也受到各種各樣的刁難、報復、整頓和被註銷從業資格。

知法懂法的張軍如此作為是高層授意,還是自作主張,都是大有說道。如果是高層出於維護中共政權的需要而授意,那麼無疑重重打了高調倡導的「依法治國」的臉面,因為一個至少連表面上律師的基本權利都無法保障的國家,顯然說甚麼「法治」都是奢談,更不用說保障普通人的權利了。而這樣的張軍非但不會被更換,還可能變本加厲,助紂為虐。

如果並非高層授意,那張軍如此強力打壓律師就耐人尋味了,這不妨從其早期的某些行為說起。早在薄熙來主政重慶時,曾炮製了轟動一時的李莊律師冤案。彼時,在最高法任副院長的張軍大談李莊訴訟案程序合法公正,力挺薄熙來、王立軍重慶「打黑」。

而在2008年,張軍還帶隊去重慶舉辦全國法院刑事審判工作座談會,給薄熙來站腳助威,吹捧重慶的「唱紅打黑」。按楊金柱律師的說法就是「到肉麻程度」。薄熙來對張軍的肉麻吹捧答謝的回應是:「最高法院在重慶召開座談會,很有意義。重慶的『打黑除惡』,始終得到最高法院的有力指導,使工作依法、有序開展,希望最高法院繼續支持重慶的工作。」

張軍與薄熙來沆瀣一氣為哪般?有消息稱,薄周為了奪取最高權力,在中共黨政軍內,收買了不少人,其中就包括在司法界為其搖旗吶喊的張軍。張軍在重慶「打黑」中的作用,薄熙來已經說的一清二楚。因此,說張軍是薄周餘毒,應該並不為過。

大概是沾染了薄周的戾氣,2012年,張軍還在全國法院第一期高中級法院副院長輪訓班上大放厥詞,說在北海案、貴陽案和常熟案中作辯護代理的律師們是「無良律師」、「胡說八道」、「鬧庭」等。眾所周知,上述三案是轟動全國的「黑打」和反「黑打」維權大案,正是有正義律師的介入,三大案件才沒敢枉法黑判。張軍之言遭到了律師們的炮轟。

不僅如此,張軍2011年還曾發表過「要重判極端仇視國家和社會的罪犯」的講話,為周永康掌控的政法委站台造勢。

張軍的上述所為讓人不能不懷疑,他的一路升遷背後有著江派羅干、周永康的影子。不過,令人有些奇怪的是,在薄、周等江派大員一個個被拿下後,張軍卻安然無恙,居然在中紀委混了五年,其在中共黨內鑽營的本事還真不小。

而今,張軍在接任司法部長一年後再度遭到律師們的抨擊,並被要求下台,說明中紀委的五年時光並未使他真正改弦更張,非但沒有在司法部肅清周永康的影響,整治監獄黑暗,以及處理好與律師的關係,反而繼續知法枉法,迫害律師和良善。其難道是陽奉陰違,心中難捨薄周?顯而易見的是,不斷給當今高層抹黑的張軍,確實也在為中共的垮台添磚加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