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期間,財政部提交的報告顯示,今年中共政府用於公共安全支出(俗稱「維穩費」)預計接近2,000億元人民幣。此前就有訪民披露,中共「維穩」經費的背後早已形成了黑色產業鏈。

3月5日,中共財政部對全國人大做關於2018年財政預算報告,其中提到今年的公共安全費預算1,991.1億元,比去年增加5.5%。

2010年5月27日出版的《社會科學報》報告說,2009年度中共「維穩」經費預算達5,140億元,超過當年的國防預算4,807億元。又據往年財政部公佈的數據,2011年「維穩」經費預算是6,244億元,國防預算為6,011億元;2012年「維穩」經費預算為7,018億元,國防預算是6,703億元;2013年「維穩」經費預算達7,690億元,國防預算為7,201億元。

由於連續幾年「維穩」經費明顯超過軍費,從2014年開始,中共財政部發佈的預算報告中不再附錄全中國的「維穩」支出列表,只提到中共中央的「公共安全支出」。此後,外界無從得知每年的全國「維穩」費整體預算金額。

此前,大陸獨立人權觀察員徐秦告訴大紀元記者:「中共的『維穩』經費早超過軍費了,還依靠訪民信訪,形成了黑色產業鏈。不少監控人員就靠這個賺錢。我所知道的,有的訪民影響不是那麼大,地方政府就炒作起來,報上去說影響很大,可以拿到很高的監控經費。」

在北京居住的武漢訪民許崇陽向大紀元表示,有官員背景的「維穩」保安公司專門經營遣返訪民的生意,甚至請一些所謂的上訪人到京上訪,從而獲得巨額報銷經費。

「上訪人不想來(北京),(保安公司)就說給別人錢,讓別人來。報銷的是14萬,給別人2萬,我不能說具體人的名字,這個事情是有的。」徐崇陽說,「拿納稅人的錢貪污,是非常黑暗的產業鏈。」

他介紹說,這些遣送訪民的保安公司不僅能夠成立,做成這個「買賣」,還能夠在報銷時開出正規發票、是能夠在財政網絡上查到票號的發票。「開發票的手段,都是有官員背景的,很隱蔽,又沒有人監督。」

不僅是徐秦、徐崇陽認為「維穩」經費的背後有黑色產業鏈,江蘇宜興市訪民張岳軍曾表示,他們到北京上訪被抓回老家時,都是用黑車送,「他們去那用的錢,說多少就報(報銷)多少。他們有完整的產業鏈」。

此外,貴州關嶺訪民黃啟順表示只希望以解決事情為主,不希望中共的「維穩」經費增加。中共在沒有解決訪民反映的問題的情況下,竟讓這巨額費用花在黑保安身上,「這些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錢,給他們了,為甚麼不把這些錢用於解決老百姓的問題上?」