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個月來特朗普在貿易上動作頻繁,將炮口直接對準了中共,引發媒體對中美關係走向的密切關注。到目前為止,中共使出的各種招術似乎都不靈驗,英媒稱,中共開始尋求一名「特使」,來應對特朗普。

自去年以來,特朗普政府的大動作主要有哪些?中共使用了哪些招術來「滅火」?英媒指的「特使」又是怎麼一回事?

特朗普連串動作將炮口對準中共

特朗普上任後,中美兩國於去年7月開展了首輪全面經濟對話。結果此對話在減少貿易逆差上無重大突破。雙方會談後,取消了原定的新聞發佈會。

對話剛結束1個月,也就是8月份,美國正式啟動針對中共知識產權政策的調查。這是時隔7年後美國再次對中共啟動「301調查」。

到了11月,特朗普訪華時,依舊形容中美貿易逆差「可怕」,「令人羞恥」。訪問結束後不久,美國就通知設在日內瓦的世界貿易組織(世貿),正式拒絶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理由是中共政府對市場干預過多。

步入2018年,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的貿易反制措施更加頻繁。1月下旬,特朗普宣佈對進口的太陽能電池和洗衣機徵收關稅。BBC稱,該舉措是美國近年來最嚴厲的貿易保護主義措施,首當其衝的就是中共。

此外,美國議員還在1月提出了《美國政府通訊保護法案》,禁止美國政府採購或使用中國公司的電信設備或服務。

隨後,在達沃斯經濟論壇的最後一天(1月26日),特朗普發表重磅講話,再次將炮口對準了中共。特朗普指出,決不允許以「國家計劃經濟」打亂國際貿易秩序的「掠奪性貿易」。這種掠奪性政策扭曲市場,美國將不再對此「視若無睹」,包括大規模知識產權竊取和工業補貼等。

1月26日,在達沃斯經濟論壇上,特朗普發表重磅講話,再次將炮口對準了中共。(Nicholas Kamm/AFP/Getty Images)
1月26日,在達沃斯經濟論壇上,特朗普發表重磅講話,再次將炮口對準了中共。(Nicholas Kamm/AFP/Getty Images)

到了2月,美國商務部向特朗普提交了對包括中國在內的12個經濟體的鋼鐵、鋁製品最高徵收53%關稅的方案。接著,商務部還發佈公告稱,正式對原產於中國等國的橡皮筋發起反傾銷反補貼調查。

3月伊始,特朗普宣佈對鋼鐵和鋁進口增收高關稅。這對因鋼鐵產能過剩而長期受到國際指責的中共來說無疑是另一個重錘。

接著,在3月7日,特朗普發推文對外宣佈了另一件大事。他說,「已要求中共當局制定計劃,在今年減少中美貿易逆差10億美元」。特朗普還說:「期待看到他們(中共)提出的辦法,我們必須儘快採取行動!」

在另一則推文中,特朗普似乎在批評中共竊取知識產權。他說:「美國正在迅速採取行動對抗知識產權盜竊(惡行),不能讓這種情況發生,因為它已經行之有年了。」

3月7日,彭博社引述兩名知情人士提供的消息報道說,特朗普政府正在考慮對更廣泛的中國商品徵收懲罰性關稅,受影響的商品範圍包括鞋類、服裝、消費電子產品等。此外,特朗普政府也在考慮結合關稅及限制中企在美投資(收購、併購)的懲罰性措施。

實際上,為了防止中共通過海外投資的方式盜取知識產權,特朗普政府從去年以來,已經否決了多起來自中國企業的併購案。僅在今年,就有多筆中資收購和投資美企的交易因為美國政府的審查而擱淺。比如,螞蟻金服對美國電匯公司速匯金的收購案1月對外宣佈告吹;今年2月,美國半導體測試公司Xcerra Corporation宣佈,中共政府支持的投資基金公司湖北鑫炎以5.8億美元收購該公司的計劃已被美國官員阻止。

特朗普動真格 中共急「滅火」似無成效

特朗普曾多次嚴厲警告說,美國對中共的欺詐貿易不會再忍。雖然有人擔心中共會對美進行報復,但專家認為,中共更害怕打貿易戰,因此不會輕易挑釁美國,會更想尋求辦法緩和中美關係。

「雖然貿易戰會讓兩個經濟體都受到損失,但是中共將損失更大。」牛津經濟研究公司亞洲經濟主管Louis Kuijs說,因為中國對美國的出口是美國對中國出口的四倍。

香港城市大學經濟學教授James Wang說,中共不願意通過採取嚴厲報復的措施,破壞「幾十年來明顯有利於他們的一段關係」。

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中國部主管普拉薩德(Eswar Prasad)告訴彭博社說:「中共痛苦地意識到,這屆政府(特朗普政府)可能不是中共官員認為的可以任意擺布的玩偶。」因此,中共可能被迫作出實質性讓步,以便維持平穩的雙邊經濟關係。

外界看到,面對特朗普的強硬態度,中共高層自今年以來頻繁與美國官員接觸,被認為是有「滅火」之意。

中共國務委員楊潔篪2月8日訪問美國,並會晤特朗普及其幕僚,主要是為了討論解決中美貿易問題,試圖緩解貿易緊張局勢。

除了派官員去美國外,中共高層還在國內秘密會面美駐華大使,同樣是為了中美貿易摩擦問題。美國之音引述《金融時報》2月14日報道稱,四名消息人士證實,習近平、王岐山已經秘密會見了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而且布蘭斯塔德已接受習近平的經濟智囊劉鶴的邀請,雙方計劃2月14日會晤。

