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中共新華社報道,3月10日上午,習近平來到重慶代表團參加審議。按照官方說法,習近平「兩會」期間到特定代表團講話都很有針對性,比如到內蒙古團談脫貧,到廣東團談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等,而此次在重慶代表團,習近平重點講的是政治生態,其所言當然不僅僅是針對重慶代表。

習近平表示:「政治生態同自然生態一樣,稍不注意就容易受到污染,一旦出現問題再想恢復就要付出很大代價。」要「抓住『關鍵少數』」,「形成『頭雁效應』。」要「防止『枕邊風』成為貪腐的導火索,防止子女打著自己的旗號非法牟利,防止身邊人把自己『拉下水』。」

這番話習近平特意在重慶代表團說出,一個重要原因是重慶前後兩任落馬的市委書記薄熙來、孫政才都是「關鍵少數」,都是破壞中共政治生態的典型,他們的吹「枕邊風」之人也都被拿下。值得注意的是,幾日前現任重慶書記陳敏爾就稱二人是「政治生態的污染源」。他們的問題是「方方面面的」,但其中最為突出的是「政治上的腐敗」,而其潛台詞無疑是二人都曾參與了政治上的謀逆。

當前,雖然薄、孫已被拿下,並將終老獄中,但從習近平、陳敏爾的言辭中可以感覺到,他們的遺毒還沒有肅清,中共黨內還有他們的同謀或支持者,中共黨內的政治生態還沒有恢復,而新成立的國家監察委員會應是北京高層為恢復其政治生態開出的藥方。

事實上,自2014年6月「政治生態」一詞首次出現後,習近平不止一次提到了要淨化政治生態,如2015年「兩會」期間,習近平在江西代表團發表了關於政治生態的講話。當時,習近平先從保護環境談起,稱對破壞生態環境的行為「不能手軟,不能下不為例」,隨後又轉到政治生態,稱嚴懲腐敗份子是為了「保持政治生態山清水秀」,黨內如果還有腐敗份子,政治生態必然會受到污染,因此要大氣力拔「爛樹」、治「病樹」、正「歪樹」等。可以說,問題嚴重的一把手,就是要被拔掉的「爛樹」。

習近平隨後還在吉林代表團強調了擁有良好政治生態的重要性。而江西是江派曾慶紅的勢力範圍,吉林則是江澤民以及張德江為代表的「吉林幫」的窩點。

再如2017年「兩會」期間,近平又先後在遼寧、四川代表團談到政治生態問題。這兩省同樣是江派的窩點。薄熙來、陳政高都曾任遼寧省省長,落馬的王珉曾任遼寧省書記,至於周永康則曾任四川一把手。

這幾年專門在江派幾大窩點的代表團提及政治生態問題,說明習近平對於誰是破壞中共政治生態的元凶心知肚明,其警告的用意大家也都懂的,背後折射的乃是其對執政安全的憂慮,而這樣的憂慮並沒有隨著今年兩會通過修憲,尤其是通過國家主席、副主席無任期限制而減弱。

為甚麼這麼說呢?這是因為中共黨內破壞政治生態的禍首,也是薄、周、徐、郭的大靠山,更是最大的「爛樹」江澤民、曾慶紅並沒被拿下。這樣的「爛樹」沒有被拿下,要恢復清明的政治生態不過就是自欺欺人。

如果比照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上提到的破壞政治生態的中共官員的「七個有之」,即「搞任人唯親、排斥異己的有之,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的有之,搞匿名誣告、製造謠言的有之,搞收買人心、拉動選票的有之,搞封官許願、彈冠相慶的有之,搞自行其是、陽奉陰違的有之,搞尾大不掉、妄議中央的也有之」,江、曾哪個不符合?

雖然在過去五年中,習近平通過反腐拿下了不少江、曾的馬仔,大傷其元氣,但業已經營官場二十多年的他們的殘餘勢力仍不能小覷。然而,中共十九大人事安排上的妥協,「三個代表」寫入黨章,問題多多的江澤民侄子吳志明當選全國政協代表,大秘賈廷安當選全國人大代表,以及海外傳出的習與江在修憲問題上達成的協議等,都在暗示習近平對於江、曾這兩顆「爛樹」似乎已並不想拔除。

這樣的選擇意味著中共黨內最大的貪官將逍遙法外,中共政治生態惡劣、謀逆的元凶將被豁免,且不說這無法讓被其禍害的中國老百姓無法接受,更讓中共各級官員們內心冷笑,所謂的政治清明不過就是水中月,而選擇與早已和魔鬼為伍、犯下滔天罪業的江、曾妥協,又意味著甚麼呢?當局者不妨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