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當地時間3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式簽署一份鋼鐵和鋁的聯合公告,將對美國進口的鋼鐵徵收25%的關稅,對鋁徵收10%的關稅,加拿大和墨西哥暫時被豁免。由於美國總統對外國產品徵收關稅,無需國會批准,關稅將在15天內生效。在特朗普扣動鋼鋁關稅扳機前,有分析指,這份公告主要是針對北京的。

針對這一聲明,中共商務部、中國鋼鐵工業協會、中國有色協會迅即作出回應。除了表示「堅決反對」,稱此舉不僅「損害他國利益,也不符合美國自身利益」外,商務部還稱「中方將在評估美國措施給中方造成損失的基礎上,採取有力措施」,而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呼籲中共政府,「對來自美國進口的不鏽鋼鋼材、鍍鋅板材、無縫管以及煤炭、農業產品和電子消費品等採取堅決的應對措施」,中國有色協會則呼籲「對美國進口的廢鋁、煤、農產品及高檔消費品等開展反制措施」。

無疑,中共商務部與中國鋼鐵工業協會、中國有色協會的一唱一和,是在告訴美國,中方很不滿,極有可能在上述提及的領域採取報復措施,而北京一旦走上此路,北京一再表示的不願與美國開打的貿易戰或許就無可避免,因為以美國現在意圖改變中美不公平的貿易的強硬態度看,是不太會在乎北京的任何反應的,而只會選擇以更加強硬的姿態應對。對此,北京準備好了嗎?

事實上,由於過去幾任美國政府對中國實施的反傾銷做法生效,現在中國並非美國的主要鋼鋁進口者。目前美國進口的鋼鐵當中,加拿大佔16.46%,墨西哥佔9.15%,歐盟14.55%,巴西13.53%,中國只佔美國鋼鐵進口的2.15%,還少於台灣的3.27%。相較而言,中國鋁及製品對美國的出口佔比則高一些,達到16.57%。既然如此,為何北京反應如此強烈?為何說特朗普此舉是針對北京呢?

在8日美國白宮舉辦的背景簡報會上,有白宮資深官員給予了解答。他指出,中國的問題不在進口關稅,而在於產能過剩。比如,2000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前一年,美國原本是全世界最大的鋁材生產者,但到今日,美國的鋁材僅佔全球市場的1.5%,而全球生產總量當中,中國則從原本的17%,上升到超過50%。中國鋼鋁在充斥了全球市場後,從全球市場又充斥了美國市場,而這就危害到美國的國家安全與經濟安全。

具體來說,就是鋼鐵跟鋁材對美國國防工業極其重要,如要建造F-35戰機、海軍戰艦、導彈、火箭等,都需要這些材料。但現在美國只剩下五家可以生產鋁材,其中只有兩家是完全運作,而只有一家生產的鋁才合乎美國國防需求的標準,這讓美國國防部必須要向中國或是中東國家購買鋁材,才能生產美國的武器,這就危害了美國的國家安全。

此外,中國光大證券早前的鋼鐵行業分析報告3.4節中稱,中國間接出口至美國的鋼鐵不容小覷。分析指出,中國和美國直接的雙邊鋼鐵貿易非常少,美國鋼鐵進口的收縮,對中國鋼鐵出口造成的直接影響較小。但是,如果把視野放寬至全球鋼鐵進出口貿易的大版圖:中國——全球第一大鋼鐵出口國,美國——全球第一大鋼鐵進口國,這兩個國家的鋼鐵貿易其實並非是互相獨立的,其中的關聯性也並非只是雙邊貿易的區區百萬噸鋼材這麼簡單。

當前,中國作為全球第一大鋼鐵生產國和出口國,粗鋼出口量已經佔到全球粗鋼出口量的25%,也就是全球進出口貿易涉及到的粗鋼有四分之一是來自中國的,2015年中國粗鋼出口量高達高達1.1億噸。美國則是全球第一大鋼鐵進口國,2015年粗鋼進口量為3650萬噸。雖然進口至美國的鋼鐵大多並非直接來自中國,而是來自巴西、加拿大、南韓、墨西哥、日本等國家,但是這些國家卻大多是中國鋼鐵出口的重要市場,例如南韓就是中國鋼鐵出口的最大市場。2016年和2017年1至10月,南韓進口中國產鋼鐵分別為1,422萬噸和1,095萬噸,都是全世界第一。美國商務部提交的方案認為,南韓進口了廉價的中國產鋼鐵後再進行加工,然後傾銷到美國,即南韓是間接出口中國鋼鐵的第三國之一。

有報道指,除了南韓,越南、土耳其等國都是中國鋼鐵的中轉站。如越南2012年從中國進口的鋼材為2.51萬噸,2015年增加到10萬噸,2016年越南對美國的鋼材出口猛增。也因此,2017年底,美國商務部宣佈對經由越南出口至美國的原產地為中國的鋼材製品徵收反傾銷和反補貼稅,如對來自越南的使用中國基材的冷軋鋼產品將徵收265.79%的反傾銷稅,以及265.44%的反補貼稅。

應該是基於上述兩個原因,特朗普政府對全球出口美國的鋼鋁產品提高關稅,在警告那些從中國進口鋼鋁再轉銷到美國的相關國家的同時,其最終指向主要是中共政府。不過,對於盟國,特朗普還是留出了可以談判的餘地,而其一個目地應是為了商討如何共同應對中國在世界市場的傾銷。

特朗普政府針對鋼鋁進口產品提高關稅,在保護美國鋼鐵產業之外,對中國鋼鐵出口究竟影響有多大,對扭轉貿易赤字有多大效用,還需過一段時間可以顯現,但因為這只是特朗普政府針對不公平貿易舉措的開始,是以北京應該是更擔心未來美國推出更多類似的舉措,而一黨專制下的北京政權顯然還沒有找到可以滿足美國,同時規避自身風險的措施。如果貿然開打貿易戰,原本政治博弈尚未休止、暗流依舊在涌動的北京政權,將很可能再遭遇不可預知的經濟風險,而沒有人可以保證,早已根基不穩的中共會在某個偶發的事件中轟然倒地,亦如昔日的蘇共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