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財新網3月11日報道,財新記者向中共國家衛計委主任李斌提問如何處理「血荒」一事,李斌回應道:哪有「血荒」啊?怎麼會有「血荒」啊?建議你問問北京市。

中共官員闢謠早被公認是此地無銀,財新網這篇報道網上已遭全刪,這基本也可坐實報道內容。

其實在今年中國新年前後起,從醫生到病患都知道,全北京的醫院現在都缺血。當時大陸媒體就有不少關注報道。

據《搜狐網》2018年2月10日「取消互助獻血前最後一天:血頭抬價患者擔心血荒」報道:2月5日,北京市衛計委和北京市紅十字會下發文件要求,2月10日起,全市停止開展互助獻血。2月9日,互助獻血最後一天,家屬們帶著最後希望,湧進北京市紅十字血液中心。場面一度失控。一名女工作人員出來維持場面,沖著黑壓壓的人群喊:「這是中央的文件,我們就是執行!」

據《南方週末》2018年2月14日「停止互助獻血,北京醫院血小板供應緊缺」一文採訪三方說法,患者和家屬:取消互助後,用血缺口需要短則數月、長則幾年才能填補。醫生:大量血液病患者血小板降低至安全值以下,雖然暫未出現嚴重出血危及生命,但隨時可能發生威脅生命出血。北京市衛計委:我們不存在「突然」的問題,取消互助獻血是國家衛計委的文件要求,我們只是執行。

還有諸多病友上網揭實情。如再生障礙性貧血患者蒲保珍發文說,2月5日已經進入無菌室,6日進入北京某三甲醫院的移植艙。在骨髓移植只進行了十分鐘時,醫院接到北京市衛計委的新規,考慮到血源不夠,被迫停止了對她的治療。回家後,開始流鼻血。蒲保珍說,這份突發文件,要了所有血液病人的生命。

禁令引發血荒的輿情報道不是孤例,禁令來自國家衛計委的要求也不是孤例。官方說出台這個紅頭文件,是為了打擊「互助獻血」衍生血液買賣的黑色利益鏈。然而早在四、五年前,大陸媒體系列調查報道指出,地下血液交易鏈的背後,是巨大的制度漏洞和官販勾結壟斷。如《中國新聞週刊》曾披露警方對血販「報警一小時都無人管」,即知當今中國大陸任何一個黑色產業鏈,幾乎可以說首先背後站的不是一個警察,而是一個公安系統。

此外,據相關報道,有業內人士透露,血液壟斷會將民眾捐獻的血優先分配給權貴階層或是賣給生物製藥的廠家。

尤其是2016年5月大陸多家媒體報道,今年2月份以來,北京、上海、江蘇、安徽、河南等多個地區醫院爆發「血荒」,全國70多個大中城市,有50多個供血不足,一些醫院甚至因為缺血停掉了80%的手術。

上述報道披露的數據曾引發輿論一個觀察質疑,即人體可再生的血液尚且年復一年鬧血荒,一些醫院甚至因為缺血停掉了80%的手術,可見只能捐獻一次的人體器官又談何容易。那麼中共移植掌門人黃潔夫吹噓在停摘「死囚器官」後中國移植手術量不降反增是因年年攀升的「捐獻器官」到底來源哪裏?

至今中共無法回應有關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國際指控。如今中共兩會在全世界媒體聚焦下,掌近14億中國民眾健康的衛生系統一把手居然振振有詞否認存在血荒,可說又一次在國際上暴露中共官員的十足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