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言令色、鮮矣仁。」----- 論語 學而第一

在市民發起罷坐行動的壓力下,九巴宣佈早前被無理解雇的九巴「月薪車長大聯盟」發起人葉蔚琳等4名車長得以暫緩解僱,並可就事件提出上訴,上訴期間仍可支取薪金。九巴更於KMB九巴專頁貼上:「溝通係需要花時間嘅…」等廢話,希望舒緩民眾的情緒,但它卻更凸顯九巴欲在市民和車長之間造成分化,及想將對乘客構成不便的責任,推卸在車長身上。

更可笑的是,九巴最初解僱車長的理由,是他們在執行駕駛職務時,擅自離開工作崗位或停駛,對乘客安全及其他道路使用者構成威脅。當時也沒有容許他們通過九巴聲稱存在已久的機制提出上訴,到事情鬧大後才被逼改變初衷。

讓香港市民既憤怒又擔憂的是,罔顧乘客及其他道路使用者安全的元兇並非九巴車長,而是每年都賺大錢的九巴,以及腐爛至慘不忍睹的特區政權。運輸署制定的相關指引是車長每天工作14小時,實際駕駛則是11小時。雖然巴士工會一直要求運輸署立法規定分別改為12小時及9小時,運輸署一直拖延,直至大埔公路九巴翻側意外導致多人死傷,才宣佈接受工會建議,間接承認慘劇的成因,實在與車長工時過長有關。

除此之外,九巴車長薪酬偏低的問題也從未得到正視,九巴日前公佈將「安全獎」及「服務獎」撥入底薪方案,根本未能真正改善員工待遇。一直以來,很多車長為維持生計,不顧辛苦地儘量加班,對他們的健康,以及乘客安全都造成重大威脅。

九巴事件涉及大部份香港市民,特區政府理應及早介入調停,努力協助勞資雙方解決爭議,讓市民安心。但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卻表示,由於事件正處於上訴階段,政府會保持中立。

每月拿取幾十萬薪金的前民主黨智團,竟然墮落到如此田地,港人夫復何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