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次補選政府、主流媒體都相對淡化,缺少選舉論壇和民調。不過昨天投票日的市民便可看到票站附近建制派動員人力龐大,建制派的「義工隊」幾乎是十比一對民主派義工,還有旗海和傳單攻勢。為姚松炎站台的九龍西立法會議員黃碧雲有感而發,指早上到何文田邨拉票,發現建制派助選團如「紅海一片」,「我們今次民主派是跟整個國家機器對壘。」

中共喉舌《大公報》昨日也以頭版為建制派候選人拉票。30多名政協前晚趕回港投票,包括前特首梁振英也趕返港為建測界投票,投票後再趕返北京開會。前特首董建華也專程返港呼籲投建制派人選。

早前本報收到讀者報料,指在上水燕崗村、河上鄉民建聯送百盆盆菜給鄉民,並傳出大灑金錢給鄉頭做事,新界地下黨總動員。昨日上水、大埔等區都出現七人車接送長者投票、護老院拉老人家投建制派等情況。

遭到「愛字頭」成員衝擊的區諾軒指,這批人不斷高呼自己愛國愛港,夾雜很多粗口,從表象只能說是一些建制派支持者,要透過警方調查才能確證他們是否陳家珮的助選團。他直言,今次建制派在港島區的選舉策略對自己影響很大,從上周對手陳家珮不斷發放不實言論,扭曲他的講話,這些電郵引起不少港島區市民的反感,「她又出律師信,又說我有『七宗罪』,這幾天更加被人拍到(助選團)在均益大廈前講粗口罵街坊,今早再有人來威嚇我們。」

另一邊,范國威也在選區內發現大量的抹黑橫幅,昨日新民主同盟區議員周炫瑋更被指刑毀。

姚松炎嚴厲譴責建制派「打假波」,包括傳媒報道指有建制派種票及嫌疑賄選等;政府執法也有偏頗情況,包括只收走民主派的宣傳直幡,卻不收建制派候選人的直幡,令選舉變得不公平,「是一場受到操控的選舉」。◇

市民:香港人要堅持原則

22歲黃小姐就讀大學四年級,她投票支持港島區諾軒,主要是基於原本參選的香港眾志周庭遭選舉主任撤銷資格,「好明顯,他(區)是臨危受命,會加分的。」中共人大釋法DQ民主派議員,也是促使她走出來投票的因素。

約60歲、從事物流行業的何先生指投票是公民責任,「(中共)慢慢地都在收緊,用人去解釋一些事,然後就要你聽從。我覺得都需要出來,表達一些我們市民的意見。」他強調不會投票給擁護專權的候選人:「我希望不會越來越大陸化,但是看客觀環境,它會有很多措施或條例出來,然後鉗制著,令到一般的市民慢慢會覺得有點絕望。」

從事會計的30歲陳小姐表明支持民主派,出來投票希望有所改變:「香港變得令很多香港人都做不了甚麼事去改變,但是我都想盡自己的微力,看能做甚麼能去改變。」今次因人大釋法引發DQ議員而有今次補選,她表示應該要跟原則做事:「原本有的原則和規定可以突然間改變的話,如果一個社會有些事不去堅守的話,會引發很多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