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斯汀禮拜堂天頂畫完工24年後,反對宗教改革的教皇保羅三世委託米高安哲羅(Michelangelo,公元1475年3月6日~公元1564年2月18日) 為祭壇牆壁繪製一幅壁畫。米高安哲羅選擇了《最後的審判》(Last Judgement) 這一主題展現他對世界和神的認識。

米高安哲羅於公元1534年至公元1541年,為西斯汀禮拜堂繪製的巨幅作品《最後的審判》。
米高安哲羅於公元1534年至公元1541年,為西斯汀禮拜堂繪製的巨幅作品《最後的審判》。

這幅壁畫的中心主題表現了人不斷背離神,由於自私、貪婪、冷漠、殺戮等諸多惡行而積攢深重的罪業,逐漸走向地獄。但純真善良、道德高尚、敬奉神明的人終有可能得到神慈悲的救度,在末世的審判中因為支持正義而得到永生。

為了解決畫中人物在從下面仰視時所應呈現的比例這一難題,米高安哲羅將壁畫上半部份的人物畫得大些,下半部的小一些,以適應自下而上的觀賞效果。這和東方人雕塑巨型佛像、金剛像時將其頭、肩部誇大以適應仰視效果不被「近大遠小」的透視原理所干擾的傳統同出一轍。

由於牆壁面積廣大,要將大約400個人物安排在這一空間,米高安哲羅採用了水平線與垂直線交叉的較為平穩的構圖,這也是文藝復興時期構圖風格的特色。畫中眾多的人物被畫在視平線以上並組成群體,同時隨著位置的升高,人群越加密集。與此形成對比的是左側升入天堂和右側走向毀滅的畫面中突出的豎向運動。因此產生一種周而復始的活動,將上升與墮落的人群和掌握整個人群活動的中心——審判者聯結在一起。

《最後的審判》局部,手持人皮的巴多羅買。
《最後的審判》局部,手持人皮的巴多羅買。

以一組一組的人物組成的群體在很多大型繪畫中屬於基本單位,藝術家在宏觀上將一幅作品分成數組人物團體,然後再在每一組中有條不紊地具體描繪各個人物,依次繪完全畫。此後再整體進行宏觀的修改和潤色,完成藝術作品。當然,對於不同種類的繪畫所採取的具體步驟因材料而異。

比如這幅《最後的審判》由於濕壁畫在乾後的顏色和濕潤時的色彩區別巨大,不利於藝術家校對色彩和銜接。所以畫濕壁畫每次只能快速突擊,一次性完成一小部份。顯然雕塑家出生的米高安哲羅面對這種繪畫色彩顏料上的困難並不十分得心應手,因此這幅壁畫存在著很大的色彩塊面銜接上的不足,再加上數百年時光的磨損,使這幅巨作在畫面色彩整體性方面暴露出強烈的拼接痕跡。

藝術是多元的。不僅12米長的大型繪畫能夠表現眾多的人物,1米長的作品也可達到此效果。與意大利米高安哲羅同一時代的德國多瑙河畫派秉承北方畫派細小的畫工,其代表畫家阿爾特多斐在1、2個平方米的木板上,描繪出千軍萬馬。

此作描繪的是公元前333年,年僅20多歲的亞歷山大大帝在伊蘇擊敗龐大的波斯部隊、追捕波斯國王大流士三世的情景。(亞歷山大大帝即馬其頓國王亞歷山大三世。他以馬其頓為核心國統一了希臘諸城邦,並征服了波斯、埃及和其它亞西亞王國,直至印度的邊界。他用13年時間征服了當時歐洲視角的「已知世界」,被認為是歷史上重要的軍事家。)

《亞歷山大之戰》(The Battle of Alexander at Issus)阿爾特多斐 (Albrecht Altdorfer)作品,現藏於德國慕尼黑美術館。
《亞歷山大之戰》(The Battle of Alexander at Issus)阿爾特多斐 (Albrecht Altdorfer)作品,現藏於德國慕尼黑美術館。

阿爾特多斐的這幅以細膩筆觸描繪的戰爭畫面陣容空前,場面令人震撼。從作者描繪雙方士兵的排兵佈陣方面來看,畫家本人對軍事學和兵法已有研究。繪製畫面上不計其數的士兵和戰馬需要畫家以不厭其煩的耐心來精心描繪,德國人嚴謹的風格展露無遺。

取得這場勝利之後,24歲的亞歷山大順勢南下攻佔埃及。隨後他於公元前331年在具有決定性意義的高加美拉戰役中,徹底殲滅了一支極為龐大的波斯軍隊。而後,亞歷山大率軍進入巴比倫和兩座波斯都城蘇薩和波斯波利斯。為了防止波斯國王大流士三世向亞歷山大投降,波斯軍官暗殺了大流士。公元前330年,亞歷山大又擊敗了大流士的繼承人,並將他斬首。經過三年奮戰,他終於攻克了整個伊朗東部地區。

雖然阿爾特多斐憑藉其不凡的耐心和超群的技藝給「中小型尺寸的巨幅內容」類作品樹立了不朽的榜樣,但對於普通的畫者,如果作品尺寸小,而畫中人物又眾多,那麼具體作畫時就要面臨每個人物在畫面中所佔面積太小,作畫時難以有足夠位置創作的實際情況。繪畫時要用筆尖進行細小的點畫,這是很辛苦的一種技法,同時作品完成後第一眼看上去是一團難以分辨的人物,欣賞者也需要戴上眼鏡費力地湊近畫面仔細「捕捉」內容。所以若不是技藝精湛者,則需要慎重考慮此類構圖。

同時,畫面的氣勢也不完全取決於畫中人物的多少。繪畫史上仍然有大量的作品不依靠人數眾多來吸引人,而靠人物的姿態、衣服、小物件等等來豐富畫面內容;也有些畫雖然人物眾多,但手法、構圖、造型、色彩不精,反而令人覺得單調乏味,談不上氣勢。藝術家在創作過程中需要付出很多,可是如果所畫的內容達不到應有的效果,得不償失,那將是很可惜的,畢竟繪畫是一門藝術,需要天才和後天的努力。

當然,人們生活在藝術作品構成的環境中,而藝術是多樣的。試想,如果所有的作品全是巨大無比的,那麼這種尺寸就與人類的身材失去了平衡,給人的感覺就好像大家都生活在巨人國裏一樣,很不協調;相反如果全是超小型作品,人就會有像生活在小人國裏一樣難受了。因此,不論大與小,各類作品、各類尺寸的藝術品都有它們存在的價值和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