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將荷里活電影《冬季奇蹟》視為浪漫愛情片,觀眾可能因此而難以領悟劇中隱喻意涵:真正的神明不會越過命運,直接賜予奇蹟。往往只有在真心相信,了解自己的使命,應允了神的啟示,神蹟自然帶領自己完成生命的任務……

2014年皇曆新年假期,第一次跟先生、兒子一起走進戲院「VIP」室看電影。兒子問,為甚麼想看《冬季奇蹟》(又譯《冬日傳奇》)我說,沒有為甚麼,只想看看羅素克洛。

有點奇蹟的感覺。不是因為羅素克洛演個大反派,而且還是個會變臉的魔鬼,而是感覺荷里活電影怎麼能拍出這麼莎士比亞的味道。讓人聯想莎翁名劇《暴風雨》的詭譎與深奧。好在,看電影之前沒有先去了解劇情提要,也沒事先看過影評,否則主觀上將被導向浪漫愛情片的浮面定義。

網上那些看不懂《冬季奇蹟》的年輕觀眾,一片吐槽聲,我想我也該站在看過的觀眾角度,出點聲音吧!從那隱身時空之外的神秘世界的運行,談談我的認識。

百年前 背叛魔鬼的年輕人

一百年前,一個背叛魔鬼的年輕人,正在紐約曼哈頓上城區行竊。他剛出生就被父母「放生」大海。他的父母在大船上被檢測為肺結核患者,必須被遣返。「放生」的嬰兒代表「希望」與奇蹟。

雖然男主角被「放生」大海,仍存活的生命本身就是奇蹟之一,不過,小說同名改編的《冬季奇蹟》絕對不是要告訴觀眾,孤兒長大後當小偷是生存下來的正當理由。相反的,人類為了生存,卻可能出賣靈魂。

當年那個乘載著嬰兒、乘載希望的,是一個縮小版被用作空間裝飾的小風帆。裝飾用的風帆身上標誌著「City of justice」,隱喻小風帆的歸處將是個「正義之城」。他們被衝上了紐約的布魯克林。

美國長期以來作為世界警察,小風帆來到了美國第一大都市——紐約,一個以希望長期與邪魔對抗的人間聖地。

被黑幫老大收留的男主角彼得雷克(柯林法洛飾演),長大後背叛了老大(羅素克洛飾演)。黑幫老大自稱是魔鬼的忠僕,他率領一群小魔正在追殺彼得。當彼得在紐約曼哈頓出現,被追殺到無處可逃時,一匹漂亮的白馬,駐足古老建築的拐角巷間,並前腿曲膝,讓彼得乘坐。那是一匹靈馬,守護著一位使者。他騰起飛越兩人高的鐵門。展開天使的翅膀,從眾人眼前飛離的身影,已經預告「邪不勝正」。

「邪惡打不破人類對希望的信念」

執行魔鬼任務的忠僕對他的老闆(路西法Lucifer)說:「無論我們怎樣扭轉乾坤,無論我們把多少人轉為邪惡,似乎都打不破人類對希望的信念。」

「路西法在未墮落前,由於過度驕傲而忘記祂是一個天使,意圖與神同等。有一天,上帝帶聖子巡遊天界,讓眾天使向聖子下跪參拜。路西法因為不滿上帝讓其向聖子下跪,率領天界三分之一的天使叛變。路西法極端驕傲和自信祂可以推翻上帝。不過,路西法和祂的軍隊都失敗了,因而被放逐並失去了過去所擁有的榮耀,結果被逐出天堂,墮落成魔鬼(撒旦)。路西法在地獄重新建立了一個類似天堂的新世界,在那裏祂成為了魔王——撒旦,而跟隨祂的墮落天使們則成為惡魔(demon)。」

——維基百科

我想「希望」的象徵,是純淨善良的生命,而「愛」是凝結每個善良生命的環扣。神以大愛觀照世人,派出使者宣揚愛的真諦。

彼得雷克被神駒引導找到了「真愛」,卻誤認為他的吻可以解救命中註定的死亡。
彼得雷克被神駒引導找到了「真愛」,卻誤認為他的吻可以解救命中註定的死亡。

彼得雷克被神駒引導找到了「真愛」,卻誤認為他的吻可以解救命中註定的死亡。或者說,女主角單純善良的生命目的,是為開啟男主角尋找他的使命所在,事先的點化安排﹖寄希望——愛於他!?

但彼得雷克必先經歷魔鬼的打擊。

遇見「命中註定」 失落的靈魂覺醒

從古老的布魯克林橋上墜入哈德遜河的彼得雷克,醒來後成了失憶的人,漂泊在百年後的2014年。他唯一的記憶就是一幅紅髮女孩的背影,張手向月。他的使命是將拯救這個紅髮女孩。可是,歷史總是重複出現,當時失憶的彼得就像百年前的那個小偷一樣,失去了靈魂,看不見他的使命——救人,與希望。

遇見「命中註定」的那個人之前,總有巧合。失魂落魄的彼得正在覺醒。

彼得從紐約第五大道那座古老的圖書館裏,發現百年前的自己至今並沒有老去。而幫助他找到自己的單親媽媽──一名女記者,卻無助地面對著她的小女兒與病魔搏鬥。

百年後幫助彼得雷克的單親媽媽,需無助的面對著她的小女兒與病魔搏鬥。
百年後幫助彼得雷克的單親媽媽,需無助的面對著她的小女兒與病魔搏鬥。

彼得在紐約中央公園各處不斷彩繪的那個紅髮女孩,不久後出現在他眼前。那個張手向著玻璃窗外的圓月,被紅色頭巾包覆的女孩側影,從地上躍起,立體出現在他眼前。他搶救了她,通過預言式的那一個親吻——前額的碰觸,奇蹟出現了!

許多人去廟裏祈求神明,保佑生命的平安,卻不真正信神,也不明白真正的神明不會越過命運,直接賜予奇蹟。往往只有在真心相信,了解自己的使命,應允了神的啟示,神蹟自然帶領自己完成生命的任務。反之,也只能隨著命運的安排,在出生和死亡之間,在恐懼擔憂未知的未來中,呼吸過日。

我在想,如果過去的「神話」是真實的,但經過僅僅百年的歷史後,後代人因為看不見故事的發生,而不願意相信事實真相。那麼,當年故事中的主角,如果仍存留世間,他所說的故事還會有幾人相信?那些排斥信神的觀眾,是否就像一般後代人那樣,只能眼見為憑的相信現代科學的實證理論?

那麼,神蹟將隱沒,或僅存在「有神論者」無求而自得的神性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