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又開人大會議了,而且要對憲法作出「系列修改」,海外的媒體和輿論非常關注,但中國的老百姓卻非常冷淡。

1982年,中國文革後首次修改憲法,那時我正是大學三年級。按照上級要求,所有大學都必須推動學習新憲法課程,而且還要進行考試。記得考試題目中有一條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權力機構是甚麼」,標準答案是全國人大常委,但大部份同學故意回答「中共中央」,或者是「政治局常委會」。自然,所有這類答案都錯了,分數肯定是拿不到的。

同學們在意的當然不是分數,而是要辯論。於是課堂上向老師發出提問,「中國從來不傳達人大常委精神,只有中央精神,怎麼會人大常委比中共中央權大呢?」「是人大常委聽中共中央政治局,還是政治局聽常委的?」

這類問題,老師無法作答,只好「哈哈」過去,或者是默不作聲。

一位教授認真地說:「中國現在還落後,許多法律制度未建立,人民質素尚低,二十年之後,就可以凸顯這次修改了的憲法的重要性。保證到時候人大和人大常委的重要性會超過中共中央。

老教授文革中受過迫害,但仍然真誠相信「歷史的車輪不會倒轉」。但世事無常,歷史的車輪,有時候真的還就會倒轉。36年後,不是中共中央順應憲法規定,而是中共中央修改憲法,使之適合中共特色。不知道老教授是否健在,更不知道他若健在會做何感想。

幾年後中國大陸全國人大換屆,先要從基層人大代表選舉開始。那時我在國有機構任職,領導把選票從選舉地點拿來,讓大家海選,就是隨便填上喜歡人的名字,同時宣佈,3個人大代表中,「必須」有3個黨員,1個工人。1個少數民族人士。我問他,我不是黨員,不是工人,也不是少數民族人士,我的被選舉權怎麼辦?

領導瞪大眼睛:「你的被選舉權?」在我拿出了憲法中有關「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不得被剝奪」的條款後,他的反應也同樣是「哈哈」。領導沒有解答問題,只是一臉不屑地說:「那玩意兒怎麼能當真」。

今年是中國的第13屆人大,幾千名代表將對「那玩意兒」的修改舉手投票,有人跟我打賭,如果有一票反對,他會請我吃大餐。我雖然是個吃貨,但也不敢跟他對賭,因為十有八九會輸。

在中國,憲法對老百姓來說就是個「那玩意兒」,當不得真。但對人大代表們來說,「那玩意兒」性命攸關,兩個電子投票按鍵如果搞錯,真有可能帶來生命危險,所以不敢不認真對待。

專制政體,政治就是個「玩意兒」,對尋常百姓來說,「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掌權者玩的東西,瞎操甚麼心呢)」,不冷淡才不正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