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期間,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網警就開始嚴查微信,當地警方要求10人以上的微信群必須開放給網警排查,並要求執行「不准發佈所謂政治敏感話題、內部資料、宗教信息」等九項內容,違者最高判刑8年。

近日,大陸微信客服向新疆網民群發通知:「從3月1日起自治區對全疆網絡進行嚴格安全檢查,10人以上的微信群將接受由網警採取自動控制檢查的手段進行摸查。」

通知列出的「九不准」警告內容包括:政治敏感話題不發;不信謠不傳謠;所謂的內部資料不發;有關港澳台新聞在官方網站未發佈前不發;軍事資料,新聞不發;有關宗教鏈接等等不發。

另一通知要求微信群必須「管住嘴,管住手,不信謠、不傳謠、不散謠,否則後果自負」,違反此規定的人將可判1至8年有期徒刑,群主則將承擔連帶責任。

美國維吾爾人協會主席伊利夏提告訴大紀元記者,中共在新疆實行的是佔領政策,不管法律如何,都會用最嚴厲的方式去懲罰反對它的人。

「一個村子的一個村民反對中共佔領,整個村子都要受到懲罰,親戚還會被判刑。」伊利夏提說,即使是聽從中共政策的中央民族大學副教授伊利哈木,「他說只要落實對維吾爾族的政策,維吾爾就有出路,但是他還是被判了無期徒刑。」

伊利夏提認為這個「九不准」與最高判8年的政策是針對維吾爾人的。同樣的事情若發生在烏魯木齊一個漢人身上,最多判一年、兩年,「但只要是維吾爾人,不要說8年,他有可能就死在監獄裏頭」。

此外,微信限制的通知還強調凡是在微信裏發佈對國家、黨、自治區、社會不利話題的微信群和個人,將會在此次「打黑除惡」中受到處理與制裁。

有新疆網民對媒體表示,很多人只能用轉發歷史資料借古諷今或中共官方報道的方式發聲了。

美國維吾爾人協會成員阿布拉江,對自己民族被中共壓制、壓迫成如此狀態而感到傷心。鄉裏面主持公道的長老已經被中共控制,「基本上有學問的、有經濟能力的,有管理能力的這些人也已經被政府所謂的學習班都關起來了,有點覺悟的男人已經都控制完了」。

因信息、網絡渠道封閉,被當局列入黑名單,以及中共對家人的殘酷迫害,阿布拉江的妹妹、哥哥不敢接他的電話,即使在過年、過節的時候。「有的美國朋友們、老鄉的父母去世了,也只能從別的地方聽到,(與家裏)聯繫也聯繫不到,很難受。(中共簡直像)法西斯,惡劣啊。」

阿布拉江還介紹他一個農民朋友的兒子,是曾在美國華盛頓州求學的維吾爾人,以為回家見父親沒問題,結果在機場就被中共當局給帶走了,「到現在8個月了,兒子也見不著」。此事還導致不少到海外探望孩子的父母紛紛不敢再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