布蘭斯塔德被外界認為是特朗普的「好朋友」,大選期間曾頻繁為特朗普助選。特朗普出任美國總統後,布蘭斯塔德是最早被任命的駐外大使之一。

報道說,習近平、王岐山及劉鶴秘密會晤布蘭斯塔德,是想竭力游說美國外交官,以扭轉中美發生對抗和發生貿易戰的趨勢。

當獲知特朗普政府準備對鋼鐵課徵關稅後,2月底至3月初,中共又派首席經濟智囊、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緊急訪美。BBC稱,這是中共為了評估出現這種衝突的可能性。同時也被認為是中共有意「滅火」之舉。一個明顯信號是,在劉鶴抵達美國的同時,中共商務部發佈公告稱,即日將終止對原產於美國的進口白羽肉雞產品徵收反傾銷稅和反補貼稅。

而特朗普政府似乎並沒有被中共的這一系列舉動所觸動。特朗普在劉鶴訪美期間宣佈,要對進口鋼鐵和鋁課徵高關稅──一個中方希望避免的美方決定。

《金融時報》的報道認為,中共接連派高官與美國接觸,表明中共領導層對中美經貿問題多有憂慮,這可能從側面反映中國經濟環境不是非常樂觀,中共的底氣不太足。

中共尋求一位「特使」來應對特朗普

外界看到,中共年初到現在所做的「努力」似乎並未見大成效,反而美國政府對華貿易措施的動作更加頻繁。

「美國對華戰略已經從合作轉向遏制。」瑞信私人銀行大中華區副總裁陶冬表示,「中美關係可能將經歷一些非常動盪的時期。」

彭博社報道指出,中共對於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政策,制定了「戰略冷靜」政策。可是現在在特朗普的步步緊逼下,中共卻再也冷靜不起來了。

報道說,對於特朗普的洗衣機關稅、太陽能電池關稅以及鋼鐵鋁材關稅,中共都已經忍耐下來了。然而3月7日,當消息傳出說特朗普在考慮更廣泛地打壓來自中國的投資和進口,以懲罰中共盜竊知識產權的做法時,中共終於著急了。

《金融時報》3月7日披露,為了應對特朗普政府,中共又一次開始尋找一名能夠與同級別美國高級官員一起幫助中美關係平穩發展的特使。這是一個曾在過去50年給中美關係帶來重大突破的角色。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尼克遜總統時期擔任國務卿的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和周恩來斡旋安排了尼克遜與毛澤東的會晤,促成了中美建交。

《金融時報》稱,劉鶴上周訪問美國期間,提議兩國各自指定一名代表來處理日趨不穩定的中美關係。3月17日中共在任命一名新的國家副主席時將準備好這樣做。王岐山是最佳人選,他之前卸任了作為反腐「沙皇」的職務,也曾擔任過負責對美經貿談判的副總理。劉鶴也被視為候選人之一。

王岐山和劉鶴在3月5日舉行的中共人大一次會議。(Getty Images/大紀元合成)
王岐山和劉鶴在3月5日舉行的中共人大一次會議。(Getty Images/大紀元合成)

報道稱,但到目前為止,北京方面嘗試與白宮建立直接聯繫的努力並未得到回應。

「原則上說,如果有個人能夠權威地反映美國的立場並與總統打交道,那會很好。」華盛頓的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問題專家肯尼迪(Scott Kennedy)說,「但現實是本屆美國政府不存在這樣的人。」

中共駐美大使已經在培養與特朗普女婿庫什納的關係。庫什納被認為在白宮起了類似中國權勢家族中「軍師」的重要角色。但庫什納的影響力可能正在減弱。

3月6日白宮又傳出另外一個不利於中共的消息。主張自由貿易、反對課徵關稅的加里・科恩(Gary Cohn)辭去特朗普首席經濟顧問一職位。《金融時報》稱,此舉使得中共能夠與之私下打交道的一名候選人從一份本就不長的名單中劃掉了。

更令中共著急的是,特朗普政府中對華鷹派的人士話語權正在上升。路透社報道說,隨著科恩宣佈辭職,倡導保護主義的鷹派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成為白宮的大贏家。納瓦羅近期密集在媒體現身,他是中共貿易的強硬批評者,大力支持特朗普對鋼鐵和鋁課徵關稅。

隨著科恩宣佈辭職,倡導保護主義的鷹派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成為白宮的大贏家。圖右為納瓦羅。(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隨著科恩宣佈辭職,倡導保護主義的鷹派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成為白宮的大贏家。圖右為納瓦羅。(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金融時報》稱,今天,北京的目標很簡單,那就是,應對特朗普,並為中共繼續擴大經濟和外交影響創造空間。在讀過《特朗普:交易的藝術》(Trump: The Art of the Deal)之後,中共的外交政策專家們得出觀點:作為一名商人,這位美國總統是一個強硬的談判者。人們只要明確他的目標(有人稱之為他的「報價」)就能達成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